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b4q1p人氣小說 紅樓大貴族 ptt-第622章 見包冉看書-pchig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跟随太上皇来到熙园,等候在濯尘殿的外殿,等到太上皇彻底安顿下来再次召见的时候,已经临近黄昏。
在太上皇的寝殿之内看见太上皇,或许是回到熟悉的住所,太上皇怜精气神都显得好了不少。
他并没有躺着,而是靠坐在宽大的暖炕之上。面前,居然还摆放着一张棋桌。
冯祥见贾宝玉行礼之后略显呆愣,提示道:“靖王殿下,还不坐下陪老皇爷手谈一局。”
贾宝玉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走到炕尾坐了。
太上皇也不说话,待他坐好便当先行了一子。
贾宝玉思忖,太上皇或许是连日来躺在病榻上,烦闷了想要活动活动头脑、筋骨。
因此也没说话,默默陪他走棋。
太上皇的动作明显不如以前轻松流畅。不过虽然慢,但是他并不显得急躁,每一步,都走的很稳。
贾宝玉当然不会表露出丝毫不耐,甚至偶尔故意拖延一些落子的时间,让整个对局看起来更和谐一些。
他也没有存心相让。
太上皇显然是爱棋之人,而且棋艺精湛。
他要是如一般俗人那样坐在太上皇对面唯唯诺诺、不敢走子,太上皇虽然未必会见责,但是心中自然无趣,往后,或许也就不会再想要叫他对弈了。
当然,不让不等于要全力以赴,一决生死。太上皇毕竟是尊者,且如此大的年纪,他的棋锋自然也不能太过于凌厉。
若是仗着年轻精神力足,频频释放杀招,形成逼迫之势,那更是蠢笨无比。
所以,若是能够做到尽全力防守,让太上皇能尽情进攻,最后酣畅淋漓的制胜才是最好的。
就在他内心暗暗思索着如何才能尽量做到这一点的时候,太上皇忽然开口道:
魅惑冷情公子
“你可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世?”
贾宝玉精神顿时一震,就要起身,却被太上皇摆手压下。
迟疑了一下,贾宝玉回道:“回太上皇,景桓心中有过疑惑,却并无怀疑。”
太上皇不置可否,落了一子,
贾宝玉继续道:“太上皇仁圣无双ꓹ 洞察宇内,既下圣旨澄清景桓的身世ꓹ 景桓自无怀疑的道理。
能承继太上皇的血脉,这是景桓之幸。
但是景桓毕竟从小生活在贾家,对于身世之事一无所知ꓹ 虽然庆幸能得太上皇宠信,也不敢虚言欺骗ꓹ 景桓心中,是有一些疑惑的。”
贾宝玉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顺耳。
“从小生活在贾家?”太上皇似乎也有些意外ꓹ 他问道:“你就真的一点也记不得以前的事了?”
贾宝玉心头微微一凛ꓹ 听太上皇这话,显然,他曾经“得过离魂症”的事太上皇也是知道的。
看来关于皇室血脉果然没有庆幸之说,太上皇只怕早已将他过往所有的事迹都查过一遍了……
“不敢欺瞒太上皇,景桓,景桓将满十二岁之时生过一场重病,后来虽然侥幸得愈ꓹ 但是却将之前的所有事情遗忘……”
因为不知道太上皇都知道些什么,所以他不敢撒谎ꓹ 只能“实话实说”。
太上皇看着他ꓹ 忽然摇摇头ꓹ 道:“你可还记得ꓹ 当晚朕在行宫之内曾与你说过,待回京之后ꓹ 便告诉你的身世……”
“景桓记得ꓹ 恭请皇祖父赐告。”
太上皇摆了摆手ꓹ “先下完这局棋。”
贾宝玉心中虽然有些急切,闻言也只能躬身点头ꓹ 继续对弈。
一时对局结束,侍从们上来收拾残局,太上皇才对立在身边的贾宝玉道:“皇帝大丧,宗室中也没有得力的亲王主持,朕听闻你是署理过好几桩白事的,经验丰富,此事便还是你来主持吧。
把它用心办好,莫要堕了皇家的威严。”
贾宝玉觉得太上皇这话一定是带有嘲讽意味的,但是他老人家没有表现出来,他也只能一本正经的应下。
太上皇交代了这一句话就闭目养神,完全没声响了。
贾宝玉有些傻眼,说好的下完棋告诉答案呢?
冯祥走到他身边,悄悄扯了他一下,以手示意了方向。
贾宝玉会意,跟着他出了寝殿。
“冯总管,您这是……?”
