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小說

0twr5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夏季會不會有淺草 ptt-一個有點長的尾聲:落清清展示-muhlq

夏季會不會有淺草
小說推薦夏季會不會有淺草
一个有点长的尾声:谁用三年讲了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落清清:
这个三月很明媚,夏草说,在这座城市是很少见到这样明媚的春天的。夏草送了我一条月牙手链,她说,她这辈子除了浅和我就没在送过别人东西,我听了挺感动的。
我一直试图了解夏草与浅的感情,可我明白,这一定不是夏草愿意提起的,所以我也就没有多问什么。
那天夏草来找我,她特神秘地跟我说,“清清,我们去浪漫一次吧。”
我笑着说“什么啊,你想捉弄我啊。”
夏草拉起我的手“谁捉弄你了,你去不去?”
我和她去了浅湾,一路上走过去的,从上午一直走到下午,她似乎一点都没觉得累,我看着浅湾的河水不断地流,这是我们的流年。从这座城市开始,就不知道流向哪里。
那一次,夏草给了我一个巨大的幸福。我从来都不知道在这条河流的尽头居然有这么漂亮的一片桃花林。
夏草说“粉色是很浪漫的颜色,可是一开始我一直觉得他们很矫情。你喜欢吗?”
她看着我,我觉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清清你说过你的生日是在桃花开得最繁茂的时候,或许两个城市的季节还是存在着差异的,不过在这座城市,现在就是桃花最繁盛的季节。”
然后我收到了她送我的礼物,银色的月牙手链。
我们坐在一棵桃花树下。夏草说“这条手链是我和言修同时看中的,他想买下来送给我,我想买下来送给你。最后还是我买下了它。你不知道,我和他在店里手舞足蹈地争了半天,把那老板看得一愣一愣的。”
超級科技
我笑了,“那人家言修岂不是很失望”
“嘿嘿,暂时不管他。”
我们笑了,两个女孩子的世界总是可以笑得很放肆。
我看着我头顶的桃花不断地落下,落在夏草的头发上,我突然发现这个女孩的头发原来已经那么长那么长了,只是,她永远都把它们扎起来,从来不放下。
“夏草。”
“恩?”
大唐軍魂
“你说桃花是不是很俗气的花。”
夏草抬起头,“它是很俗气的花,不过也没关系对不对。”她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点点头。“因为我们都是俗人对不对。”
夏草垂下眼帘。“清清,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突然很想浅。”我的心似乎微微地收缩了一下。
我发誓我不是小心眼的女孩,真的。
有一件事发生得太突然。那天下很大的雨。
于是,我们全部被困在夏草的家里。
乌鸦特后悔他没把车开来。
虛實進化
夏草笑道:“算了吧,大不了今天你们就住我这儿。”乌鸦差点没跳起来。
这让我突然想起去年夏天的那件事情,我想乌鸦的心里应该还是有点阴影的吧。
当我们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夏草的手里正削着一个水果,于是我走过去开门。
殺戮地獄
一个男孩站在门口。他说话带着很浓重的四川口音。
“你是夏草吗?”他的语气显得很激动,全身淋得跟个落汤鸡一样。
看我没说话,他一把抓住我的袖子。“你是不是夏草,是你就说啊,浅出事了!”
