懸疑小說

8s1jr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直播大逃殺-第一百三十三章 死而復生熱推-xraq1

直播大逃殺
小說推薦直播大逃殺
“这根本就不是任务,这摆明了就是让我们送死,这太过分了!”
不仅郭倩来回的抱怨,就连佟邵斌也接受不了,来回的踱步,特别烦躁。
“我知道你们大家现在心情都不好,但是我们需要冷静一下,这其中肯定有哪些不对。”
誤竊天下 野北
我开口道。
“没错。”
潘阳比我想象中的要冷静许多,这队伍里面能有个睿智的人陪我,这才让我感觉不是那么的累。
“既然我们已经在这场直播之中了,就要扮演好这次的角色,而且肯定有办法的,只是我们暂时还没有想到。”
“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容易认输的,我必须活着回去,要不然对不起我那些用命赚来的钱!”
郭倩挺了挺前面两座肉山道。
“就是,我也要活着回去,上一次的直播任务那么惊险,我都能活下来,我相信这一次肯定也没事。”
佟邵斌也自信道。
基督山伯爵(青少版名著)
我很庆幸这是一个队伍,并且我也在这个队伍之中。
虽然这些话只能起到一个口头激励的作用,但是总比之前多人游戏的时候,一个人孤军奋战强上不少。
“那我们什么时候进去探探虚实?”
我看了一下场上的队伍。
自从一组已经死了三个人之后,剩下的队伍好像都发现了黑板字的不同寻常之处。
也就没有人再敢上去写了,都选择了按兵不动。
谁也不想做那个自己把自己给写死了的人。
并且自己死了,可能还要连带上队友的命。
地球最後一位仙人
这些人之所以能够成为队友,要么有可能是彼此之间在现实之中的亲朋好友,要么就像我和佟邵斌一样在直播游戏之中认识的。
之前完全不熟悉。
队友之间一般都是相互信任的,至于队长,肯定也不敢拿自己的队友来冒险。
如果是仇人的话就不一定了。
“还真有缺德的。”
我这时候发现了一组队员,正是三组的队长。
一个看起来就尖嘴猴腮,长的一张小人嘴脸的男人。
他眯缝着小眼睛,根本看不清楚他究竟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的,而且说话的声音像老鼠。
“我看,我们不如试一试,将别的组队员的名字写在上面,看看会发生什么样的效果。”
“这不太好吧,万一要是死了,你相当于杀人了!”
其中一个长发的女人说道。
我本来还以为这女人能够有多善良,谁知道,下一秒,她的脸色立刻变了,就连声音也变了。
“就算你真的要写,你也要知道她的名字,这么多人,除了你的队友之外,你还认识谁?”
“难不成你要管人家去要名字?你看看你这副熊样,你觉得谁会给你?”
这女人虽然变脸比翻书都快,说的话确实是实话。
而且他们两个在直播的面前也敢这也说,不知道究竟是故意的,还是纯粹缺心眼。
眯缝眼冷笑两声,“谁说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这不就现成有三个吗?”
一听到这话,长发女本能的皱了皱眉头。
“你要把死人的名字,写在黑板上?你疯了?”
“我没有,我们可以试一试,究竟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虽然这男人看着很猥琐,不过这建议我却十分喜欢。
我其实也很好奇,他做了一件我好奇但是又不敢做的事情。
如果真的像我预想的那样,那可就太糟糕了!
“既然将活人的名字写上面,他会死,那如果我们写了死人的名字,他会不会再一次死亡呢?”
长发女有些害怕,不过她面上更加的兴奋。
“那就开始吧,我也想知道到底会怎么样!”
最強紅包群
这两个还真是够疯狂的。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男人还有两个专门带来的弟兄。
长的一般,尤其是身高确实太矮,像两个小矮人一样。
这两个小矮人长的有些想象,再加上穿着方面几乎一模一样,我把他们两个当成了两兄弟。
他们站在门外,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这眯缝眼很快的走上台,刚要开始写名字,突然又跑了回来。
“不过我可事先说好,如果这一次我带你出去了,你得到了那么多的金钱和经验值,你必须要报答我。”
这长发女丝毫不在意在直播,当即贴了过去,又蹭了蹭。
“我知道,我肯定把你伺候舒服了,但是你必须要让我活着出去。”
“你可不希望到时候一具死尸堆在你旁边碍眼吧。”
“你放心吧。”眯缝眼拍了拍她的手,又咸猪手的在上面摸了两把,见这长发女再接着催促,他这才上去,写下了之前的死去的人名字。
而此时,长发女已经来到了门口,并且紧紧的握着门把手的位置。
当黑板面前的眯缝眼写完三个人的名字的时候,突然手中的粉笔掉在了地上。
只见在黑板上突然出现了三张人脸,正诡异的对着他们两个人狰狞的笑。
这人脸逐渐放大,就像是要将他们都给吃了一样!
给我看的都捏了一把汗!
我现在终于能够体会到,为什么在弹幕上面那些人都说太假了,一看就是制作的,害怕什么,搞笑才是真的之类的这些话。
我看了之后,如果不知道这是真实的发生在身边的,我也会把它当成特效的一种。
至于为什么能在直播间之中显示出来,这确实会让很多人觉得奇怪,不过大多数的人几乎不太会深想。
这眯缝眼之前听着挺厉害,完全就是一只纸老虎。
在看到三张鬼脸的时候,非常的害怕,转身就跑。
而当时的长发女已经堵住了门口的位置。
她惊慌失措的拽着门,然后发现根本走不出去,他们好像遇到了鬼打墙一样。
这时候,黑板突然开始凸起,本来在黑板上的怪物从里面破壳出来,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摔!這坑爹的遊戲
他们都是之前不久已经死去了的人。
这次写名字,非但没有将他们写的再死一次,反而让这些死人当场活了过来!
准确的说是,复活。
这让在场的两个人惊呆了,因为即便是复活之后,也肯定不再是原来的人了。
他们这一次是以鬼的身份复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