冯祥回头,老脸如菊花一样笑着,他低声道:“殿下不要着急,老奴带您去见一个人,或许您就什么都明白了。”
……
熙园深处,层层禁军把守的一片区域,中有一座小院,门户紧锁。
贾宝玉随着冯祥来到这儿,心中不免疑惑起来。
但是冯祥却没有多说什么,让主事的打开院门上的铁索,然后便对贾宝玉笑道:“殿下,进去吧,人就在里面。”
事到如今多问无意,对着冯祥拱拱手,他默默上前,推开了院门……
“命所有人退开二十步,靖王殿下没出来之前,任何人不许靠近一步。”
冯祥等贾宝玉进去,面色顿时挂上厉色,吩咐身边的将领。
将领心中早知道院中之人事关重大,闻言也不敢迟疑,立马带着人下去布控。
院门内,贾宝玉打眼一望。
凄凉的独院中间,一张石桌,一盏茶壶,一个老头。
那老头坐在石墩上,背靠着石桌,似乎一心享受美好的黄昏余韵,对于外面的动静毫不在意。
过了许久,似乎是意外于不应该有的安静,他睁开眼睛,浑浊的老眼之中,印入的便是一张年轻俊秀的脸。
愣了一下,他忽然翻身跪下:“老奴包冉,拜见二爷……”
“包冉……?你是包勇的爷爷?”
贾宝玉初时只觉得此人有些眼熟,但是却很肯定,自己不认识他。
此时听他自报姓名,方想起,当初第一次看见包勇的时候,他身边跟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好像就是这个老头。
包勇说那是他的爷爷。
“回二爷,正是老奴……”
听见是包勇的爷爷,贾宝玉放下戒备心,开口叫他起身,一边坐在他对面,问道:“据我所知,我们应该只有一面之缘,你为何要称呼我为二爷?”
贾宝玉心中疑惑已经升起。
包勇是个憨大小子,开口闭口只知道“我爷爷说……”,连他爷爷为何要让他来追随他也不知道。
此时在太上皇的熙园内见到他爷爷,由不得贾宝玉不多想。
就算他的真实身份真的是义忠亲王嫡子,是甄家的外孙,那他作为甄家人,也该称呼他为“表少爷”之类的,而不是如此亲近自然的“二爷”。
包冉却没有坐下,他站在贾宝玉的对面,神色有些急切的道:“二爷难道真的一点也记不得老奴了?”
贾宝玉眉头皱了皱,道:“若是我猜的不错,你口中的二爷应该是甄家的二公子,叫做甄宝玉……”
“没错,那就是二爷您!”
贾宝玉不说话了,凝着眉头看着他。
洪荒之截教首徒
包冉同样如此,但是片刻之后,他便长长一叹,口道:“天意啊,天意如此!”
贾宝玉静默的看着他表演。
“是太上皇让二爷您来见我的吧……”
重生之腹黑神探
包冉问了一句,心中实则仍旧在感叹。
重生之全才高手 若封
若非亲眼所见,他也觉不相信世上有这般离奇的事。
他现在才相信贾宝玉真的失忆了,因为以前的二爷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心性,不可能有这样沉稳的性子和锐利的眼神。
“既是太上皇叫你来的,想来太上皇已经有了决断了,二爷有什么疑问便问吧。”
包冉目光炯炯的道。
“你知道我的身世?”
时辰已经不早了,贾宝玉也不想多说废话,直入主题。
“知道……”
贾宝玉神色一正,看见面前的茶壶茶杯,给他倒了一杯茶,递过去,道:“老人家可能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包冉苦笑道:“二爷不必对我如此客气,二爷既然想知道自己的身世,老奴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贾宝玉没有打扰,静静的听他讲。
“十六年前,义忠王爷兵变失败,自刎在皇城之前,同年七月,义忠王府满门被贼寇屠戮,大火直扑了一夜才将将扑灭,事后,经过朝廷清查,确定当时在王府的两百七十四口人,包括王妃在内,无一生还……”
虽然听人说起了过了许多次,但是再一次听到,贾宝玉还是忍不住有些心惊。
不同于冯家,那些人,可能真的是他这具身体的亲人。
包冉似乎比贾宝玉还要在意,他双拳紧握,目中有着极强的恨意,被他忍住。
“但是,他们谁也不知道,王妃娘娘早在王爷事变之前就有所预感,提前将自己才几个月大的孩子,交给了她的父亲,也就是我家老爷收养。
那王府中死去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七王子!”
