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uuezf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似水青春-第1833章  小丑的表演展示-6ic0a

重生似水青春
小說推薦重生似水青春
诸元丰终于是等不及了,要开始向自己下手了,所以才会指使诸元野探查自己的一切动向。
申大鹏不是傻子,这些小伎俩根本就逃不过自己的眼睛。
从昨天的电话里,申大鹏就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只是,申大鹏根本不会放在心里,因为他清楚,诸元丰跟自己斗,那根本是自不量力。
所以,申大鹏根本就没有打算专门去计较这件事情。
眼前诸元野小丑样的表演,申大鹏看在心里,心里觉得十分可笑,甚至有些鄙夷。
有些人很蠢,但是他们却不觉得自己有多蠢,相反,在他们看来,他们觉得他们比别人聪明,这些人,往往因为极端的自负,最后却落了个惨败的下场。
在申大鹏看来,诸家兄弟就是这样的人,在对别人的底细根本无从知晓的情况下,就贸然而自信的下手,无疑是自取灭亡!
申大鹏心里觉得可笑,但是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相反,装傻似的点点头应了一声后,就抬脚继续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哎……哎……”
申大鹏刚踏出一步,面前的诸元野就急了,连忙又挪了一步,挡在了申大鹏的跟前。
“怎么?有事吗?”申大鹏眉头微微一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轻声问道。
“申总监难道听不出来我刚才话里的意思吗?”
对于申大鹏刚才的举动,诸元野显然有些生气,申大鹏这是根本无动于衷,没将自己放在眼里啊。
诸元野心里虽然有气,但是他还是尽量压下心头的怒气,一脸冷笑的指了指手腕上的手表。
“哦,可能是迟了点吧,早上起来有些事情要处理,没有办法。”
申大鹏装作醒悟的样子,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没有办法?”诸元野一听这话,就差气得鼻子冒烟了ꓹ “一个运营总监而已,你这都要比总经理和董事长忙了。”
这句明显带有讽刺意味的话ꓹ 申大鹏并没有理会,仍然轻轻的一笑盯着诸元野,“看样子ꓹ 你应该有什么事情要向我汇报,不好意思ꓹ 让你久等了,来我的办公室说吧。”
甜妻嫁到:總裁大人碰個瓷
对于这样张牙舞爪够不上份量的小丑ꓹ 申大鹏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臺灣旅遊TOP體驗
啥?有事情要汇报?还要跟着去他的办公室说?
豪門歡: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申大鹏这是装傻还是真的傻?
昨天的电话ꓹ 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应该也能听出一些什么吧?还有,自己刚才的话和动作,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一些什么吧?
申大鹏却能很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排除他傻子的可能,这根本就是没将自己放在眼里!
棄後重生之風華
诸元野气得就差浑身颤抖了ꓹ 再也忍不住快要爆炸的愤怒,用微颤的手指着申大鹏ꓹ “申大鹏ꓹ 你想的也太天真了吧?我有事情向你汇报?哼ꓹ 你觉得可能吗?”
“不然呢?”申大鹏淡淡一笑ꓹ 停下了脚步,盯着诸元野。
“应该是你汇报事情才对吧?”诸元野提高了声音ꓹ 冷笑着看着申大鹏ꓹ “如果你还不明白的话ꓹ 我不妨提醒你一句,昨天下午你做的事情ꓹ 难道你忘了吗?”
申大鹏当然没有忘记,甚至记得很清楚,对于诸元野的提醒,他心里更是觉得厌恶。
“哦,这个啊,我记起来了,昨天下午我有事出去了,总经理给我打过电话了,听他的声音好像不怎么高兴,这段时间睡眠质量有些差,健忘的老毛病又犯了。”
獵天狂豹 末玉兒
綜隨機穿越記
申大鹏装作记起来的样子,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转身就要走的样子。
“哎哎,你去哪里?”
诸元野急了,又迅速挡在了申大鹏的面前。
辣文女配翻身記 小佳人
“去总经理办公室。”这次,申大鹏也冷笑了起来,“怎么,你不让我去吗?”
“……”
诸元野愕然,随即恼恨的瞥了申大鹏一眼,冷哼了一声让开了路。
申大鹏带着蔑视的神色瞧了诸元野一眼后,就迈开步子向诸元丰的办公室走去。
诸元野盯着申大鹏的后背看了几秒后,这才狠狠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跟在了申大鹏的后面。
昨天下午诸元丰给申大鹏打过电话后,被申大鹏无视的态度气得不轻,随即就按照和诸元野商量的方案,给董事长王忠茂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商住楼开业的第一天,各种应酬加上前来参观的有意向的客户,王忠茂确实很忙。
獨寵萌妻
不过诸元丰以万海广场的管理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急需要解决,要不然也不会惊动董事长为由,让王忠茂来万海广场一趟。
商住楼这边需要自己管理,但是万海广场也需要自己,如果管理不好导致销售下滑甚至亏损的话,刘凤霞肯定会数落自己的,这一点王忠茂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所以在听到诸元丰笼统的汇报后,觉得这件事情还比较重要。
诸元丰总经理一直全盘负责着万海广场的日常事务,广场那边有什么事情的话,一般情况下,诸元丰可以自行处理解决。
但是这次,作为总经理的诸元丰给自己打来电话,说明这件事情诸元丰都处理不了。
连诸元丰都处理不了的事情,又关系到管理层面,肯定是有些棘手,所以王忠茂想了想后,还是做出了决定,告诉诸元丰第二天早上去广场见面再说。
此时的总经理办公室里,王忠茂和诸元丰相对坐在宽大的沙发上,诸元丰满脸笑意的端起茶壶,很是殷勤欠起身,给王忠茂面前的放着的茶杯里又续了一些热水。
“董事长喝茶!”
放下茶壶,诸元丰坐下后,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很是客气的笑道。
王忠茂此时早已经是眉头紧锁,一脸不悦的样子,对于诸元丰得话像是没有听到似的。
不过这也难怪,从自己一大早来到诸元丰这里,诸元丰跟自己半个字没有提昨天电话里的关于公司管理方面出现问题的事情,而是一番寒暄之后,问起了商住楼的事情。
因为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在商住楼那边忙着开业的事情,所以两个人很长时间都没有见面了,这突然一见面,诸元丰问起商住楼的事情,似乎也是顺带的事情,于情于理都说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