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29tql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全面攻略笔趣-第五百八十九章 再次遇襲!看書-g8aat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早上十点。
海滩上开始热闹了起来。
还是同样的位置,黎明社众人已经戴着墨镜,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了。
不过,苏牧这次就比上一次要忙得多了。
官場之青雲路
大概是因为希瓦离开了这片大陆的缘故,持续了几年的寒潮正在逐渐褪去,太阳似乎也比以往毒辣了不少,要想不被晒黑,那就只有擦防晒霜了。
在擦防晒霜的同时,还可以按摩一下。
这个艰巨的任务,便落到了苏牧的肩膀上。
一排沙滩椅,从最左边开始,依次是夏娜、薇尔莉、赵果果、洛小曦……
“真是畜生啊!”
看到苏牧在一个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身上揉来揉去,海滩上男人们的眼中都快喷出火来了。
各种风格的美女啊,接近是个啊,你一个人受得了吗??!
“我好像把那家伙的墨镜扒下来,看看他到底长得有多帅!”一个男生愤愤不平地说道。
“我支持你!”另一个男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认识釜山必胜客里头的几个律师,你要是被打了,我就请他们出马,让那个家伙赔个倾家荡产!”
“爬!”
……
此时,苏牧正在帮黎雅擦着防晒霜。
后者趴在沙滩椅上,露出光滑白皙的背部。
这份差事,真不是一般的考验定力。
毕竟,苏牧除了颜控腿控双马尾控等等等等之外,还有一丢丢背控。
于是,他一边轻轻抚拭着黎雅的背,一边心中默念清心诀,镇压着体内的躁动。
墨镜下,黎雅的脸色也微微有些泛红,她对苏牧说道:“那边好多人都在看我们。”
“看就看呗,我们又没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苏牧无所谓地说道。
“可是,我觉得他们看我们的目光不是很友善诶…”黎雅小声说,“感觉好像随时都会来找我们的麻烦。”
找麻烦?
苏牧笑着捏了捏黎雅的脸:“我的大明星,你就放心吧,有我当你的保镖,怕什么呢?而且,我觉得他们不敢过来。”
“为什么?”黎雅不明白,“你现在戴着墨镜呢,他们又不知道你是苏骑士。”
“他们是不知道我是苏骑士,但他们有脑子啊。”苏牧眨了眨眼,看着扭过头来的黎雅说道:“很简单一个道理ꓹ 我要是没点真本事,身边能有你们多美女陪着吗?”
極品透視仙醫 妖孽看劍
这个社会虽然看钱ꓹ 也看脸,但比这些更重要的,还是自身的天赋和实力。
“就你会说话。”陈雪烟这时走了过来ꓹ 手里拿着两颗插好吸管的海螺果,递给苏牧二人。
提燈看刺刀
“好了ꓹ 你们两姐妹聊,我接着忙去了。”
所谓的忙ꓹ 自然是帮老婆们擦防晒霜了。
把手里黎雅腰部剩余的白霜抹散ꓹ 苏牧便拍拍手站起来,朝沐璃走了过去。
女剑仙是最后一个了。
其实都用不着擦。
因为女剑仙压根就没穿泳装。
她还是那一身轻纱薄裙,虽不算厚实,但却非常严实,浑身上下除了脑袋之外便只露了一双手出来,这哪里晒得黑?
苏牧其实蛮想看看沐璃穿泳装是什么样子的,可现在看来ꓹ 这个愿望短期内是没法实现了,只能小小的期待下今晚泡温泉时ꓹ 女剑仙会不会有什么另外的打扮了。
“在想什么呢?”
苏牧走到沐璃面前时ꓹ 后者正在发呆。
“我在想大师兄和子欣的事。”沐璃说道。
重生之夢裏水鄉
“你是担心三千解不开自己的心结?”苏牧坐到沐璃身旁ꓹ 问道。
“嗯ꓹ 大师兄一向看重正邪之分。”沐璃语气有些担忧,“我怕他想不开。”
尽管今早上那一幕有些荒唐ꓹ 可沐璃还是愿意相信这并非三千所愿。
哪怕是喝醉了ꓹ 三千也做不出酒后乱性这种事来。
沐璃觉得ꓹ 是木子欣故意把三千灌醉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她很不喜欢这种行为,可木已成舟ꓹ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要木子欣能真心对待三千,倒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抛开这件事不谈,木子欣还是个很不错的姑娘。
只是,这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她能这么想,三千却未必会这么想。
“沐璃师妹,无须担心,没什么想不开的,难道他还能自尽不成?”苏牧打趣道。
却见沐璃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有这个可能。”
苏牧:……
你认真的?
