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jidjk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蘭若仙緣 起點-第四八九章 如夢如幻看書-63j0d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老旧的桌椅,几卷经书,还是熟悉的一切。
他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天色已经亮了,天空之上乌云当中有一道长长的缝隙,好似一道幕布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有几道光线从其中射出来,落在地上。
他的目光穿过了厚重云层,看到了那一轮红红的太阳。它所散发的光芒一瞬间落到了无生的身上,暖洋洋的,十分的舒服。
心中有艳阳,纵使漫天风雨也无妨。
一场梦,无生便觉心境有些不同。
“这次,该不会是梦境了吧?”无生心道。
叽叽喳喳,几只小鸟飞过。
无生出了禅房,朝着空虚和尚的禅房走去,走到门口仔细的听了听,里面没有任何的动静。
奇怪,怎么会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
无生心中很是疑惑,以往来到空虚和尚禅房之外,以他现在的修为只要想听,可以很清楚的听到空虚和尚的呼吸声、鼾声、流口水的声音,现在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难道是人没在里面?
想了想,无生轻轻的打开掀开一道窗缝,透过缝隙朝里面望去。
身体一下子僵住,然后立即转身,一下子推开门。
禅房之中,空虚和尚端坐在自己床上,嘴角、鼻孔、耳朵,眼睛皆有血液流出,七窍流血。和无生在梦境之中梦到的一模一样。
床上,空虚和尚四周一圈奇怪的法咒,应该就是这道法咒隔绝了外界,以至于无生在外面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这该不会还是梦境吧?”
无生一步来到空虚和尚的身旁,伸出手一试,还好,还有气息。
“师父,师父?”他轻轻的唤了两声,没有丝毫的回应
再看到无生这般模样,无生心中虽然还有些焦急,但不似梦中那般惊慌失措。他尝试着一道法力度入空虚和尚身体之中,而后坐在空虚和尚对面,轻声诵经。
片刻功夫之后ꓹ 一阵阴寒之气从空虚和尚身体之中溢出,整间屋子一下子冷了很多。
无生感觉自己一阵恍惚ꓹ 眼前景象有些扭曲,片刻之后便又恢复如常。
空虚和尚的气息渐渐的正常了起来,不似刚才那般气若游丝。
约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之后ꓹ 空虚和尚的身体微微动了几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ꓹ 目光微微有些呆滞,望着坐在自己身前的无生。
“师父ꓹ 您醒了。”
“无生ꓹ 你怎么才来啊?”空虚和尚说话有气无力。
“抱歉,昨天晚上睡得有些香。”无生闻言一愣,旋即笑着道。
“师父,您伤的重吗?”虽然人是醒过来了,可是看着空虚和尚这吓人的模样,无生还是有些担心。
“没事,就是做了一个噩梦ꓹ 躺会就好了。”空虚和尚深吸了口气。
“做了个噩梦就七窍流血,这得多可怕的噩梦!”无生听后心想。他昨天晚上也是做了噩梦ꓹ 可是醒来之后却是神清气爽ꓹ 修为心境似乎有所提升。
“师父ꓹ 你这是修行出了岔子吧?”
穿越之農家醫女
“唉ꓹ 先扶我躺下。”空虚和尚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浑身没有力气头疼的厉害ꓹ 自己站都站不起来了。
无生听后急忙扶着他躺下ꓹ 给了他盖好了被子ꓹ 然后用将他脸上的血迹都擦干净。
“无生为师有些饿了,你去给我准备点吃的。”
“好ꓹ 您想吃点什么?”
