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9u5q1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ptt-第0652章 曹老闆的開心一刻看書-umuww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关平忙着钓鱼,拒绝见人?
可当真是一个好理由!
步骘攥着拳头,在营帐内走来走去。
當穿越遇上綜瓊瑤 夢若離
目前一点消息都没有,他被闭塞耳目了。
甚至连吴巨是死是活,步骘都不清楚。
现在自己已经落入了下乘,还如何完成主公对他的交代?
情况不明,步骘又不能轻举妄动。
先前派遣使者到吴巨那里,要求对话,结果使者被射死。
现在关平忙着钓鱼,看样子是胜券在握,心里有底了。
可自己的优势在哪里?
步骘止住脚步想了想,自己的优势就是主公上表他为交州刺史。
只要士燮发声,那这件事就算是成了,至少在大义上占住了脚步。
就算是关平也没办法驳回,面对自己,他说那封信没有收到,也会拒绝与自己见面。
这才是重点!
想要在交州厮混,就得听我这个交州刺史的。
但是吾桀还没有消息传来,士燮这个老不死的,真能沉得住气!
合着原来的交州刺史赖恭根本就管不到他的头上,所以士燮根本就不怕?
步骘皱着眉头仔细思索,该如何让士燮这个老狐狸,快速站队。
士家能够掌控交州如此长的时间,步骘不会小看士燮,但也不会高看他一眼,就凭借他麾下的这些士卒。
若不是交州此地毒虫毒草居多,瘴气更甚,何时能够轮到到士家一家独大?
“报,刺史,有好几个中了毒箭的兄弟已经去了。”
听到亲卫进帐禀告这件事后,步骘微微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吩咐挖个坑,把兄弟们埋了吧。
交州如今的天气,尸体极其容易腐烂。
这种事情是无法避免的,毒箭没什么解药。
步骘就是担忧损兵折将后,反倒没有达到主公的目的。
这对于自己而言才是最惨的一件事!
相比于关平有心思要与黄忠比钓鱼的悠闲情况,步骘这里一直在思索对策。
要如何掌握接管交州的主动权。
目前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士燮!
步骘打定主意ꓹ 明天一早,他便领军起航ꓹ 直奔交趾郡而去。
从那里打开缺口,否则交州之行,一定会无功而返。
邺城。
丞相府邸内。
荀彧把孙权的表奏递给曹操过目。
曹丞相面露疑色ꓹ 孙权上表其麾下大将步骘为交州刺史?
交州刺史不是赖恭吗?
他记得赖恭以前是刘表的人,现在是刘备的人。
吴巨驱逐了赖恭ꓹ 赖恭向孙权求救?
曹操攥着竹简一时间乐不可支,先是刘备的两个人互相内讧ꓹ 然后其中一个选择投靠孙权。
鄉土藥神
现在孙权顺理成章的出兵交州ꓹ 从刘备手中抢夺交州的领土。
如此看来,孙权也惦记上交州的人口土地了?
士燮是心向朝廷的,当初自己差遣张津与士燮,就是为了不让刘表控制交州,让其实力上涨。
更多的是为了牵扯刘表对南的精力,让他无暇北顾。
结果张津被手下的人所杀,但好在还有士燮能够与刘表的人继续作对。
邪王霸寵:醜顏傾天下
“好事啊!”曹操笑了笑看着荀彧道:
“文若ꓹ 不足两年的时间,孙刘两家就开始朝着咱们缓而后争的策略前进了!”
荀彧微微一笑ꓹ 确实如此。
甚至还不足一年ꓹ 毕竟江陵之战ꓹ 以及后续襄阳的争夺之战ꓹ 三方还打了许久。
若是刘备进一步控制了交州,那刘备所占据的土地ꓹ 远远超过孙权。
加之刘备控制了长江上游ꓹ 实力大涨之下ꓹ 这一定会让孙权异常紧张。
孙刘两家已经出现了争夺领土的矛盾了。
紧接着曹操畅快大笑。
当初孙刘两家结成联姻,又相互换取土地ꓹ 吓得正在吃饭的曹操,手里的筷子都惊的掉在地上。
可是周瑜才死没多久,双方就开始在争夺交州上起了争端。
可他们不知道,士燮是心向朝廷,是自己人啊!
