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ekl2c妙趣橫生小說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起點-第722章:我本無意穿堂風,偏偏孤倨引山洪-zz2ow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小說推薦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紫霄宫。
姜神祇嘴角溢出鲜血,望着一直抵达他眉心的长刀一阵失神。
秦斩心念一动,本命天刀直接收回体内:“前辈,得罪了。”
姜神祇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九十七招,同级一战,你只用了九十七招就击败了我,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同级一战的情况下,不足百招就击败了我,就算是当年的武冲霄也不可能做到,可是你做到了。”
“秦斩,你现在有挑战白帝的资格,但是你也要千万小心,不可大意!”
秦斩点了点头:“晚辈明白,面对白帝,绝对不会掉以轻心!”
“对了,你应该也与叶长歌交过手,他在你手下坚持下几招来?”姜神祇说道。
秦斩闻言缓缓的伸出一根手指头。
“一百招?”
姜神祇喃喃自语:“不可能啊,这厮实力精进竟然如此之快?”
“前辈,不要多想,我击败他,只用了一招,虽然有取巧的嫌疑,但是的确是一招。”秦斩进一步解释道。
絕情王爺冷漠妃
“噗!”
姜神祇闻言直接吐了口血水,这也倒不是他的伤势加重了,这完全是他乐坏了:“哈哈哈,一招,叶长歌这厮也太丢人了吧!”
“江山代有才人出啊,属于我们的时代,或许也该落幕了!”
“前辈可别这么说,前辈都说了自己的路比较特殊,而且刚刚与前辈交手,我能感受到前辈的身体好像有些孱弱,甚至比起寻常的神仙境巅峰还有所不如,这是为何?”秦斩说道。
姜神祇说他是一介凡体,可是一介凡体也不改如此脆弱啊。
而且他是姜家的嫡系,怎么可能会是一介凡体,他的身上应该流淌着天帝的血脉啊。
即便经过了无数代传承,他体内的帝血即便是再稀薄ꓹ 其体质也能堪比寻常的先天体质吧。
而且他体内的帝血会随着修为的提高而不断地净化,苏醒ꓹ 到了如今他这个修为,按照道理来说体质应该不弱于寻常的圣体拥有者才对!
武嘯陰陽
“神灵世家,天帝血脉ꓹ 这些对于早年间的我来说是天大的助力,可是随着修为的增加ꓹ 我体内的帝血反而成为了羁绊。”
“所以我在几十年前就将体内的帝血逐渐的斩去,前不久刚刚彻底清除了体内的帝血ꓹ 使自己变成了一介凡体。”
“我想要在成圣天劫之中接受洗礼ꓹ 形成属于我的血脉和体质,到那个时候,我才是真正的我。”
謎案為媒:警夫太兇猛
“不过即便没有了帝血,我的战力也没有削减多少,而且之前与你一战我也尽可能避免了短兵相接。”
“所以说,刚才那一战我没有放水,你的实力的确已经大大超出了现在的我ꓹ 你已经具备与白帝一战的实力。”
“其实说实话,我到真的想看看ꓹ 你和白帝一战ꓹ 到底谁会胜出!”姜神祇笑着说道。
“其实我也想知道我与白帝一战ꓹ 究竟是他死ꓹ 还是他亡!”秦斩淡然说道。
姜神祇:“……”
这小子说话一直都是这么嚣张吗?
“与白帝一战,你想定在哪里?”姜神祇说道。
“打到哪里ꓹ 就算在哪里!”
秦斩说道ꓹ 他看了一眼姜神祇:“前辈的伤势没有大碍吧?”
“休养几天就能痊愈ꓹ 武者的寿元虽然短,但是武者的生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ꓹ 我虽然没有达到圣境,没有真正掌握滴血重生的能力,但是寻常的伤势根本不能伤到我的根本。”姜神祇说道。
秦斩闻言点了点头。
醫臨異界
他的体魄比起姜神祇来恐怕还要恐怖十倍百倍,如果是他受了这种程度的伤,恐怕只需要几柱香的时间,便可以彻底痊愈。
他现在只要不是脑袋被人彻底打碎,即便是缺胳膊断腿也能快速的长出来,虽然没有达到滴血重生的境界,但是最起码也能称得上是不死之躯!
“对了前辈,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要询问一下,白帝妖神转世的传言到底是真是假?”秦斩询问道。
“武界无轮回,他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妖神转世,再说了,即便是妖神转世在神仙境也未必能够比他强大。”
“妖族的武道绝巅者也不在少数,古往今来的妖帝、妖神能够做到他这一步的,也是少之又少,甚至就算是金翅大鹏一族的始祖,在神仙境巅峰时也未必有他强大!”姜神祇说道。
“对了,提起金翅大鹏一族,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早年间武帝曾经与白帝交过手,虽然没有分出胜负,但是却在白帝身上揭下一片鳞片。”
说着秦斩还拿出了这一枚来自白帝身上的鳞片。
鐵血雄風
这枚鳞片一直在皇庭的内库之中存放着,这也是秦斩在派人核查、清点内库无意发现的。
姜神祇接过秦斩手中的鳞片仔细地观察了一下,他皱着眉头说道:
“这真的是从白帝身上揭下起来的,可是这看上去像是一片龙鳞啊!”
“难道说当初白帝和武帝交手的时候穿着一件龙鳞制成的内甲?”
“还是说白帝将自己的翎羽炼制成了麟甲形状,可是这好像不太可能啊,他的本尊好像是一只变异的白金大鹏,乃是金翅大鹏之中的变异种,极其的强悍。”
“可是他的身上怎么会有鳞片呢?”
秦斩闻言说道:“前辈见过白帝的本体?”
“没有。”
姜神祇摇了摇头:“妖族只有在拼命的时候才会本能的施展出本体,可是白帝崛起很早,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妖族之中的第一高手。”
天生倒黴蛋
“因此没有人可以逼得他拼命,更没有人逼得他施展出本体来,白金大鹏这是公认的,料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错误才是。”
秦斩也闻言点了点头:“那兴许是当初存放入库的人记错了,这可能不是武帝和白帝一战之中从白帝身上揭下来的,也许是与龙皇一战,从龙皇身上揭下来的。”
“毕竟当初妖兽山脉一战,武帝追杀青蛟王被龙皇拦住了去路,也许是那一战之中,武帝从龙皇身上揭下来的一片鳞片。”
姜神祇面露疑色,但是却没有再过多说。
獸王強寵:逆天聖靈師
“这些都是小事,管他白帝是白金大鹏还是浑身长满鳞片的变异大鹏,这些都是阻拦不住我与他一战的决心。”
“前辈有伤在身,晚辈就先行告辞了。”秦斩说道。
“武道一途,功法武技我是没有什么好教你得了,因为你已经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那我就送你一句话吧。”
“雄图霸业谈笑间,不若人间一场醉。希望你凯旋归来之后,不要迷失了本性和本心。”姜神祇说道。
“我本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皇图霸业非我意,平平淡淡才是真。前辈的教诲,我记住了。”
秦斩闻言点了点头,又感慨一句:“可是人从来都不只是为自己而活的,有的时候大势推着你,不得不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