“炖只鸡,老母鸡,少放点盐。”空虚和尚不假思索道。
都这这个模样还没忘记喝鸡汤。
“得嘞,您在这等着吧。”无生本想多说两句,看空虚和尚这模样,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从禅房出来之后无生先去了空空和尚的禅房,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那位师伯,刚才空虚和尚的那番情形也算是昨天夜里的梦应验了一部分。得先去看看空空方丈和无恼师兄是否平安,至于空虚和尚想喝鸡汤这件事等等也无妨。
那么胖了,还喝鸡汤,关键是炖鸡汤这件事情他还得去请无恼师兄,师兄炖的鸡汤很好喝。
当他到了空空方丈禅房外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站在禅房外面听着里面的动静,他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杀!”恶狠狠的一个字,充满着戾气和杀意。
坏了,方丈又犯病了。无生心想。
推开门,空空和尚背对着无生站着,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刀。
还好,不是血色!
“师伯?”无生试探着轻轻的喊了一声。
那空空和尚听到喊声之后缓缓地转过头来,一双血红的眼睛望着无生,身上有淡淡的血气飘散出来,四溢在禅房之中。
霍格沃茨的魔法師 大道隨心
“你是何人?”
終為伊人顧 閉門深躲
“我是无生啊,师伯。”
空空和尚眼睛微微一眯,沉思了不过片刻功夫,然后扬起大刀就朝无生砍来。
“受死!”
无生一步来到他的身前,一把卸掉了他手中的大刀,将空空和尚制住,而后将法力渡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在这个过程之中,空空和尚在不断的挣扎,师徒挣脱无生的空中,却被无生一只手牢牢地压制住。
无生一边诵经,一边渡法。
约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空空和尚终于冷静了下来,身上的血气消散不见,双眼之中的血色也退去,恢复了意识。
“无生。”空空方丈的声音很是沙哑,神色疲惫。
“师伯,我扶您休息一会。”无生扶着空空和尚来到床上,给他倒了一碗水。
空空和尚喝了口水,靠在床上,慢慢的调整着呼吸。
“去过你师父那里了?”
“去过,师父他挺好的,您不用担心。”无生道。
“噢,那就好,那就好。”空空和尚闻言点点头。
在空空和尚的禅房之中呆了大概有半个多时辰的时间,却定空空方丈的确没什么大碍,无生才敢离开,去了无恼师兄的禅房之中,在他的禅房外,无生听到了很是均匀的呼吸声。
“师兄?”无生在外面轻轻的喊了一声,屋子里没有任何的回应。
无生轻轻的打开窗户,透过缝隙朝里面望去,发现无恼和尚端坐在自己的床上,成打坐的姿势,浑身散发着光芒,皮肤呈淡淡的金色。
“师兄在修行。”无生站在窗边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发现无恼和尚的呼吸十分的均匀,而且看样子没有走火入魔的迹象。
仔细的考虑了一会,他觉得自己的还是不要贸然进去的好,于是有折回到了空虚和尚的禅房之中。
此时,空虚和尚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有些苍白。
好险,好险呢!他安叹道。
盛寵商女毒後
如果无生在晚来一步,那后果不堪设想。
“心急了一些。”
嘎吱一声,房门打开了,无生从外面走了进来。
“母鸡炖上了?”
“师父看样您伤的不重。”无生听了这句话笑着道。、
无生拽过来一把椅子坐在师父的旁边。
“我刚刚去了空空师伯的禅房里,师伯的病又犯了,将他唤醒之后我又去了无恼师兄的禅房,师兄似乎正在修行,但是听不到我的喊声,师父你又受了伤,不过一夜的时间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无生盯着自己的师父,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不是巧合。
空虚和尚听后沉默了片刻。
“这些事情的起因与我有关。”
穿水晶鞋的女巫
“师父的入梦之法,大罗心经?”
