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0bhng小說 詛咒之龍 路過的穿越者-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只要能夠不要臉……讀書-1vpwi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这就急眼了……啧啧,承认别人更厉害很难吗?”普利地下城,奥罗看着一份需要处理的文件,啧啧的两声。
“怎么回事?”阿奇尔听到了奥罗的话,抬头问道,承认别人厉害很难吗?这个要看人,像是奥罗这样的存在,那就真不难,他是聪明人也是享乐主义的人,所以对于很多事情的执着程度没有那么强,承认一下就很容易了,但对于别的人就不一样了。
“古代遗迹那边的事情,你也看一下吧。”奥罗将文件递了过去,这东西需要保密,但阿奇尔不在保密的范围之内。
“……中枢区被突破了?”看完了奥罗递过来的文件之后,阿奇尔的扑克脸也出现了新的变化,这种事情可就很大了,但文件里涉及到的信息不仅仅是中枢区被突破的事情,还有就是那条龙在中枢区做的别的事情,比如说有关于扭曲信息的会议,之前就在进行了,是和突破中枢区这件事一起来的,之后就不用多说了,因为中枢区被突破了,直接导致一群人中断了会议。
扭曲信息的相关事情就延后了,在之后就是那条龙准备进行一场新的有关于扭曲信息的会议,可是古代遗迹那边的大部分势力却联合起来,想要更多的了解有关于中枢区的事情,在之后?那条龙就什么都不做了,也不搭理那些人,更没有提及扭曲信息的事情了。
这……阿奇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事情分清楚好吧。
“那边的人没有那么蠢吧?”阿奇尔都带着惊诧的语气说道。
“这不是蠢不蠢的事情,是影响力太大了。”奥罗微微的呼了口气,看着是有些愚蠢的行为,实际上也是根据情况不得不出现的问题了,那条龙虽说名声很好,但是他的存在对于诸多的势力而言并不好,某些方面压不住了,发展起来了那就只能正常的合作了,比如说魔药方面的,这方面黑暗教会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郑逸尘已经有了核心的技术了,压那些纯粹就是扯淡呢。
死压下去没有好处,但不能说不管这方面了就意味着那条龙能全面不管了ꓹ 那条龙和魔女关系密切,这点圣堂教会今后和他必然会有冲突ꓹ 黑暗教会和奥布帝国跟那条龙有仇,无法缓和,所以那条龙正在发展的方方面面ꓹ 他们肯定不会随便让那条龙发展起来的,哪怕是压制也好。
不然让那条龙一直都正常的发展ꓹ 那天真的一飞冲天了,迟早要找回场子。
现在中枢区那边不是还没有出现明确的结果嘛ꓹ 所以诸多的势力就想要联合起来ꓹ 给这条龙一些压力,倒不是说逼迫这条龙彻底的放弃对中枢区的开发探索,主要是他们想要通过这种方式介入到这件事里面,至于扭曲信息那种东西,知道扭曲信息涉及到整个大陆的安全,那条龙往后怎么说都会公开出来要说的那部分的……
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
大陆的安危啊,很容易就能来一个道德绑架ꓹ 按照郑逸尘的做事风格,一般的事情用这种方式影响不到他ꓹ 但是这件事影响到他非常容易ꓹ 不然他就是大陆公敌ꓹ 想要所有人感恩一个人不容易ꓹ 但是想要所有人恨一个人却很轻松。
“教会没做这个恶人。”
“是啊,不然我都感觉有些恶心。”奥罗点了点头ꓹ 教会没有在这件事里做恶人ꓹ 不过也没有去主动的当好人ꓹ 而是选择了中立的形式,就算是这样ꓹ 要从正常的出发点来说,那条龙一直都是努力派的,受到各方面的影响还能发展到现在的程度,这里面的付出不会太少,凭本事突破了中枢区的确让人佩服,但是从立场上来说,那条龙做的事情对别的势力而言没太大的好处。
主要还是跟那条龙之间的合作关系不可能走到最后,到了最后再怎么说都会有冲突的,跟那条龙没有冲突的头上又有新的老大,老大在指挥,做小弟的还能反驳,忤逆不成?
“那这件事准备怎么处理?”
