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m19sm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不可能是劍神 txt-第九十四章 二娃會瞳術,誰也擋不住 【五千字二合一】推薦-zdsxx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在用一记瞪眼惊诧整个第一层秘境的时候,李楚也隐隐有了一丝明悟。
现在的自己,大概相当于拥有了一具仙体。
仙气、仙体、仙器、仙法。
这是人所能够掌握的,四种属于仙的力量。
一位陆地神仙只要同时拥有这四样,就代表着无限接近真仙的实力。
在其中,仙体的重要性是排第二位的。
这就是为什么天生仙体者如此受重视,他们不仅修炼速度超凡脱俗,还能拥有某种举世无双的神异能力。
而且天生仙体的优势不会随着境界攀升而消失,就算一直到了陆地神仙,也是拥有仙体的地仙更胜一筹。
其实李楚曾经也一度怀疑,自己打怪升级的能力,会不会也算是某一种仙体。
可是从来没有仙体不怀灵根以至于无法修行真气的,这点否决了他的幻想。
后来见到那白虎少女,他才发现其实仙体也并不全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只要等级足够,一样可以将其压倒。
可是,此刻当自己掌控着一具仙体,才切实体会到了这种感觉有多奇妙。
真香。
尤其是灵力搭配仙体,似乎产生出了某种更加神奇的变化。
起码原本的二娃应该不能一眼召唤黑炎……
而且,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这并不是全部。
只要将更多灵力汇聚到眼球,似乎还有更加强大的技能等待解锁。
正想着,丛林中又传来窸窣的脚步声,还有间或两句的交谈。
声音听起来颇为熟悉,但是谨慎起见,李楚还是在山石后面暂且隐藏了起来。
不多时,两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从林中走出。
一个顶着黄色葫芦、面容冷峻的葫芦娃,应该是展留名。
另一个顶着绿色葫芦、轮廓方正,毫无疑问,是段白袍。
“咦?方才那响动应该是从这里传过来的,怎么不见虚灵也不见人?”
段白袍有些疑惑地说道。
那黑炎烧过之后,连一丝灰烬也没有留下,他们自然发现不了痕迹。
李楚这才从山石后面闪出,招呼了一声:“段白袍,展统领。”
“哦?你是……小李道长?”段白袍呵呵一笑:“想不到你也下来了。”
“嗯,机缘巧合。”
李楚走过来,道:“除了你们二位,在我之前下来的还有江南王、异妖门与魔门的人。”
段白袍一凝眉:“江南王与这两方恶徒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看来这次争夺就要发生在我们正邪之间了。”
李楚好奇问道:“不知这葫芦洞天中藏着的大隐秘是什么,为什么引得他们如此卖力争夺?”
厚愛撩人 糖雅朵
“这点我朝天阙所知也不甚多。”段白袍道:“据说是当年骑牛道人自神墟之中,曾经带出过一样东西ꓹ 事关上古的某些谜团。”
李楚见他所言似有隐晦,想必是涉及什么不好言明的东西ꓹ 随即便也不多问。
展留名见了他头顶的葫芦颜色,问道:“你得到的是金色种子?”
“嗯。”李楚颔首。
朝天阙两人同时流露出一种“队友水平过低”的遗憾目光。
而后段白袍道:“你这种子的能力不擅战斗,不管遇上虚灵还是江南王的人都容易吃亏ꓹ 不然还是与我们同行吧。”
“可以。”李楚轻轻点头,然后稍微道:“其实我还是有一定战斗能力的……”
亂世玲瓏劫 七月夜蓮
“那再好不过。”
段白袍呵呵一笑ꓹ 显然没把这话当回事。
第二层秘境里是没有云端直播可看的,他自然不知道方才李楚帅杀虚灵蜈蚣的事迹。
在他想来ꓹ 仙葫种子的能力是固定的。得到了这枚种子的能力ꓹ 即使你有通天的修为,也只是将这能力的效果放大而已。
李楚所谓的战斗能力,无非也就是一些拳脚功夫罢了。
傾城馭獸師
展留名道:“虽然耳聪目明不擅战斗,但是在寻找蝎灵与蛇灵时却很重要,你可曾发现他们的踪迹?”
