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pyapf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第158章 結古寺住持推薦-ma9z9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吐蕃,玉树结古寺。
深夜。
首座巴梦、玉霍、扎让三人呈三角状,一声不吭地快步行走在一条由嘛尼石垒砌而成的通道之中。
通道的墙壁跟道路,皆是由刻满六字真言的嘛尼石组成,每走一步脚下便有经文光华闪烁,犹如脚踏莲花般。
一具由袈裟包裹着的尸体,正诡异地悬浮在空中,并紧紧跟随三人的脚步前行。
三人的脚步,一直走到通道的尽头才停下。
上古強身術
而在通道的尽头,是一扇刻有无数经文的石门。
“弟子巴梦。”
蝕骨婚寵
“弟子玉霍。”
“弟子扎让。”
“弟子……八……思……”
“求见住持。”
三人齐齐双手交叉贴在胸前,向着那扇石门行礼。
最为诡异的是,那具被袈裟包裹的尸体,此时居然也发出了声响。
只不过这声音僵硬且迟缓,更像是从腹部发出的。
“进。”
一个空灵而悠长的声音从石门后方传来。
而这声音响起的一瞬,整个通道内的嘛尼石刻尽皆亮起,阵阵如同絮语般的梵音在通道内回荡。
“谢主持。”
“谢……主……持……”
三人再次行礼。
而在三人低头的瞬间,那石门上道道闪烁金色光华的经文,忽然组成一条条细长的手臂从门上伸出,然后只在一瞬便将三人连同他们身后那具被鲸鲨包裹着的尸体一起,拉入了门内。
门内的世界,就像是换了一片天地。
位面奇幻之旅 老麻雀
三人头顶繁星点点的明朗星空,脚下则是一片荡漾着波光的水面。
而在这片天地的中心处,耸立着一座红色高塔。
一条条闪烁着金色经文光华的经幡,从那红塔塔尖拉下来,布满了这整片天地。
“不是跟你们说,佛诞之前莫要打搅为师吗?”
緋聞巨星 滿地梨花雪
结古寺主持的声音,从那红塔内响起。
在他说话的同时,红色高塔骤然亮起,那一条条经幡更像是“烧着”了一般,蒸腾起火焰般的金色光华,就连三人脚下的水面里也开始升腾起金色的火焰。
首座巴梦、玉霍还有扎让三人有些紧张地对视了一眼,最后才有巴梦上前躬身道:
“回住持,八思师弟遇害了。”
而在他说话间,那具被袈裟裹着的尸体,自动飞到了三人前方,最后躺在了水面上。
“何时被杀的?”
红塔内住持的声音再次响起,而这一次那经幡之上的升腾起的金色火焰,燃烧得更加剧烈,似是在展示着住持此时的态度。
“一天前。”
首座玉霍上前。
“死在何地。”
红塔内的结古寺住持再问。
“死在吐蕃境内,但与六诏只有一山之隔。”
首座扎让上前。
“凶手为何人?”
住持又问。
“恕弟子无能,八思师弟遇害之时周围无任何打斗痕迹,头颅直接被割去ꓹ 看不出致命伤在何处。不过此前八思师弟受可汗诏令前去六诏协助蒙巂诏等五诏刺杀南诏皮逻阁,故而弟子猜想此事应当跟南诏有关。但弟子实在想不出ꓹ 南诏有何人能在吐蕃境内,无声无息地取走八思师弟性命。”
“故而我等以定神咒,锁住了八思师弟魂魄于腹中ꓹ 想借师父您的溯光咒,看看行凶者究竟为何人。”
首座巴梦一脸惭愧地躬身道。
“既是死在吐蕃境内ꓹ 就算知道行凶者为何人,用处已经不大。”
红塔内结古寺住持的声音悠悠响起。
听住持的意思ꓹ 似乎不太愿意管此事ꓹ 三人皆是一脸吃惊。
“知道行凶者为何人,至少能够让我寺内弟子多加防范,还望师父成全。”
首座玉霍一脸紧张地请求道。
“还望师父成全。”
两位两名首座也是齐声请求道。
主持的话他们自然明白,但八思首座与三人情同手足,这个仇他们不可能不报。
“不是不愿给你们看,是怕你们看了心境受损。”
红塔内住持的声音依旧平静,但语气之中隐约透着一丝无奈。
死亡回憶 黑眼圈
“还请师父成全。”
能令师父感觉到无奈的事情ꓹ 三人心头皆是一震,不过即便如此ꓹ 三人依旧坚持道。
“仅因为害怕心境受损ꓹ 便视而不见听而不闻ꓹ 这并非吾等所修之法。”
巴梦首座补充了一句。
“也罢ꓹ 汝等得结古寺庇护日久,也是该让汝等瞧一瞧寺外天地。”
红塔内的住持终于被说动。
而在他说话间ꓹ 那具被袈裟包裹住的尸体忽然蠕动了起来ꓹ 最后“撕拉”一声袈裟碎裂ꓹ 一具无头尸从湖面站了起来。
“师父,师父ꓹ 师父……”
这具无头尸一边在原地打着转,一边嘴里不停念着师父。
“徒儿,还记得你的名字否?”