“等着看吧,那条龙估计也被恶心的不轻,局势的限制很难解开。”奥罗思索了一会说道,这件事圣堂教会想要当好人也没有机会,若是那条龙跟魔女没什么关系,在那条龙能够将自己的发展推到这一步了,圣堂教会出面当好人一点问题都没有,无非就是之后进行一些额外的合作,付出一些东西得到能够得到的部分,而不是现在想要分一杯羹的白嫖。
可问题就是那条龙跟魔女的关系太好了,圣堂教会怎么站出来当好人,为以后的合作方面铺路?站出来了当好人,黑暗教会绝逼会使坏,用阴招,比如说最简单的舆论攻击方式,直接说圣堂教会腐朽了,庇护跟魔女有关系的存在,这已经不是当初的圣堂教会了等等,黑暗教会的影响力不小,让他们抓住了这个把柄之后,一定时间内圣堂教会真的会被恶心到。
甚至对于今后的长久发展也会带来额外的影响,而对黑暗教会来说,依靠这点,更是能够吸引一些中二……
因此圣堂教会这边就只有两个选择了,当坏人或者是选择中立,当坏人肯定是不可能当的啦,那条龙未必会在这件事上妥协,还有一点就是扭曲信息这种东西,圣堂教会的教义就是保持世界的稳定,扭曲信息的存在直接能崩掉现有的世界,所以扭曲信息这种东西更加重要一些。
别说是郑逸尘这边的研究了,圣堂教会那边有关于这方面的研究也在不断地进行着,甚至都出现了很多牺牲者了,当然那些牺牲者大部分都是自愿参与到研究中的。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怎么让那条龙重新提供扭曲信息。”
“啊这个,等那条龙心情好了再说吧。”奥罗摆了摆手:“这事等一等也没关系,就和大家想的差不多,那条龙不会傻到一直捂着这方面的东西给人把柄。”
那条龙能走到现在,除了魔女的暗中支持外,对于局势的把握也很强,总会让自己处于一个优势的位置,眼下中枢区突破的事情影响到了那条龙的心情,但影响归影响,那条龙也不是小孩子了,知道有些事情应该怎么做出来正确的选择,毕竟有关于扭曲信息这种东西,并不是涉及到了什么人生大事,让他没有妥协的余地。
“你就这么汇报总结?”
禍害新千年
“不然还能怎么样,那条龙的本体我们又找不到,压根就不存在面对面交涉的可能性,你还想着对他的那俩养女下手啊?那可真就是不死不休了。”奥罗耸了耸肩,这件事唯有等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毕竟从本质上来说,封住了扭曲信息的根源后,扭曲信息这件事就不显得那么着急了,等一两天甚至十天半月也不会死人。
“……关键是那些势力用的理由,你就没有说这个。”阿奇尔翻着那一份文件,那些势力给郑逸尘施压也是毫无理由的,甚至可以说用的理由相当的冠冕堂皇,同样是涉及到了扭曲信息的理由,这也是他们能够将关于扭曲信息的会议给压一压的信心所在了。
简单的来说就是那些势力表示不相信郑逸尘的能力,就算是他一个人怼进了中枢区了,可是这只是让他们相信郑逸尘在这方面有能力而已,别的方面?中枢区谁都知道肯定影响着整个古代遗迹的,而地牢也是古代遗迹的一部分,那条龙一个人在那里面开发,万一操作失误了,导致地牢失效,里面的洋娃娃给释放了出来怎么办?
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和稳定,这件事绝对不能让那条龙一个人去做,他们不信那条龙的能力,除非带着他们一起来,作为大陆上诸多顶尖力量集合的势力,肯能好好的开发好中枢区……
看起来一点毛病都没有,实际上就很艹。
换成谁,谁不生气啊?用这个理由压着,郑逸尘碍于压力妥协了,他们这群施压的能将自己从加害者的范围内摘出去,郑逸尘顶住压力没有妥协,甚至将中枢区给完全的攻略了下来,那么这个理由也能成为他们怼郑逸尘的武器。
什么?那条龙成功了?哼!说不定就是运气好,整个过程就是拿着整个世界的安全做赌注,运气好赌赢了而已,实际上依旧是对整个世界不负责任,巴拉巴拉。
一个理由用的好了,正面反面都能够用起来的,郑逸尘在这方面辩驳?还是那样,他们不信,除非带着他们一起去看看,摸摸,蹭蹭等等,得到了同样的结果之后他们才会相信,反正那个时候能得到的东西都已经得到了,肯定是相信啦。
“这个看那条龙的脸皮厚不厚了。”奥罗摆了摆手,有些事情就这么的艹,像是这个理由带来的影响,并不好消除也不好反怼,毕竟正面的位置都给占了,那条龙想要占个同样的位置,就只能让出来点什么,而不想要占位置的话,那就要承担这个理由带来的后续影响,脸皮厚了,直接无视这方面的影响也很容易,不是多难的事情。
这就看那条龙怎么选择了。
“好了,不谈这件事了,还是多注意一下地下世界的工作吧,就这段时间,地下世界里都发现了超过二十种以前没有遇到过的生物了。”奥罗看着魔机上面的一些图片,地下世界的探索一直都在进行着,作为很庞大的地下世界,这里面的资源还有物种方面,有不少都是地面上没有的,甚至还有人在地下世界里发现了大陆上曾经消失了的材料!