“沐璃师妹,男人和女人不能一概而论,就算失了清白,也绝对不至于寻死觅活。”苏牧才不相信三千那货会因为失身而自杀,木子欣多漂亮一姑娘啊,身材又好,这占便宜的不是他么?
“苏牧师兄,我指的不是这个。”沐璃说道,“子欣师姐不是委屈自己的人,以她的性子,如果要与大师兄结为道侣,必然会要求大师兄八抬大轿娶她过门,可是,大师兄现在是御剑门的掌门,而子欣师姐却师从娲皇,他们一正一邪,怎么能够拜堂成亲?这定会为天下道门所不容的。”
闻言,苏牧一怔,他倒还没真想过这一层。
“剑祖前辈和娲皇他们不是联手了吗?”
“是,但那仅限于个人。”说起这个话题,沐璃目光略微恍惚,似乎有些想念自己的师父了,待到苏牧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沐璃才回过神,红着脸把手抽了回来,接着说道:“其实不管是上次镇杀大妖煌羽,还是这次对付佐迪亚克,都是长老以上前辈们的决定,许多弟子对此事都不知情。”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剑祖和青帝这样级别的人物可能一辈子都不一定见得到一次,他们即便永远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也没有谁会觉得奇怪。
而且,就算将联手之事公之于众,那根深蒂固的正邪观念也不是说改变便能够改变过来的,这需要过程,也需要时间。
重生之我為崇禎
最重要的是,像剑祖这般真正站在金子塔尖的人,或许并不希望看到这种改变。
一个世界不能只有光明,也不能只有黑暗。以剑祖的大手段,完全能够一统天下,创造出那所谓的永远的和平。剑祖可以让世人以他为尊,可以让古剑世界远离纷争和战火,可那样一来,江湖便不是江湖了。
人与人之间没了矛盾,便也就没了故事,而没了故事的人间,还算什么人间?
所以,别看剑祖与娲皇、大巫祝等人联手抗敌,但实际上,山上的正邪之分依旧存在,且大概率会永久持续下去。
今妃昔比:陛下你好壞
“这么说的话,好像是有点难办?”苏牧若有所思的说道。
昨晚三千和木子欣的事,是他一手推波助澜出来的,那他是不是应该想法子帮帮三千?
“大师兄,你们在聊什么呢?”这时候,木子欣走了过来。
她穿着一身紫色的连体泳衣,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哪里还有半点之前悲伤欲绝的样子?
“三千呢?”苏牧望了望,却没看到三千的身影,“他怎么没跟你一起下来?”
“不知道呢。”木子欣眨了眨眼,“也许是没脸见人?”
苏牧好笑道:“你还没告诉他昨晚其实什么都没发生么?”
“当然没有,我才不会告诉呢……诶不对。”木子欣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她睁大眼睛,“大师兄你怎么知道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你不会在外边偷看吧?!”
偷看?
看你和三千?
你怕是不知道你纯夏嫂子昨晚有多猛,就是有心想偷看,也根本找不到空好吧!
看到苏牧对自己翻了个白眼,木子欣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大师兄,我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
苏牧当然不会往心里去,但沐璃却有些傻眼了。
“所以子欣师姐你……没有和大师兄……那个?”
“没有啊。”木子欣微微噘嘴,哼了一声,“都还没拜堂成亲呢,哪那么容易便宜了那个家伙。”
这下子沐璃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演的!
而且看苏牧这样,他似乎也有参与!
“你们为什么要骗大师兄啊?”沐璃不理解,“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真心实意的对他么?”