穿越之王爺不必太絕情 嗨迪莎
“浅”听到这个字的时候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我听见夏草一声轻叫,她激动地冲到门口。
我看到她的右手流出了血。
“夏草,你的手。”她一把甩开我,这一甩把我甩了个踉跄,乌鸦抱住我,言修也跑到了门口。
“你是谁,你认识浅,她怎么了。”夏草很激动,完全没有在意滴血的右手。
那个男孩调整了一下呼吸,他似乎是一路冲着过来的。“我叫南桥,你是夏草吗?你马上跟我回成都,马上。”
还没有等我们反映过来是怎么一会事,夏草就拉着那个叫南桥的男孩跑下了楼,言修追了出去,我也拉着乌鸦追了出去。
那天晚上我们坐连夜的火车去成都,早就没有了座位,我们只好站在车厢与城厢交界的地方。
从南桥口中,我们终于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她一直都在吸毒,我记得她答应过夏草会去戒毒,可惜她没有。
南桥说“她的器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衰竭,我一直试图找到那个所谓的夏草,可是她什么都不告诉我。后来我终于在她那个本来想要丢掉的垃圾里找到了她写好的一个信封,是寄给夏草的,所以我才找到了这儿来。”
他看着夏草,夏草只是呆呆地听着,嘴里却一直重复着“她为什么要骗我。她说过她会好好的。”
瀟湘燕子回時 臣服
我鼻子一酸,轻轻地抱住夏草“没事的,她会没事的。”
在第二天很晚的时候我们才到达了成都,这一座我曾经生活那么多年的城市再次到达却没有了上一次的兴奋。夏草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话。我看着她,真的很心痛。
浅还是死了,我们看到她的时候,她的身上已经蒙起了白色的布。这是所有人都很难接受地事实,在医院里我清楚地记得夏草在听到医生说:“对不起,我们尽力”咬着言修哭得死去活来。
星際之廢材後勤兵
我清楚地看见言修站在那里,任凭她咬着,一丝红色从他洁白的袖口渗透出来,他动也没动一下。
后来,南桥一把拉开言修,把夏草扯起来。夏草没有挣扎就任凭他这样扯着。
“你他妈的,浅都是你害的。你知道她为什么不能戒毒吗?因为她根本就不可以,你一直都是她脆弱的根本,你到好,这一走就真的再也没有回来过,你知道她等了你多久吗?医生说她活不过今年春天,她整整等了你一个春天,你又在哪里!!”
乌鸦和言修拉开他们,夏草什么话也没说,她的眼泪把她散下来的头发全贴在脸上。
她就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无力地坐在地上。我看着夏草,心里难受得想要死掉。
鐵血狼王的緋色人生
我走到南桥面前。“你叫她浅,你怎么会知道他叫浅,你是谁。”
他垂下红色的眼睛。“浅,她叫我可可。”这一句忧伤得连这一座明媚的城市都开始灰暗。
他是浅的谁,对于夏草,对于我们来说,都不重要。
最后,我去了浅住过的那一座阁楼,我把夏草留在我爸爸家里,让乌鸦和言修看着她。
無限軍火系統
然后跟着南桥一起去。那座房子还是那样,门口高大的柠檬树,房间里依然堆着女孩子的各式各样的衣服。
化装台上摆着瓶瓶罐罐。就像她依然住在这里一样。
床头上放着一个沙漏,里面是粉红色的沙子。
南桥走过来。“这个好想也是那个叫夏草的女孩送给她的吧。她一直都放在床头,我碰一下都不行。”
我看着南桥,“我相信你是爱浅的,既然你爱她你为什么不劝她戒毒呢。”他摇摇头,这么多天以后他终于还是冷静了下来。
“我问过医生的,他跟我说如果一个人他有着很痛苦的过去,经历了孤独,无助之后心就会变得很脆弱,而这样的人如果强制她去戒毒很容易让她自毁,我想我还不是一个足够让她坚强的人。所以我没有劝她。”
我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沙漏,原来,在浅的这一辈子里,最重要的人,竟然是夏草,我想起了夏草,或许也只有浅才能把她打击成那样,那也是不是说,在夏草的这一辈子里,最重要的人是浅吗?
这个叫夏草的女孩子,她用了三年,讲了一个关于爱的故事,到头来,什么都结束在了另一个城市。
夏草,你还会得到幸福吗?
那一个晚上,我看见她爬到了阳台上,掏出手机。
月光映照着她脸显得惨白。她把手机放在耳朵上。然后我听见一个声音从永无止进的黑暗中传来。
“喂,浅,你在听吗?”
(全文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