官人官事
绝版的东西能够在地下世界找到,这让那些冒险者们对地下世界的探索冒险更加的积极了,这种新发现算是一种收获,圣堂教会也有着自己的探索队,探索队除了进行冒险者一样的事情之外,就是另一方面的探索了,他们尝试挖出来一个通往地面的通道,可是从探险队组成到现在开始,除了普利地下城关联着的地下世界入口之外,探险队从别的地方尝试挖通的入口全都失败了。
一直往上挖的时候就好像是挖不到尽头一样,根据测算,挖掘的高度早就超出了地下世界的厚度了,可是再怎么挖掘都没有挖出去,这才是最有问题的地方,这个世界有着魔法的力量,对于掌握着魔法力量的人来说,他们并不无知。
发现了不对那就有着新的探索,比如说整个地下世界并非是最初认为的那种单纯就是地下的一个巨大的空洞,而是真的能够当做是一个‘世界’的地方,对于衍生世界这样的存在,虽说世界上的衍生世界已经没有多少了,但相关的记录非常的完整,大陆上的诸多异族和混血异族的根源就是衍生世界,那些异族就是衍生世界存在过的证明。
異世安生
而以前衍生世界的数量还有很多的时候,人类也有不少误入过衍生世界的,所以地下世界这个地方说是一个衍生世界,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无非就是一个特别一些那种,比如说入口一直都是开启状态的独特的衍生世界。
是这样的话,那么向上挖掘挖不出来一个新的出口也就正常了。
“好吧。”阿奇尔点了点头,不再谈论有关于古代遗迹那边的事情了,那边的事情他们虽然沾了点边,但终究是外部人员,没有太多的直接关系,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就行了,真要是没辙了或者是特别需要他们,教会早就将他们给调过去了。
他们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地下世界这边的相关事宜。
“中枢区那边的事情就别想了,不过我能承诺一下之后古代遗迹这边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包括拉布斯特帝国在这边的发展,甚至解决了一些事情之后,你们还能在这边发展的更好。”郑逸尘对拉布斯特帝国的代表说道,本来他的心情很糟的。
被人站在道德高度上面怼的感觉,换成那些能撂翻的,郑逸尘早就一把将对方按在地上摩擦了,跟自己扯这些扯犊子的事情呢?也没见那些人干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时,能保持着心口同步的状态?问题就是郑逸尘很想要那么做,然而现实不允许他那么做,这就非常的不爽了。
好在自家人还是支持他的,郑逸尘不爽了,那就晾着他们让自己舒服了之后再做计较,而不是那种一直劝着说什么大局为重,他知道大局为重,但是在上头的时候更想要的是理解而不是劝告,魔女们对他表示理解,郑逸尘没有在气不顺的时候被压一下,而是让不顺的气顺势的给放了,心情也就慢慢的正常了。
既然正常了,那就要做该做的事情,拉布斯特帝国这边要先处理一下,分一杯羹是不可能的,剩饭?那可以考虑,不过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就是先稳住自己身边的关系网,至于跟自己关系不大的,那爱怎么滴怎么滴,站在道德高峰上面怼自己?
这次他还真就不要脸了,只要他不觉得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好处拿走,之后那些人再怎么站在道德高峰上面对着自己输出,那也只是败犬的哀嚎一样,输出的越狠就意味着他们对于自己越是羡慕嫉妒恨,反过来想,他们那么折腾不就是急了的意思吗?
