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sh5bn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1255再鑄鼎 起點-第740章 山河變色分享-nu9x3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12月12日,蓟州,渔阳县。
昨日又是一场大雪,厚厚的白毯覆盖了北地河山。今日即使已经日上三竿,室外仍然有削骨的寒风,非得必要,实在是不想出门。
“还是出门看看吧。”城南宣安坊的员外刘福裹紧了身上的厚棉袍,戴上狗皮帽子,叫上儿子刘弘方一起出了门。
刘弘方被冷风一吹,打了个哆嗦,连忙扎紧披风,抱怨道:“爹,咱有必要出去么?你就是去街边迎了,那东海军又有几个能记住你的?反倒是看在有心人眼里,万一朝廷打回来了,不好办啊……”
刘福敲了他脑袋一下:“你糊涂啦?月初安童丞相的大军自蓟州过时那狼狈的样子没见过?要是他们还能打回来,我跟你姓!”
刘弘方嘟囔道:“那不还是姓刘么……”
刘福又踢了他一脚:“你小子还真想骑你爹头上啊!”
然后他叹了口气,又道:“你也别不服气,咱蓟州在大元治下才几个十年啊?你爷爷当年可是见过改朝换代的,那时候杀的那叫一个血流成河……也得亏渔阳城的宿老还有不少,知道厉害,东海军一来就开城了。你可知道卢龙城?邻坊翟员外的老姐姐当年外嫁过去,上个月孤苦无依投奔过来,那个惨啊。要是落到咱家头上,老子我年纪大了或许能保一条命,你这小子肯定逃不掉了!”
刘弘方被吓了一跳:“这么狠?那,那是得恭顺恭顺。呃,爹,他们不会要我们纳捐什么的吧?”
陰陽薩滿 太乙榛仁
刘福叹道:“谁知道呢,不过要是花点钱能买个平安,也算是幸事了。先出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造化呢?”
山炮少年混都市
说着,他们就出了坊,路上又遇到了一些同样是去东门“迎王师”的市民,打了招呼,一起往主街上走去。
如今的东门附近已经被东海军控制,东海兵穿着红色大衣、背着步枪,在城墙上和大门内外来回巡视着。刘家父子不敢多看,挤进了街旁围观的人群里。
过了一会儿,城中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来到了城门口ꓹ 亲自举着竹竿放起了鞭炮,红纸四散飞开ꓹ 给白雪地铺了一层红皮。
等到噼噼啪啪的声音结束,一队东海兵便从外部进入了城门,在街旁列出了两道人墙——然后ꓹ 一队身着银甲、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兵,便以整齐的步伐ꓹ 踩着覆纸的雪地,走进了城中。
“喔啊!”刘弘方惊叫了起来ꓹ “好俊的马ꓹ 好俊的兵!”
亡靈法師山德魯 銀灰冰霜
刘福感叹道:“看看,跟前阵子那些丢盔卸甲的元兵完全不同,这才是威武之师啊!怪不得以一千破十万了啊!”
这时,突然有个富态的家伙拿了把扫帚冲到了街上,对着路面上的雪扫了起来,还一边喊道:“不能让王师湿了鞋,在下白双虎ꓹ 愿为王师前驱!”
刘福定睛一看,果然是北街坊的白员外ꓹ 顿时怒骂道:“这个白老虎ꓹ 平日鱼肉乡里ꓹ 这时候倒装起良民来了!”
我是忍者之神 時間流轉
白双虎的举动启发了观众们ꓹ 顿时又有几个人跑到了街面上,用随手捡来的木板之类的东西刮起了雪ꓹ 还不忘了自报家门:“在下周二……”“富平坊陈充……”
刘福一跺脚ꓹ 拉着儿子道:“走ꓹ 我们也去!”
刘弘方往周围扫了一圈,能用的东西都被抢光了ꓹ 于是说道:“爹,要不我跑回去拿两把扫帚回来?”
刘福喊道:“来不及了……就这样吧!”
说着,他直接奔到了街面上,用双手把积雪往路边扒拉过去,还大喊道:“宣安坊刘福喜迎王师!”
他也没戴手套,赤裸的双手直接插进冰冷的雪中,很快冻得通红。但不知道是不是反而冻麻了,这个老员外也不喊冷,反而面带着笑意。
“爹!”刘弘方傻眼了,但看到周围人也学起他爹的样子用手扒起了雪,也没办法,趴到他爹旁边,一起扒拉了起来。
另一边,率队进城的那个骑兵上尉见了这幅滑稽场景,哭笑不得。
乖乖,你们扫雪就扫雪吧,挡什么路啊?
他只好对前面一抱拳,喊道:“各位父老乡亲,心意我们领了,不过无需这么劳动诸位,我们自行走路即可,还请各位让开吧!”
白双虎和刘福等人听了一愣,又唯唯诺诺往两边躲开。
上尉想了想,又掏出一把红纸片,往两边抛洒过去,喊道:“这些‘平安符’,就答谢诸位了!”
“平安符?”刘福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然后跳起来抓了一枚过来,发现果然是个小红纸包,上面写着“平安符”三个字。他顿时大喜,推着儿子说道:“快,快,再请几枚过来,这平安符,保平安啊!”
其余人等也都反应了过来,挤在一起争抢起了这些珍贵的护身符。
艷客劫 小魚大心
上尉看了他们一眼,摇了摇头,叹道:“人心,人心啊。”然后带队继续前进了。
……
玉田大战后,东海军的凶名传遍了燕地,愿意为旧王朝陪葬的人少之又少,所到之处几乎是望风而降。
至本月中,四野光复了蓟州的渔阳、遵化、平谷三县,勇敢旅光复了三河、香河二县,封锁住了燕京的东部。
二野回头向西,光复了燕京东南的东安州(廊坊)、永清、固安州,封锁住了燕京的东南方向。
蟒妻
而在上个月,南线的华东师(由三野、海外旅和一些零散部队组成)已经夺取了河间府,又向西北攻入顺天府(保定)。顺天府是张柔的老巢,张家虽然被元国朝廷拔除,但当地还有不少余脉,在张弘范这个地头蛇的呼吁下群起响应,使得这座重镇轻松易手。此后又一路势如破竹,到此时已经攻取了涿州,堵上了燕京的南大门。
三路大军齐聚,虽离燕京尚有一段距离,但也形成了合围之势。
现在阻挡他们的,与其说是敌军,不如说是严寒的天气——如今正是三九隆冬,天寒地冻,若是保温措施和补给跟不上,非战斗减员非得数倍于战斗减员不可,所以万万不能冒进。
所幸占领的诸县城粮草储备充沛,缓解了大部分的补给压力,而如今元军野战兵力已经大部分丧失,也不用担心他们出来找事。所以前线军官与后方指挥部商议后,决定先把兵力按营分散驻扎到各城里,躲过这段最寒冷的日子,让官兵们过个年,顺便也巩固一下对占领区的控制,再继续进攻。
自从当年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至今已经过了三百余年,期间除了北宋童贯曾经短暂地收复过燕京,其余时间此地都未曾在中原政权治下。如今是时候改变这个状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