那里有不少士人都与荀彧有联系,通过他间接的向曹操表明忠心。
其中许靖、刘巴、袁徽等等人,皆是如此。
“明公,一定要应下这个表奏。”荀彧拱手,同样脸上带笑。
“没错。”曹操攥着拳头,心情很是愉悦,摸着胡须走了两步:
特種兵王縱橫都市 風起天闌
“周瑜死了,接任者是鲁肃?”
“正是。”
荀彧心情大好,交州是孙刘两家争端的开始。
“那天子可不止要准许孙权的表奏了。”曹操转过身来,对着荀彧道:
“文若,你差人上表,表奏鲁肃为南郡太守,黄盖为长沙郡太守,程普为襄阳郡太守。
请示过天子后,然后派遣使者送到孙权那里,给他一些赏赐,最好宣扬一二,传到荆州刘玄德的耳中去。”
“喏。”
荀彧丝毫没有觉得奇怪,如此一来,把孙权的人分封在刘备的实际控制区。
至于他们两家会不会遵从天子的意愿,谁知道呢!
总之他们两家如果要相互征战,那就给他们一个借口。
反正对于己方是极其有利,孙刘两家该如何想,那就不清楚了。
管他们呢,打起来才是更好的。
“文若。”曹操的心情越发的好起来了:“关中马腾可是有动静了?”
秘婚驚夢:印先生,別來無恙 海雲兮
“回明公,据说马腾病了。”荀彧微微拱手。
“病了?”
曹操皱了皱眉头,上次已经答应让他前往许昌侍奉天子。
现在竟然又病了?
“真病假病?”
“钟繇回复说,随他一同前去的大夫,说马腾是真的病了,不宜出远门。”
“真病了!”
曹操在厅内走了几步,莫不是这是马腾想出来的对策,故意不来许都?
逆天仙武系統
“真的病了。”荀彧再一次肯定道:“怕是短时间内无法进入许都。”
“那就让他儿子马超代替他进入许都,侍奉天子,若是来,同时徐州牧也是马超的。”
曹操吩咐了一句,既然马腾来不来,那总得让马家的人来。
然后才能引诱诸多关西将领,让他们多派质子家人来邺城。
利用家人加以控制这些人,免得他们万一想不开,总是叛乱,给自己添麻烦。
荀彧拱手道:“明公,马超怕是不会应召。”
早就征召过马超了,可是此人坚决不进入中原。
“那就给马腾施压,总之不能顺了他们的意。”曹操吩咐了一句。
“喏。”
曹操摸了摸自己腰间,如今只有玉佩了,一把倚天剑在关平手中,一把青釭剑在赵云手中。
现在他听到孙刘两家已经开始闹矛盾的消息后,决定要加一把火。
那两把剑总归会回到自己的手上。
待到解决了关拢的后顾之忧后,曹操在心中已经默默决定,要出兵攻打孙权。
曹刘两方之间有南阳盆地作为隔断,有中间地带可以应对。
尤其是再打襄阳,属于孙刘两家都会担忧的地方。
这个方向只能智取,曹操准备依托荆州大族,暗中联络。
而曹孙之间没有中间地带,一定会展开边境地区的争夺。
可是广陵方向根本就不是最佳的争夺方向。
这里地形不利,道路远,自淮入江当中的水道比较浅,不便行船。
对于江东更占优势的战船,一点优势皆无,更不用说曹操手底下的战船了。
比较起来,还是淮水方向最为稳妥,淮南就是巢湖所在的江淮地区。
自官渡之战以后,曹孙分占淮南。
淮南巢湖以北,包括寿春、合肥等主要阵营皆是属于曹操。
淮南巢湖以南,临江百里的狭长地带,皆是属于江东。
以地图上观看,曹军可以沿着黄河、涡水进入淮水,到达淮南,
再沿着淮南的肥水,经过寿春、芍陂、合肥、施水、巢湖、濡须水、进入江东,可以直达长江。
在淮南的水道上,只有合肥附近的肥水、施水两条水道不通,即使两水的发源地很近。
所以淮南有了这么一条水道联通曹孙双方,成为了他们争夺的战略枢纽。
而曹操也早就把眼光放在了淮南。
他决心要以淮南为主要进攻方向,合肥为前线基地,夺取入江口和制江权,通过军事压力。
摧毁江东的抗曹意志,迫使其屈服,那些江东大族既然能跪下第一次,那便能跪下第二次。
周瑜已经死了,还有谁能够阻挡自己的脚步?
