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聞

此“小霸王”非彼“小霸王”? 背後“金主”深陷資金危機


此“小霸王”非彼“小霸王”? 背後“金主”深陷資金危機

廣受關注的“小霸王申請破產”事件,近日有了最新進展。

11月10日,受“小霸王”品牌持有人委託,廣東益華集團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廣東益華”)在小霸王官網上發表聲明稱,近期“小霸王被申請破產”的小霸王實際上是小霸王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小霸王文化”),系曾與小霸王合作的第三方經營運作VR產品開發方,現與“小霸王”品牌或產品無任何關聯。

“以小霸王被申請破產爲題是做噱頭博眼球,嚴重損害了品牌形象,給小霸王各項目公司造成重大損失!”廣東益華在聲明中表示。

不過,《證券日報》記者瞭解到,廣東益華背後的港股上市企業——益華控股深陷流動性危機久矣,且至今爲停牌狀態,未來或有“退市”可能。公開資料顯示,益華控股的全資附屬公司廣東益華百貨有限公司(下稱“益華百貨”)是小霸王文化的大股東;此外,益華控股的董事會主席與廣東益華法定代表人同爲陳健仁。

童年回憶“小霸王”已物是人非

教育部發布研究生導師“八條準則”

在20世紀末,風靡一時的小霸王遊戲機是衆多80後、90後的童年回憶。資料顯示,小霸王前身是中山市怡華集團旗下的中山日華電子廠;1989年,“步步高”品牌創始人段永平成爲該廠廠長,在看到國際上任天堂FC遊戲機的發展勢頭後,段永平帶着小霸王轉型做了遊戲機。

從“山寨”遊戲機到1993年的第一代小霸王電腦學習機,藉着個人電腦尚未普及的時代契機,小霸王的產值一度高達8億元。但隨着1995年段永平出走,個人電腦的普及和“紅白機”(即“任天堂FC遊戲機”)的沒落,小霸王開始走“下坡路”。

直到2016年,小霸王宣佈正式簽約國際知名的遊戲芯片供應商AMD,將向後者定製VR遊戲主機芯片,並曾在2018年發佈了曇花一現的“小霸王Z+”遊戲主機,但並未獲得消費者認可。2019年,小霸王遊戲機團隊宣告解散,曾與小霸王合作開發VR產品的小霸王文化也在今年被申請破產。

2021男籃亞預賽改爲賽會制 中國隊小組對手不變

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張書樂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小霸王用遊戲主機自救,在沒有相應配套主機遊戲廠商支持的前提下,其實一開始就難以成功,也無法與遊戲電腦或電競手機相匹敵。“加上游戲主機的盈利模式,大多是通過按低成本價搶佔市場,再借助遊戲銷售分成來獲得收益,想從主機的銷售上直接獲利也不現實。”

值得一提的是,據聲明內容,當前的“小霸王”品牌是由持有人授權廣東益華管理經營,並通過商標授權和商號許可的方式與第三方合作各類產品的生產經營活動,目前已有數十家以“小霸王”爲商號的項目公司生產經營產品。在這種模式下,市面上貼牌爲“小霸王”品牌的產品比比皆是,涵蓋家電、燈飾、廚衛等多個品類。

“小霸王早前也曾有過貼牌銷售的套路,這也是藉助所謂的情懷搏眼球,再逐步消費品牌的最後存在感。”張書樂對此評價稱,“一些老品牌的消亡,也走過同樣的路,但情懷是一個高度易耗品,且沒有強力產品支持,本身也難以促進銷量。”

益華控股深陷資金危機

天眼查APP顯示,近期被申請破產的小霸王文化前身爲“中山市大盛文化影業有限公司”。2016年,益華百貨入股,陳健仁等人加入公司核心層,該公司從影視業轉型至遊戲行業。

隨着“VR遊戲主機”項目的失敗,2020年初,“益華系”的陳健仁等人開始退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從方鴻祺變爲馮寶倫。如今,小霸王文化官司纏身,被執行案件多達46件,還有處於民事一審程序的民事案件15件。當前,益華百貨仍是小霸王文化的主要股東之一。

當下,由於資不抵債,益華控股同樣處於被申請清算狀態,且因遲遲未能發佈經審計後的2019年年報而停牌至今。據公告,若公司未能在限期內完成相關復牌指引指標,完成復牌,其上市地位或將被取消。

此外,小霸王文化法定代表人馮寶倫和益華控股的董事會主席陳健仁,目前均已被列爲“限制高消費人員”。

鄭州高質量建設中原科技城 創新名片越擦越亮

公開資料顯示,益華控股主營業務包括百貨、超市、電器和物業投資開發等,其旗下的“益華百貨”在中山市具有一定知名度。然而,據益華控股“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未經審覈全年業績公告”(以下簡稱“公告”),2019年,公司實現營收6.13億元,同比下滑20.7%;此外,實現淨利潤虧損5.83億元。

看懂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程宇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公司主營業務是百貨業。如果考慮今年疫情對上市公司營收的影響,公司的情況將較2018年更加惡化。因此公司保住上市公司地位的難度將大大增加,希望更加渺茫。”

公告還顯示,截至2019年年底,益華控股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爲8320萬元,流動資產總值約爲11.55億元。相應的,公司同期的未償還借款約爲6.56億元,流動負債總額約爲20.19億元。

程宇進一步補充,“從公司賬面資產來看,主要資產爲物業資產,但該資產流動性較低,且對應有大量負債。在當前央行推出三條紅線監管政策之下,願意出資收購的接手方恐怕相當有限,這對公司處理資產擺脫流動性危機又將造成新的約束。”(記者 趙學毅 見習記者 林娉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