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說

h0cdj優秀都市言情 對面的貓助教 ptt-NO.5 依琳的小愛情(下)讀書-ac4ik

對面的貓助教
小說推薦對面的貓助教
十分钟过去了,依琳还在看着奖状。
“再不发呆了,下午还要赶回去训练呢!”我拍了拍神游已久的依琳。
许依琳咬了咬嘴唇说:“巧巧,两年过去了,这两年我们一直没有联系,你说他还会记得我吗。”
我一时语塞。我很清楚彭轶泽是绝对不可能忘了她。
“你不说话,是因为你也觉得他把我忘了吧。” 依琳继续说。
“没有啊!我只是在想,如果我初三时有个人天天给我带饭,并且还给我告白,我就是梦里都会记得他的。”这是实话,可惜没人让我梦里也能记起他。
校门口突然围了许多学生。原来他们午休时间到了,但食堂的饭不好吃,所以就订了外卖来吃。
在校门最左侧,一群白色校服旁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运动装的男生,隐隐约约看见他的脸,颜值很不错嘛。但我再仔细一看,分明就是彭轶泽。如今他的一身打扮,是不可能再气炸教导主任了。
“依琳,最左边。”
依琳偏过头去:“彭…彭轶泽…真的是彭轶泽!”
我适时的捂住了耳朵。果然在下一秒,依琳就大喊了他的名字,也成功吸引了所有学生的目光。
我们就这样被带进了校区。但不是跟着彭轶泽,而是门卫大叔。
“你们上课时间跑出校园,不穿校服穿一身迷彩,怎么,是觉得我们分校就没有规矩了?”门卫大叔一口气说完,深深地洗了一口烟。烟雾散去后,我才看清这是一个重量级的门卫。书上这种形象的人,不是十恶不赦的劫匪,就是瞎眼的校工头。
“我们不是……”
村官韻事 桑曉
门卫大叔瞪了我一眼,不听我说完就继续说:“不是什么,不是故意的?这种理由我见多了,别跟我扯这种慌。”
许依琳听了后气不打一处来,正准备还嘴,却被另一个人抢了先。
“她们不是这个学校的,她们是我的朋友,来找我的。”
我和依琳同时回过头。
我们俩个个看见对方后同时愣住。
门卫大叔挪了挪肥硕的身子,太师椅也随着响了两下。
都市狩魔人
彭轶泽两眼盯着门卫,顿了顿继续说:“按照校规,外校学生可以来找校内学生,校内学生下午没课是可以出校的。”他说话的时候除了嘴,其他地方一动不动,连表情也是没有的。
熟悉的气场,熟悉的说话方式。彭轶泽和两年前一样,对不熟的人从不过多废话。初三时他解释说,因为心情有限,所以把更多说话的机会留给他想要一起聊天的人。
半个小时后我们坐在了市中心的一米餐厅。彭轶泽说是要请我们吃饭,在学校门口打的,一路上我们三个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我很清楚,下午是不可能赶回训练营了,那就趁此赶紧吃饱,回去被罚跑时也不会饿着。
彭轶泽点了餐。三份米线,一份香蕉酥,一份香芋糯米派,跟两年前一模一样。
餐上齐了。
“我刚要是没进去,你是不是打算在我们学校制造点新闻啊。”
说话的是彭轶泽,他虽然没有抬头,但我也知道这话不是问我的。我低头吃着米线,默不作声。
然而许依琳也是一片沉默。
“不说话?烫嘴么。”彭轶泽继续头也不抬的说。
许依琳继续不吭声。
九天仙尊
一卦道相思 悵眠
我碰了碰依琳。她终于开口:“两年里,你有想我么。”
这次彭轶泽选择了沉默。
许依琳放下了筷子:“我知道,路雪是你的妹妹,我也知道,彭轶铭是你的弟弟,路小米是你的妈妈,我还知道,两年前是我的爸爸撞死了他们。”
冥信 冕葉麗
这回轮到我沉默了。难道路雪去找了许依琳?
“我回来后去探监才知道这些。彭轶泽,如果我爸他没有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一直这么瞒着我。两年前我那么伤心的时候,你比我更伤心,但你却从来没有告诉我,还带着我去了游乐场,去了念念庄园。彭轶泽,我是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还是……你也喜欢我。”依琳盯着他看。
我总觉得我有点太过闪烁,所以我悄悄地起身离开。等我回去的时候,彭轶泽已经不在了。
依琳用筷子不停地在碗里搅来搅去。
我有点后悔刚才没有留下来,现在去问她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分别了两年,再一次见面确是匆匆的一见,不知道匆忙之中,依琳有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回答。
太上魂 漢
下午三点,我们回到了训练营。刚从后门成功落地,就被几个哨兵反扣住手,押送到了前院的主席台。主席台下面站满了人,各班班主任,参加军训的所有高一新生以及训练营的所有教官和士兵。
主席台上站着老程和总教官,旁边还有冒翌。。。
斬神
投影机突然打开,老程他们身后的墙上瞬间出现了影像。这段视频不是别人,正是我和依琳翻墙出逃的全过程,画面一直从我们翻墙开始,在我们被门卫大叔带走后结束。
我看见了主席台上冒翌的坏笑。这个人也真是!
主教官清了清嗓子:“各位同学都看见了刚才的画面,这段视频是由视频中两个女生其中一个的班主任以及班长的协作下录制的,那现在我们就欢迎这两位同学上台来讲一下她们这段旅程。”
禦龍聖者 癡馬
甜心媽咪帶球跑
台下掌声一片。我的脸也红了一片。不过幸好视频截止在了那时而没有跟到一米餐厅。
一个小时前。
许依琳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搅着米线,时不时抬头往窗外看去。我坐在她身边,准备说些什么劝劝她。我正在准备一句合适的开头时,彭轶泽又回来了。
“你如果真的想好了,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我惊讶的看着彭轶泽,又回头看看许依琳,再低头看看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牵在一起的手。
回来时许依琳告诉我,他们在聊完两年前的事后,她打了个赌,赌他在听到她的告白后,在听到她告诉他这是她最后一次告白后,会不会接受她。她说完了赌约后,彭轶泽起身就走了,她正在安慰自己时,看见了回来的彭轶泽,手上多了一串情侣手链的彭轶泽。
然后他们又说了很久,然后他送我们到训练营跟前,然后我们翻墙进了,然后我们被领上主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