红塔内,主持声音响起。
古穿今大腕照樣撲倒
而在他声音响起的同时,道道金色经文组成的锁链自红塔之中飞出,将那不停打转的无头尸锁住。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师父,我是谁?”
誓不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无头尸面对这红塔,不停地重复着同一个问题。
“你是八思。”
红塔内,主持的声音如洪钟般响起。
而这一声过后,无数道金色经文开始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从湖底,从经幡之上,从红塔锁链之中钻出,不停地从钻入他脖颈处的伤口。
“我是……八思!”
最终,一颗由金色符文组成的头颅,从那无头尸上生出。
而在八思记起自己名字的同时,这片天地骤然变化,直接变成了吐蕃与六诏边境处的那座茂密山林。
就像是情景重演一般,换了颗头颅的八思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调息。
等到调息片刻之后,三人只看到他忽然一脸愤怒地起身大骂了一句,然后没等他把这话说完,一道剑光,好似天外飞仙般破空而至,一剑将那他头颅斩落。
随后这片天地恢复如初,八思则是躺在了地上,脑袋上经文组成的头颅随之消散。
巴梦首座等三人,此刻皆是一脸目瞪口呆地呆愣在原地。
而让他们呆愣在原地的,并非是亲眼看到了师弟被斩首,而是那自天外飞来斩向自己的师弟的一剑。
这一剑自出剑至斩下八思首级,完全是无迹可寻,无法可挡。
三人试问站在八思位置的是自己,只怕也没能力挡下这一剑。
迫嫁:帝妃難寵
“你们也莫要气馁,除了几个老家伙,年轻一辈人中能挡下这一剑的,不超过三个,此子已非池中之物。”
红塔内结古寺住持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师弟之仇……”
尽管如此,那玉霍首座依旧一脸的不甘心。
这一剑不只是斩下了八思的头颅,还近乎毁去了其大半神魂,只勉强留下的一魂两魄,这种情况想要救活过来,几无可能。
“马上便是山海会,到时候你们自然有机会与此人切磋。”
红塔内结古寺住持悠悠道。
“这次那人故意将八思师弟斩杀在吐蕃境内,分明就是在羞辱我们吐蕃修士,让我们就算知道是他干的,最终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扎让首座一脸气愤地闷哼了一声。
“除非直接与大唐开战,否则在不犯国境的前提下,我们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首座玉霍同样也是一脸的郁闷。
“至少十年内两国不可能彻底撕破脸皮。”
首座巴梦摇头叹了口气。
“此事,你们是否曾上报布达拉宫?”
瘋狂反穿越 長生劍
结古寺住持的声音再次响起。
“昨日便已经上报。”
首座巴梦当即回答道。
“那边不用担心了,他们有对等应对之策。”
结古寺住持淡淡道。
“对等应对之策?”
三人皆是不解。
“早在去年,布达拉宫便已经寻到了真佛转生的双生圣童,他们应该不会错过这次让圣童崭露头角的机会,不然那白玉寺便当真地从布达拉宫搬走了。”
结古寺住持道。
“圣童……圣童此次会出手?!”
巴梦三人闻言,皆是一脸的兴奋。
红塔内的住持并未回答,而是向三人吩咐道:
“八思得尸首留在我这里,我来想想办法,你等速速回庙内闭关修习,今年山海会,莫要给我结古寺丢脸。”
“是!”
“定不负师父厚望!”
三人一听这话更加兴奋了起来。
……
六日后。
大明宫,明皇寝殿内。
批阅了一晚奏章的明皇此时已经沉沉睡去。
不过原本极少做梦的他,今夜却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恶梦。
超常少女正在全力破壞我的日常 八雲綠
梦中他来到一处陌生的宫殿,宫殿内两名身上都挂住佛珠的孩童,正手牵手地笑看着他。
而当他想要靠近那两名孩童之时,却忽然发现,那两名孩童手上,正各自拖着玉真公主跟皇后的头颅。
“阿妹!惠妃!”
明皇猛然从恶梦之中惊醒。
惊慌之中,他转身看向床榻一旁的惠妃,发现她好似也陷入了恶梦之中,满头冷汗,呓语不止。
“来人!宣真武司贺知章入殿!”
明皇声音有些焦急地向寝殿外大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