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疑小說

q1glv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一百八十八.它們來了推薦-qoxeo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我是伦德城的城主瓦伦泰尔,暂时的。你们是过来帮忙的驱魔人?”瓦伦泰尔放下鹅毛笔,询问声在空旷大厅回荡。
“并不是,我们没有对付蒲公英的特殊方式。”
瓦伦泰尔有些失望,伸手揉动眉心,忍耐着什么痛楚:“请告诉我你们的来意,两位驱魔人。”
陆离说明来意,同时告诉他弗拉伦德城已经不再适合民众生存,以及让他们想办法联系驱魔人联合组织和南方的城市,警告他们,蒲公英群正往宁静平原移动。
“弗拉伦德疗养院么……我没有印象,不过这个名字应该不会很难找到。福特,去问问安全区的老人。”
侍者退出大厅,瓦伦泰尔的目光重新落在中间的二人身上:“风向的事不用担心,我们在半小时前就联系了周围城镇。”
無敵桃花命 妖刀
“至于你们说的要抛弃伦德城……它们不会腐烂吗?”
“不知道,但拿几十万人口去赌这微不足道的几率并不聪明。”
尽管几十万人的迁徙同样是个麻烦,但蒲公英会卷土重来造成的危害更大一些。
“也许你们是对的,我们承担不起再来一次的代价。”瓦伦泰尔透露出的语气没有多少对这座城市的留恋,或者说比起城市,这里的人们对他更加重要。
“我曾想过这点,但内心的侥幸和对伦德的依赖劝说我也许不会发生……是你们让我清醒下来。你们是对的,我们得离开这里。”
瓦伦泰尔身体前倾,认真注视着陆离:“你们可以留下帮助我们的人民吗?”
陆离回答之前,一道凄厉喊声忽然在大厅门口响起。
愛妃好甜:邪帝,寵上天! 原來
“它们回来了!”
啪——
冲进市政厅身影摔倒在地,吃力地爬起来,捡起脱落的鸟嘴面具扣上。
“在这个时候?”瓦伦泰尔显然知道它们指的不是蒲公英,而是另一种存在:“它们在哪里?”
重生之盾禦蒼穹
“三十分钟前就在补丁街……那个可怜女人被迫吃掉了自己的丈夫。”身影绝望高喊,仿佛“它们”拥有令人恐惧的力量。
“我知道了……”瓦伦泰尔再次揉起额头:“让清道夫疏散那里的民众,把他们带到安全区……算了,带他们来市政厅外面,消毒后我有计划要安排。”
惶恐的身影退去,陆离收回目光:“谁回来了。”
“那两个肆虐韦恩福特郡的魔鬼,其中一位曾经是弗拉伦德城的骄傲……萨拉和亚当。”
它们在陆离和安娜刚刚抵达弗拉伦德城的时候也来了这里。
先生止步:誤惹危險女人 黑色妖姬
会是巧合么?亚当后悔了,还是萨拉察觉到什么?
安娜想要让陆离离开,但在说出口之前,陆离已经对瓦伦泰尔说:“我们打算留下来帮忙。”
“十分感谢两位帮忙。”瓦伦泰尔的感激真实存在,韦恩福特郡对宁静平原的那些人来说等于乡下,这里也的确是个穷地方,以至于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居然只有一支驱魔人家族驻扎,而这支驱魔人家族和三大组织的驱魔人又在几天前前往艾伦王城……现在的他们需要任何援助——
“你为什么会说其中一个曾是这里的骄傲?”安娜目光从陆离脸庞挪开。
除了相似的过程与结局,他们对萨拉和亚当的真实故事并不了解。
“萨拉在一百年前曾是弗拉伦德城邦的一位议员。她继承了父亲的爵位ꓹ 美丽、年轻、聪慧,以及最重要的……单身。那时的伦德人人都知道她ꓹ 一部分源于名气,一部分源于她做的事。”
“收容难民和无家可归的人甚至不介意他们住在自己的庄园,可以与任何人哪怕乞丐成为朋友ꓹ 待人友善。在虚假未被戳破前她甚至曾被认为会接替老城主成为伦德第一任女性城主。”
“但谎言终究是谎言,她的崛起威胁到一名老牌贵族ꓹ 他本该像是传统一样接任下一任城主,而现在一切都被流星般出现的萨拉夺走。作为政敌ꓹ 那名贵族不留余力的攻击与挖掘萨拉的负面ꓹ 并真的被他找到了证据。”
“那隐藏在一切光鲜外表下的污秽。”
“萨拉在进行邪恶的献祭仪式。那些因她的提议而成为伦德居民的外来者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失踪,住在她的庄园的难民总是会有人消失不见……当萨拉因为确凿的证据被关进地牢,而人们撬开庄园地下室后,发现了堆积如山的尸骨。”
血戰天下 寂無
“民众们出奇的愤怒,众望所归中萨拉被很快执行绞刑,广场上千人见证中她被吊死在绞刑架上。一切本应该就此结束,但在几天后……她又回来了ꓹ 带着她的扭曲,仇恨ꓹ 还有爱人。”
讲完的瓦伦泰尔轻声咳嗽起来。
这是个坏人没有受到应得惩罚的坏结局。
当然ꓹ 对萨拉来说ꓹ 没什么结局比这更好。
“它们在几十年前就离开了伦德。”咳嗽后瓦伦泰尔又沙哑着声音说起。“不过它们的故事一直在伦德流传ꓹ 即使是几岁的小孩子。但想不到这个时候它们会再次回来……”
只有蠢货和想抓住救命稻草的人才会觉得它们回到正被蒲公英入侵的弗拉伦德城是为了救人……它们的目的和蒲公英没有区别——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它们杀人的速度赶不上蒲公英……我接下来会制定撤离计划,两位ꓹ 请你们先和我的助理去感染区帮忙ꓹ 你们需要的信息稍后会送到面前。”
城主助理走进来带路ꓹ 离去前,陆离想起一件事:“暂时的城主是什么意思。”
瓦伦泰尔坦然告诉高层的丑闻:“原本的城主在知道它们来了后从通往城外的暗道逃走了ꓹ 副城主得尸体被找到时已经成为了它们的温床。不过也有好消息,那条暗道现在是我们离开城市的最好方法。”
他们跟随城主助理离开市政厅,
“为什么要留下帮忙而不是离开?”安娜轻声询问陆离。
安娜不喜欢,或是说不赞成陆离的选择。她意识到变化的不止自己,还有他——曾经的陆离绝不会将自己放置在危险中。
“它们也来了这里,我们直接去疗养院可能会被发现。”
“你知道我想问的不是这个。”
天才傭兵
片刻沉默,陆离说道:“因为人性。”
一种更虚幻,只存于思想上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