曹操得意的笑了笑,至于刘备,最好交州也让他拿在手中。
如此一来,孙权肯定会忌惮刘备,自己在淮南给他施压,想必江东大族又该心思萌动了。
这种场面,正是曹操所希望能够见到的。
等关拢的事情有了眉目后,他便要打一打孙权!
~~
交州,苍梧郡、广信县的河道上。
步骘差人埋了战死的士卒后,便扯起大帆,顺着河流西进,再继续南下,往交趾郡而去。
他准备要亲自去会一会士燮。
古巫遺事
在营寨当中睡觉的关平,率先就得到了消息。
这种天气,就算是睡,也睡的不踏实。
“看样子步骘是准备去寻士燮了。”关平扣了扣自己的耳朵。
“应该是这么个意思。”周鲂低头问道:“少将军,我们是否要跟上?”
“不着急,且先等一等吴巨等人如何处理,还有那个区景儿子的病,两位名医给他会诊一番,也需要时间。”
关平站起身来打了个哈欠,接过毛巾竹筒牙刷,开口道:“让吴巨给大军送来一些粮草。”
“喏。”
周鲂应下声直接就出去了。
交趾郡,龙编县。
士燮府上,吾桀这几日在街上溜达,都不见士燮派人去宣传步骘已经成为交州刺史的事情。
他便已经知道,士燮是在拖延时间,不肯轻易搭上江东的船。
“郡守何在?”
吾桀走进大厅内,决定要再给士燮施加压力。
士徽坐在主位上,喝着冰茶,抬头瞥了他一眼道:
“原来是吾使者,我父亲病了,现在不能见客。”
“病了?”
吾桀的火当即就上来了,找借口都找的如此普通!
“那我更要见一见郡守了。”吾桀丝毫不退让,沉吟道:“我也会一些医术,兴许能帮得上忙。”
至于会不会的只有他知道,反正要见到士燮。
士徽见吾桀还不死心,放下手中精致的青瓷:
“不必了,我父亲已经睡下,待到他醒了,若是精神正常,我在差人去唤你来。”
吾桀见士徽丝毫不退让,也不恼怒,突然笑了笑:
“既然郡守病了,那郡中大小事务,可皆是由公子掌管?”
士徽看着吾桀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们谈谈吧。”吾桀坐在一旁的席子上:“令堂掌管交州二十余载,如今年岁大了,也该由公子继承了吧?”
“有话直言,不必拐弯抹角。”
“交州兵弱,这是毋庸置疑之事,公子可认?”
士徽想要把手中的青瓷甩在吾桀脸上,接人不揭短,冷声道:“是又如何?”
“与交州接壤的,乃是荆扬二州,荆州被刘备占据,扬州被我家主公占据。
此次派兵前来,皆是为了顺利接管交州,其中士家可不能置身事外,总得做个选择。”
士徽笑了笑,瞥了一眼吾桀道:
“吴侯把妹妹嫁给刘玄德,你们孙刘两家乃是盟友,又是一家人,缘何想要独掌交州,而不是共同划分呢?”
“自古以来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面对士徽的揶揄之色,吾桀没有丝毫的抵触。
当使者若是脸不厚,心不黑,不懂得随机应变,就不适合干这行。
“好一个亲兄弟明算账。”
士徽看着吾桀道:“说吧,若是士家投靠江东,江东能给我士家什么好处?”
“江东大将的子孙皆是可以继承麾下的兵卒,所以我可以请示吴侯,让士家世代管理交州。”
吾桀当即就给出了最大的称喏。
别看现在士家掌控了交州,等他们这些兄弟相继老去,儿子们能否顶替上位,还是一个未知数。
现在吾桀就是把这件事,给士徽吃上一颗定心丸。
至于以后如何,吾桀不管,他也不想管。
他只管现在,能够成功的忽悠士徽,让他上江东的船。
协助步骘顺利接管交州,完成主公交代给他们的任务。
为主公开疆拓土得事迹,画上浓重的一笔。
怦然心動:總裁的獨家秘愛 燦爛如初
士徽看着吾桀哈哈大笑:“吾桀,你莫不是觉得我士徽是个蠢人,会轻易信了你的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