“嫂子,你不知道,像三千那样的傻子,不仅反应迟钝,脾气还又臭又硬,不下点狠药,他是不会认命的。”木子欣说道。
“可是你也不应该骗他啊,万一大师兄以后发现了怎么办?”沐璃问道。
“他不会发现的。”木子欣拉起沐璃的手,撒娇道:“嫂子,你别生气,喜欢一个人的确应该真心实意,但有时候情况特殊,也可以换种方式啊,比如说骗他一辈子。”
骗他一辈子?
沐璃怔了怔,忽然想起了一些事。
在这方面,自己似乎没有资格去说别人。
她的修为如今已到四阶顶级,很快便能突破到五阶。
离那一天,也越来越近了。
“沉默我就当你原谅我了哦。”见沐璃不说话,木子欣眨了眨眼,又看向苏牧:“大师兄,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谢什么,既然你叫我一声大师兄,那你的事情我自然不能不管。”苏牧乐呵呵地说道。
“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问题,昨晚我就想问你了。”木子欣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我对三千有那种意思啊?我平时都是和小难呆在一块的啊。”
“说实话,你隐藏的其实很好了,我本来并没有察觉到。”苏牧实话实说,“直到昨天在机场你突然生气,才让我发现了那么一点点的不对劲,然后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你最近的表现,就猜到了你心里的想法。”
事实上,在让银可可帮忙送酒给木子欣的时候,苏牧都没有完全确定木子欣对三千到底有没有喜欢,如果他猜错了,木子欣应该还是会送三千回房间,只不过就没有今早上那档子事了。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大师兄。”木子欣再次说道。
“好了,你快去晒太阳吧,一会都该吃午饭了。”苏牧笑着说道。
“好,那你们好好过二人世界。”木子欣眨着眼,走之前在沐璃耳边说了悄悄话,弄得后者一下子红了脸。
“她跟你说什么了?”苏牧好奇地问。
“没、没什么。”沐璃垂下头,不敢去看苏牧了。
……
木子欣走后,去到了诸葛难那边。
月梨高中的沙滩椅跟黎明社没在一起,更靠近大海。
他们也不是来晒太阳的,而是在摸鱼……真正意义上的摸鱼。
除了诸葛难之外,云飞扬、郑虚空、许倩倩,包括小黑在内,全都下海摸鱼去了。
“小难,你得重新再找一个工具人了。”木子欣坐到诸葛难身旁,甜甜地道:“我不能再帮你退轮椅了,不然三千会吃醋的。”
吃醋?
三千吃哪门子醋?
诸葛难翻了个白眼:“你就那么确定三千喜欢你?”
“不确定,但我会让他喜欢上我的。”木子欣对此非常自信,三千不是常常叫她为魔教妖女吗?那连这点魅力都没有,还算什么魔教妖女呢?
“随你们的便吧,只希望你们能顶住压力就好。”诸葛难叹道。
显然,沐璃想到的问题,他也想到了。
古剑世界的历史上,其实不乏正邪两派相爱相杀的故事,但到最后,结局都不怎么样。
最好的结果,大概就是从此淡出道门的视野,找个没人的地方避世隐居了。
俗世社会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三千如今已是御剑门掌门,又哪里走得掉?
“走得掉我们也不会走。”木子欣哼了一声,“我跟三千如何,是我们自己的事,跟他们有屁的关系,我还不信他们能硬生生拆散我们,大不了,大家打一架,谁拳头硬听谁的!”
總裁求放過:惡魔的移情妻 豬婆貓貓
四世同堂 老舍
“说得轻巧,你打得过吗?”诸葛难没好气儿地说道。
他们这波人,的确称得上是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弟子了,但那也仅限于弟子。
要知道,对正邪之分的观念根深蒂固的其实并非年轻弟子,而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前辈。
一群连仙劫都没渡过得小朋友,拿什么去跟人家打?
紅顏 淵彧
怕是吹口气就没了。
“没关系,大师兄一定会帮我们的。”木子欣肯定道,大师兄修炼多快啊,追上那些老家伙,不也就是一两个月的事么?
“小心!!”
就在此时,云飞扬的声音在两人耳旁猛然炸响!
侵蝕遊戲
平静的海面上,突然间涌起一波十米多高的浪潮,重重拍向的诸葛难和木子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