那么做无非就是损人不利己,外加有没有果子先打三杆子,只要郑逸尘这边无视了道德绑架,那么那些人就一根毛都得不到,一根毛都得不到,他们道德绑架的同时还会生出来更多的闷气咯,毕竟作为道德绑架的一方,他们除了是键盘侠之外,还有就是只要绑架成功就能成为直接受益者的存在,这个才是最重要的重点。
让他们连根毛都捞不到,闷死他们!
对比一下自己失去的只是‘道德’,而他们失去就是快乐,利益啊!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索命,换算一下,自己也要了他们的命,这之后在人为的弄出来一些让那些道德绑架自己,损人利己的货色眼红的事情,他这么一合计,感觉就更舒服了,没什么好说的,就这样整起来。
郑逸尘现在给拉布斯特帝国代表说的话也是一种承诺了,就是之后自己真的支配了古代遗迹,也不会干出来那种赶人的工作,甚至有很大的可能性保持现状,虽然中枢区和他们没有关系了,但是宝库那边图书馆那边以及地牢都能和以前一样,这就挺好的。
当然拉布斯特帝国也不会傻傻的认为郑逸尘真的会那么做,真要是控制住了整个古代遗迹,他必然会有一系列的新规矩,毕竟那个时候古代遗迹都是他家的了,随随便便的保持着现状,那不就等于是在自己的家门口贴着欢迎来抢劫的对联嘛。
所以有些话里的意思听听就行了,眼下不是他们觉得怎么怎么,郑逸尘真的抗住了压力,那就是郑逸尘自己觉得怎么怎么了,拉布斯特帝国在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继续保持着中立状态,郑逸尘不指望他们能在这个时候站队,只要好好的站着,不站歪了就行了,其他的郑逸尘自己解决,他身边的问题就不是随便指望外人就能做好的。
混世農民之無雙奶爸 終極黑洞
之后就是扭曲信息的事情了,这方面的事情怎么说呢,郑逸尘本来是打算等到完成了中枢室的攻略之后在琢磨着摆弄一番,弄出来一个黄道吉日之类的对外说辞后,重新开启这个会议,然而考虑到了之后的诸多影响后,郑逸尘明白了只要自己不要脸,难受的就是那些搞事人的道理,他就对这方面的事情表示无所谓的太毒了。
相关信息他直接丢给了圣堂教会,公开声明的那种,会议?扯犊子的会议,既然大家对这方面的事情都不上心,好像整个世界完蛋了都没有关系的样子,那他还在意什么?想要相关的信息直接找圣堂教会去吧,保持着中立状态的圣堂教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收下了那些扭曲信息的后续研究资料。
独占不至于,共享的同时先提前参考一下那肯定是没关系,同时郑逸尘直接丢出来了这张牌,也算是一种意思的表达了,他真准备不要脸了,那些整活的随便道德绑架,反正劳资就准备接着无视你们办事,郑逸尘的‘决心’随着圣堂教会将那些有关于扭曲信息的研究资料逐渐的放出来,其他的势力也都了解到了。
这可以说是最糟糕的一种接过了,但总的来说他们不用这种方式也没办法,和和气气的跟这条龙说?这条龙会搭理?更别说有的还和这条龙有仇呢,所以和气的方式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相反用这种道德绑架式的方式,得手的概率更大一些,可惜这条龙够顶,现在这方面的可行性也彻底的凉了。
無良寶寶:肥婆媽咪是我的
“什么事?”地下基地了,郑逸尘打着哈欠看着开视频通讯的伊芙,伊芙自由之后在外边玩的挺嗨的,但行为举止方面没有以前那样仗着能力为所欲为了,总的而言是低调了下来,可现在半夜两点的联系自己,这是欠收拾了吧。
“你的俩养女遭到袭击了。”看着郑逸尘拉着的一张脸,伊芙当即略过了卖关子的心思,直入正题的说道,说完之后她看到了通讯画面里得一截嫩白的手臂,双眼不由的弯了起来:“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详细的说说怎么回事。”郑逸尘将萝丽丝伸出来的胳膊放进了毯子里面,下了床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继续保持通讯,首先可以确定,莉莉和泽尼娅肯定没什么事情,不然知道了这件事的伊芙也不会有着如此轻松的表情了。
即便伊芙和莉莉她们关系一般,但她知道那俩女孩和郑逸尘的关系好,出事了还这一副表情,那更是欠收拾,实际情况多半就是她遇到了这件事,然后悄摸摸的介入到了里面,或者是觉得没必要介入,看了一场战斗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