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y3842引人入胜的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149、唐缺-yfvgc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他居然没有发现对方是如何出现在附近的!
毫无疑问,对方的功力比他高!
随着他的话音,所有的官兵都把手中大刀长枪朝向树冠上的人。
令张勉很欣慰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后退一步,临危不惧。
树冠上的白衣人背着手,冷眼瞧着,淡淡的道,“凭你们也配知道本座的名字吗?”
“阁下武功高强,在下佩服!”
张勉不卑不亢的道,“可阁下也得明白,我们三和也不是好惹的!
还请阁下与我三和结个善缘,日后好相见!”
“那个窝囊王爷?”
傅少輕點愛 赫赫春風
白衣人冷笑道。
“放肆!”
包奎突然放声道,“如果你再敢轻言侮辱王爷是声誉,在下即使不敌,也定于你拼个你死我活!”
農家王妃太逍遙 若青言
“哦?”
白衣人嗤笑道,“倒是个好奴才。”
“听令!”
包奎直接越过张勉大吼道,“战否!”
张勉毕竟是外人,可以不顾及王爷声誉!
但是,他身为和王府侍卫,如果不顾及王爷声誉,有何脸面,面对世人!
“战!”
身后的吼声响彻云霄!
“想不到会有这么多的三品,倒是低估了那位废物王爷,”
白衣人继续道,“虽然麻烦,但是本座也可以尽留下你们。”
突然,山下亮起来了火把。
“趴下!”
张勉一嗓子喊完,一阵弓箭便从自己身上飞了过去。
“杀!”
张勉红着眼睛,第一个朝着白衣人冲了上去。
他知道,已经没有了退路!
“杀!”
包奎紧随其后。
一众侍卫挥刀亮剑,全部朝着山下冲过来的流贼砍杀过去。
“就凭你们?”
白衣人等张勉到前,已经看见了明晃晃的大刀,轻轻的摆动衣袖。
张勉一举刀,就做好了全力以赴的准备,但是想不到,自己还是被对方随手一扫就落地了地面之上,大口大口的吐血!
“九品!”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了落在他边上的包奎,已经昏迷过去,生死不知。
“尔等还是束手就擒的好,省的枉送性命。”
白衣人把他眼中的蝼蚁扫落下去,接着一堆又一堆扑上来。
“你们够了!”
他突然有点不耐烦了。
“好像是够了。”
白衣人听见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先是一惊ꓹ 然后便看见一片剑光正朝着自己横扫过来。
那剑光在月光底下底下格外的刺眼。
这次,白衣人才不得不动ꓹ 一下子从这棵树上落到了另外一棵树上。
咔嚓一声,原来的树冠已经被斩断,直接落在了地面上。
这光芒张勉等人也看见了。
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叶秋。
三和第一剑客。
夹在他与白衣人的中间。
只听见叶秋道ꓹ “终究还是你们不中用,不然我也不用出来了ꓹ 我已经好长时间不使剑了。”
“谢叶公子。”
张勉摇摇晃晃站起身,朝着叶秋施了一礼ꓹ “不知叶公子怎么来了。”
“总管闭关修炼ꓹ 不放心你们,”
叶秋气鼓鼓道,“不然你们以为我愿意来吗?”
“让公子费心了。”
张勉捂着胸口,依然不停的吐血。
看着手底下的兄弟正与山下冲过来的流贼厮杀,容不得多想,又再次拿起刀冲入了流贼之中。
“你是何人?”
白衣人看着小斯打扮的叶秋,歪着头道ꓹ “在下巴塘门唐缺,你要与我为敌吗?”
“是又如何?”
叶秋淡淡地道ꓹ “辱和王爷者死!”
他把洪应的话原封不动的复述了出来。
如果让洪应知道对方没死ꓹ 自己就得死。
这是很肯定的。
所以ꓹ 这次一剑挥过去ꓹ 他没有保留一点后招。
首席要復婚:擒拿威武小妻
唐缺纵身一退,随着他一起的是连绵起伏的树木ꓹ 皆一一朝着他后退的方向倒下去。
“已经有十年都没有人能让我拔刀了ꓹ 你是第一个ꓹ 很好!”