“对。”空虚和尚点点头,慢慢的和无生说了事情的缘由。
三日之前,空虚和尚心有所感,心有不安,想来想去,决定闭关,以入梦之法一窥究竟。这也是无生昨天夜里回来的时候看到无恼和尚守在他禅房外的缘由。他也是怕无生从山下回来不知道他在禅房之中闭关过来找他,毕竟前几次无生每次半夜里从山下回来,总会去他的禅房之中,入梦之法是很怕被外人打扰的,特别是这一次,他想要做的事情更加的凶险。
无生被无恼和尚拦住,回了自己的禅房之中,但是空虚和尚却在梦中遇到了大凶险。
他这么门修行的法门,在睡梦之中修行,沉入梦境之中,亦真亦幻,如果在梦境之中遇到了什么意外,收到了什么伤害,他在现实之中的身体也会受损,而且更会伤到神魂。
让空虚意外的事情是他的入梦之法,大罗心经还影响到了这个寺庙之中的其他几个人,这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难怪我昨天夜里做了一些奇怪的梦,最开始梦到师父你到我的厂房之中叫我去你那里帮忙。于是我就去了,然后就看到师父你坐在床上,七窍流血,和今天清晨见到你的时候一模一样。”无生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
“我的确是想要教你帮忙,但是分身乏术。”空虚和尚道。
“你昨天晚上的梦起因可能是因为我,但是梦境却与我无关。”
“师伯和师兄他们也是收到了你的影响。”
“是。”空虚和尚点点头。
“如此说来师父你修行的这法门是十分的玄妙了?”
“的确是玄妙异常,修行到高深之处,梦即是真,真也是梦。”
“师父你的禅房和师伯还有师兄还隔着一定的距离就能影响到他们吗?”
“这点距离并不算什么,如果我在梦中执念颇深,有恰巧梦到了和他们有关的事情,而他们也在睡梦之中的确是可以影响到他们的。”空虚和尚道。
“师父你到底梦到了什么?”
“在梦境之中我看到了狼烟四起,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山河破碎,幽冥之门开启,罗刹、魔物重临人间,人间如地狱。”空虚和尚深吸了口气之后缓缓道。
“还没说完吧?我们这呢?”
空虚和尚望着无生,这小子,越来越聪明了,越来越不好骗了。
“兰若寺塌了!”空虚和尚只说了这一句话。
无生点了点头。
“师父,梦境和现实往往是相反,比如师父你梦到自己掉到了粪坑里,浑身都是屎尿,这代表着你可能会发大财,你梦到了天下大乱,说不定天下很快就回太平,你梦到了兰若寺塌了,那说明兰若寺会屹立不倒。”
“无生,你打这个比方让为师觉得恶心。”
盜墓之瞳
“只是个比方,师父你要体会里面要表达的意思。”
空虚和尚望着自己的这个弟子,突然笑了。他突然觉得把眼前这个弟子诓到兰若寺里做和尚可能是这十年来他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
“怎么了,师父?”无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无生,你胖了一些。”
“胖了吗?”无生一愣,没想到自己的师父会说这么一句话。
“胖了。”
“师父,无恼师兄修行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不会,你师兄的修行是很稳健的。”空虚和尚道。
那就好,听说师兄不会有什么意外那就好。
“无生。”
“嗯?”
“去炖**?”
名門妻約,總裁老公太高冷
无生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等师兄醒来再说吧。”
无恼和尚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从修行的状态之中清醒过来,无生在看到他的时候,他身上的气息是很雄浑的,好似站在自己身前得乃是一座山,一座高山。
这股庞大的气息在一会功夫之后就被他收敛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恭喜师兄。”
“谢谢师弟。”无恼和尚笑着回礼。
“师叔出关了?”
“出关了,嚷嚷着要喝鸡汤,老母鸡。”
“我马上去做。”无恼听后立即道。
“有劳师兄了。”
“哪里。”
当天晚上,寺里的四个和尚聚在一起。空空和空虚两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无恼和无生两个人却是面色红润,精神焕发。
空虚和尚一连喝了四大碗鸡汤。
他们四个和尚,说了昨天晚上的怪事,他们四个人都做了噩梦。而且梦境都不相同,醒来之后的结果也不尽相同。他们一直聊到了深夜才各自会禅房。
无生本想去空虚和尚找他好好聊聊,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他现在还是受伤之身,休息一晚,明天夜里再说吧。
他睡得很晚,有些担心今天晚上是不是还会做梦?让他很欣慰的是这一觉他睡得十分的安稳,没有做恶梦,一觉到天明,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