听到这里,贾宝玉心头一震。
不应该是贾家收养吗?
怎么会是王妃的父亲?
王妃的父亲,那不是甄家的老太爷么?
强忍着心中的震动,贾宝玉继续听下去:
“老爷得知王府的惨案,悲痛欲绝。
他知道是有人要对付王府,要让王府绝脉,那个人,老爷惹不起。
所以,老爷不敢将小王子没有死的消息泄露出去,而是借着失去爱女,黯然神伤的机会,举家搬回南京居住。
为了更好的掩藏小王子的身份,老爷让自己的儿媳假孕,并在次年的四月,假意生下一子,实则便是借这样的机会,将小王子名正言顺的抱回家中教养。”
包冉目光陷入回忆,他道:“但是,那个时候小王子已经一岁多了,是一个白白胖胖,乖巧可爱的小主子。
为了使这件事情不暴露,故意对外宣称小王子生下来就有弱病,见不得风,并且只有贴身的奶母照料,不让多余的任何人见到。
就这样,总算是将事情隐瞒了下来。
呵呵呵,老奴至今都还记得,小王子周岁的时候,亲朋好友们见了小王子,都问咱们太太是怎么养孩子的,能养的这般壮实。
他们哪里知道,小王子那个时候实际上已经是两岁多了……”
贾宝玉懵逼了,他面色有些许难看,道:“所以,义忠王府的七王子其实是甄宝玉?”
包冉瞧了贾宝玉一眼,他知道贾宝玉在想什么,所以直接道:“正是,所以,我才叫您为二爷,您便是小王子,是我家老爷的嫡亲外孙!”
贾宝玉瞧着他,等待着他的解释。
無憂歸田 芭蕉夜喜雨
若是以前,他自然甘愿做一个国公府的嫡子,做一个贾宝玉。
但是如今他已经被推到这个位置,要是他并非太上皇的血脉,而是种种原因被“棋手”推上去的,那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因为若是那样,他将来的路,绝对是九死一生。
“不知道二爷可还记得,当年的您下南京之时的事?”包冉问。
贾宝玉点头,他自然记得。
他就是那时穿越而来的!
等等,听包冉的语气,不像是对待一个假货。
自己一直觉得自己是贾宝玉,而且从始至终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但是他却说他是甄宝玉……
若是他没有说谎,那么,问题就出现在他穿越之前了。
这也是他之前的猜测。
眼中泛着精光,他直直的盯着包冉。
包冉道:“此事说起来,就算是到现在老奴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因为这其中实在有太多的玄妙之事与巧合之处……
罢了,我知道二爷心中焦急,便直说吧。
二爷其实并非贾家的二爷,而是从小生活在甄家的小王子,只是在贾家二爷下江南治病的时候,恰巧与之相遇,并且机缘巧合之下互换了身份……”
贾宝玉直勾勾的看着包冉,想要看他有几分真诚。
互换身份?机缘巧合?
听起来怎么像是在讲小说呢……
好吧,自己连穿越这么正宗的小说要素都遇到了,姑且当他认真的吧。
因此抛开吐槽的心思,直击要害:“你的意思是,我和原本贾家的二爷换了身份,那我……好吧,我失忆了!
难道对方也跟着我一起失忆了,记不得他的真正身份?”
虽然知道包冉的话对他来说是好事,但是他不能因此这个说法对他有利就轻信。
人最大的弱点就是容易轻信对他有利得消息。
所以,他抱着找茬的语气质问。
包冉却直接了当的点头:“正是!那贾家二爷虽然和二爷情况有所差异,但是也确实差不多将前事尽忘。
自我们将他接回家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痴傻之人。”
贾宝玉张大嘴巴,愣愣道:“贾宝玉变成傻子了?”
他忽然想起来,当年好像确实听周瑞家的与王夫人说过,甄家宝玉丢了,然后就好像变的痴呆了,只是自己一直未曾放在心上……
心中还没有来得及感慨,他又想到了更关键的一点:
“既然我与贾家二爷是‘机缘巧合’之下互换了身份,也就是说甄、贾两家就没有发现?
既然他们都没有发现,你又如何知道的?”
贾宝玉自然会这么想,他醒来之后都已经躺在贾家的床上了,对前事没有发言权,毕竟他“失忆”了不是?所以也不敢说对方一定是在欺骗他。
但是,我们两个当事人都失忆了不知道的事,包冉如何知道?
难道,他就是策划者?
他胆子这么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