貓鼠遊戲 弗蘭克·W.阿巴格內爾,斯坦·雷丁
李楚答道:“这里遮蔽太多,可能要去一个较高的位置才好寻找。”
段白袍展望一圈,指了一处道:“那边山峰可以。”
于是三人一齐动身ꓹ 前往他指向的高处。
赶路时,展留名与段璋二人ꓹ 一左一右ꓹ 分别走在李楚两侧ꓹ 呈一个较明显的保护态势。
因为他们知道七枚仙葫种子中ꓹ 有一个拥有隐身的能力,所以很担心“弱小”的李楚被袭击。
……
此时ꓹ 在莽莽密林的另一边。
江南王、火诸葛与玄鸽尊者也聚到了一起。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江南王看看左边的火诸葛ꓹ 再看看右边的玄鸽尊者ꓹ 问道:“你们怎么了?”
还是火诸葛先讪笑一下,主动缓和道:“巧了吗这不是……”
玄鸽尊者脸上有些挂不住ꓹ 也道:“你怎么不早说你是王爷的属下?”
火诸葛笑道:“我一直以来都不知道王爷与异妖门有联系。”
江南王轻咳两声,道:“此事较为隐秘,先前也不好与你多说。”
“我懂的。”火诸葛轻轻点头。
江南王道:“旁的都不重要,现如今我们要如何寻找那蝎灵与蛇灵,商议一下吧。”
“蛤——”玄鸽尊者默默打了个哈欠。
火诸葛颇为捧场地道:“嗯……目前我们掌握的三种种子能力,分别是大力、控水和我的紫金葫芦。用于战斗中很强力,但是在寻找东西上并不擅长。”
他先前已经听江南王讲过了七种仙葫种子的能力所在,所以此时能够颇为从容地分析,
“要在这偌大的一层秘境内找到藏匿起来的蝎灵与蛇灵,非得有那金色种子的能力不可。”火诸葛摸着下巴道。
江南王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找出金色种子的拥有者……和找蝎灵、蛇灵不是一样的吗?”
火诸葛又露出一个充满智商优越感的笑容。
“王爷此言差矣,二者当然不同。那蝎灵、蛇灵一心隐匿,藏的地方自然是越难找越好。但那金色种子的拥有者却不同,他势必要用这能力去寻找二灵,那么他的行为就有迹可循。”
終極狼 王明
玄鸽尊者闻言,突然道:“没错,千里眼、顺风耳也是有限制的,他想去找蛇灵、蝎灵,应该会找高处。”
“然也。”火诸葛道:“第二层秘境与第一层不同,进来的人不会被随机分散,我们都是顺着各自的葫芦藤进来的,位置很近,所以才能轻易聚齐。想必他们现在,也都离我们不远。”
“我们只要留意附近视野最好的山峰,应该就能找到他了。”
玄鸽尊者眼睛一眯:“只要找到了他的踪迹……”
江南王重重一挥手,“此子,断不可放!”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发出了恐怖如斯的笑声。
“桀桀桀桀桀桀桀。”
……
在第二层秘境中,某处阴暗的所在。
一面镜子在黑暗中熠熠闪光。
仔细看看镜面上的光影,似乎正是化身葫芦娃的几人的动向。
那镜子前,正有一名容貌娇俏的女子,细眉大眼、琼鼻红唇,脸型……是几千年难得一见的、世上最标准的瓜子脸。
再仔细去看,这女子上半身是娇柔人躯,下半身却是长长盘踞的一条蛇尾。
美女蛇!
“结果如何?”
一声粗犷的询问自背后传来,阴影中走出一名身高丈二、口中带钳的壮汉,看他新体态形貌,分明是一只蝎子精。
蛇灵、蝎灵。
封仙
身份不言自明。
“小点声儿。”那蛇灵先是薄嗔了下,白了他一眼。
“嘿嘿,咱们藏在这……下面,就算有顺风耳,也听不到半点动静吧?”蝎灵憨笑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你不怕死,可别拉着我给你陪葬。”蛇灵嘟囔道。
蝎灵缩着脖子,弱弱地道:“刚才你嗓子都喊哑了……”
蛇灵立马回头瞪了他一眼:“那怪谁?”