叶秋的剑势一去,唐缺终于抽出了后背的刀。
一刀残月淡觚棱ꓹ 遥望林梢晓色升。
精光射天地,雷腾不可冲。
张勉等人,包括山下流贼,避无可避,全部本能性的匍匐在地上。
这一刻休战。
等他们听不见声音抬起头后,已然看不到了唐缺和叶秋的身影。
然后,黑暗中,涌过来的流贼越来越多。
几十个人围攻一个官兵,实在是力不从心,他亲眼看着一个又一个兄弟倒下。
张勉恨声道,“撤!”
眼前已经是事不可为!
“是!”
回应张勉命令的人有气无力。
各自都尽力背起身边昏迷不醒或者受伤的同伴。
而张勉径直背起了一直没有动静的包奎,大踏步原路折返。
身后有敌寇,一边赶路,一边仗着地势抵抗。
一路尽力不停歇,但是毕竟都是人,还是要吃饭的,要休息的,如此花费了十日时间,到达三和边境,与黎三娘、猪肉荣等民夫相遇。
而敌寇好像提前得到消息似得,已经在半路退去。
最后剩四百多人出来,可已经有七十多名官兵重伤不治相继身亡。
连跳脱的猪肉荣都哭的说不出来一句话,不少死去的官兵,都是他的老主顾,相熟的很。
一时间近三万人的队伍愁云惨淡。
“我们有三万人,难道还能怕什么嘛!”
面容清秀,但是脾气暴躁的黎三娘终究忍不住大声放哭。
“众位兄弟齐心协力,九品自然没能力杀了我们这么多人,”
躺在马车上的张勉苦笑道,“但是我们也没本事留住他,何必让兄弟们白白送命。”
如果九品要跑,除了大宗师,谁还能留得住?
不自觉的,他又想起来了那个死太监的好。
如果洪应在,对方岂敢如此张狂!
黎三娘听见这话,无奈的低下了头。
白云城正值夏收,一片忙碌的景象,陡然看到眼前这垂头丧气的大军,已经在马车上发臭的尸体边围着的苍蝇,全都陷入了茫然。
一传一,十传百,聚在道路两边的人越来越多。
有家人参与剿匪的家属在道路两旁跑前跑后,大声喊着名字,有大声笑的,笑的越来越放肆。
橫行異世界 冷無涯
最终也有哭的,哭声越来越多。
“为什么会这样…….”
烈日炎炎。
腐烂的尸体已经臭不可闻。
但是林逸站在马车前,一动也未动。
“下官知罪!”
包奎昏迷不醒,眼前只有张勉还能跪着说话,但是浑身上下全是血,精神萎靡。
“不是说三品多牛嘛!”
林逸想哭突然又哭不出来,五百条人命就这么没了!
“王爷节哀!”
齐鹏看着林逸这样子,居然吓得已经说不出话来。
重生之無情救世主 卿本妖孽
“你不是自称消息灵通吗?”
林逸看向齐鹏,“怎么你就不知道大锡城有九品?
他娘的唐缺?
还是寂照庵得人!”
“死罪!”
網遊之劍意 睿意
齐鹏直接从轮椅上匍匐到地上,脸着地,膝盖没有能力支撑他跪起来。
“起来吧,别做样子给我看,”
林逸冲着潘多挥挥手,示意他扶着齐鹏起身,“其实最错的人是我,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
他没脸去责怪别人。
“王爷…….”
闭关的洪应也出来了。
他跪在地上,泣声不起。
不是为死去的人哭,而是因为王爷不高兴而哭。
“我要他们死!
一个都别活!”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遭,他爆发出来了恨天的杀意!
寂照庵!
必须死!
“杀无赦!”
周边的人,无论是民夫,还是官兵,本地居民,都跟着发出了惊天的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