“怪我,怪我。”蝎灵连忙点头认错。
可不知为何,这错还有种越认越骄傲的感觉。说着说着,他的胸膛就挺得老高。
蛇灵转回身,盯着镜子,面色不善。
“七枚仙葫种子化成的六个葫芦娃,我都派虚灵去试探过了。”
“实力最强的应该是那个拿青色种子的五娃,其次是这个拿绿色种子的四娃,余下的嘛……不足为惧。”
“那就好啊。”蝎灵闻言一喜:“咱们在这下面布置了几百年,就是为了等这些崽种下来,给咱们逃出生天的机会。现在他们只有两个强者,那事情大有可为啊。”
“不止……”蛇灵目光沉凝:“这个拿金色种子的二娃,也有些奇怪……”
“金色种子?”蝎灵一怔:“那不就是千里眼、顺风耳?”
“可是这个千里眼……一眼就瞪杀了蜈蚣虚灵,那股黑炎……隔着宝镜都让我隐隐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蛇灵道。
“嗯?”蝎灵蹙了蹙粗大的眉毛,“不行就先杀了他!只要杀了他,咱们还不是想去哪、就去哪。”
“不必。”蛇灵一扬手:“看态势,他们也是两伙人,而且彼此不太友好。七枚仙葫种子,刚好三对三。”
“先让他们自相残杀,若是能两败俱伤,才是最好的。”
蛇灵阴冷地笑了笑,一条狭长的蛇信子不自觉地吞吐了下,红嫩嫩的,带分叉。
蝎灵看见,不自觉地扶了下腰,暗叹一口气。
这时节,那镜面中的遥远山峰上。
李楚化作的二娃猛一抬头,好似隔着镜面一眼看穿了蛇灵的所在似的。
“啊。”
吓得蛇灵吸溜一声,将信子又收了回去,同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蛇灵听不到,抬着头的李楚还轻声说了一句。
“找到你了。”
……
苍翠的山峰顶端,迎着自远方吹来的风,李楚露出一抹微笑。
将灵力汇聚于眼中,能开发出种种新能力。
而当讲灵力汇聚于耳中时,他好似也突破了顺风耳的极限。
不再是听到许多声音,而是整座秘境里所有的声音都汇聚起来,供他筛选。
他听到了远处丛林中的窃语、听到了深海之下的隐秘心跳。
这不仅仅是简单的耳力好能解释的。
这种能力更类似与传说中的……
谛听。
传说谛听还有听人心声的本事,这个他倒是还没有掌握,或许是灵力还不足够吧。
但是……
找到蛇灵与蝎灵这就够了。
段白袍看向他,面露喜色:“这么快就找到了?”
“嗯。”李楚点头。
“那二灵藏在何处?”段白袍问。
李楚却又摇了摇头,轻声道:“有人来了。”
方才在风中聆听之时,他就已经发现了另外三个脚步声的靠近。
玄鸽尊者、江南王与火诸葛,三人从没掩饰自己的脚步,因为他们知道再怎么掩饰也躲不过顺风耳。
不如直接一点,直接冲杀上来。
嘭——
一声重重的脚步踏下。
江南王一马当先,出现在峰前。
“段白袍,想不到你们已经凑在一起了。”江南王阴仄仄地看着段璋,神情危险。
段璋则报以一笑,“我们与小李道长凑在一起没什么,倒是王爷你……与魔门和异妖门凑在一起,未免有些玩火。”
“哦?你在说什么?本王可不知道。”江南王一耸肩,“这不过是本王在秘境中结识的伙伴,他们出身何处、有何目的,那可和本王毫无干系。”
“王爷既然铁了心要铤而走险,那我也无话可说。”段白袍冷冷地摇头。
“那就是没得谈咯?”
江南王也哼了一声,接着一挥手。
开团。
三对三,己方三个可战之人,对面却有一名辅助。
必败无疑!
“小李道长!你先走!”段璋大喝一声,与展留名一起迎了上去。
他甫一动身,就被玄鸽尊者拦住。
段璋想要同时拦截三人,一张口,喷出一道滔天大火拦住去路——
然而玄鸽尊者也早有准备,一下吐出一面遮天蔽日的水墙,将他的大火统统拦住。
水火交融,瞬间化作一片烟幕。
火诸葛的目光在展留名与李楚之间逡巡一下,毫不犹豫地冲向了李楚!
毕竟不论李楚的修为多高,也只是个千里眼、顺风耳,和金刚不坏之身比起来,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此时。
第一层秘境里。
金刚奴一抚掌,大呼可惜。
“让诸葛去果然可惜了,要是我一定选那个金刚不坏的。那么硬,打起来一定很舒服。”
……
展留名见他冲向李楚,有心阻拦,但另一边江南王的身躯猛然迎风变大。
霎时间,竟化作身高十丈的一名巨人!顶天立地!
这巨人抬起脚,一脚就踏向展留名!
展留名有心闪躲,但此时的身躯却不像以前那么灵便,一撤竟然没有撤开那大脚的笼罩范围。
轰——嘭!
他的身体被江南王的大脚狠狠踩中!
“啊——”
但这一脚后发出惨叫的却是江南王。
只见他的脚飞快抬起,伴随着大片的鲜血泼洒下来。
而那坑谷般的脚印处,留在原地展留名周身泛着金光,正并指成刀。
江南王就像是巨人踩在了钉子上,顿时跛了一足。
但他并没退却,而是转头拔起一方巨石,反手挥落下来!
那两边激战正酣时。
火诸葛冷笑着靠近了李楚,唯一令他意外的是,李楚并没有逃走。
而是站在原地,十分冷静地打量着他。
火诸葛看着那冷静的目光,不禁一阵皱眉。
他怒道:“我倒想看看你还凭什么这么淡定!你害得我丢了一臂,今日我便要将你生生炼化!”
火诸葛下到第二层秘境之时,的确如他所料,身上的伤势都复原了。
但是葫芦娃的形态却是根据他原有的形态所化,他那缺失的一臂也没有补上来。
所以他现在仍旧是一名独臂葫芦娃。
李楚纳闷地看着他:“那不是你自己斩掉的吗?”
“闭嘴!”火诸葛断喝一声。
他恨极了李楚,直接狞笑着掏出一尊紫色葫芦,眼看就要高高抬起!
自从他拿到这尊葫芦开始,就一直震惊于其威力之强、杀伐之利,简直逆天!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拿这尊至宝,除掉那手无寸铁的一生之敌!
蝼蚁们,看看这紫金葫芦有多强吧!
恐惧吧!颤抖吧!哭号吧!
李楚目光一凛。
他知道七娃的紫色葫芦,可能是此间最强法宝。
当即,不敢再让火诸葛施展开来。
情急之下,他忽然闭上右眼,只剩一只左眼,瞪向火诸葛!
仅仅是“看一眼”的动作,自然比火诸葛抬手要快得多。
火诸葛被他这行为搞得有些迷惑,但是一瞬间心头警钟大响!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千钧一发之际,他选择了相信直觉!
闪躲!
火诸葛的身形猛地向左一闪。
此举着实救了他一条性命。
因为下一秒,空气中出现了一道无形的旋涡,旋涡中心一卷,被席卷进入的东西瞬间消失!
嗤——
他只觉肩头一凉,眼一瞥,就看到了恐怖得一幕。
自己的右臂,竟齐根消失了!
他连李楚施展了什么神通都没看清,明明只是看了自己一眼!
一瞬之间……毫无知觉……这是什么瞳术?!
这特么能是千里眼?
随之而来的剧痛刺激他的大脑飞快运转,做出了一个当下最明智的选择。
逃!
团战崩了、我先撤了、队友卖了、溜了溜了。
不给江南王和玄鸽尊者任何反应的时间,他就高喊了一声:“风紧扯呼!”
然后整个人从一旁山坡纵身一跃而下。
连跑带滚,转眼消失。
此谓三十六计之崩撤卖溜!
李楚这具身体虽然多了仙体之能,但施展不了兰蝶划云游身步,下坡倒还真追不上他。
没办法。
火诸葛如今这一条人棍的形态,滚起来实在太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