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nbrjq优美小說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第387章 無生法王,降臨瀛洲閲讀-2cme3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炙热无比的通道中,碧莲天尊倒提着黄金神棍,周身散发出无比强大的气息。
这一刻,三尊身体都是真身,三尊身体散发的气息赫然都已经达到圣阶领域。
“所有人都以为当年你丹田破碎,金丹炼气修为已经彻底废去,却不曾想你居然真的练成了那门传自仙界的无上法。”
神霄圣主体表雷霆仙光波动,声音中也破天荒地带上了几分感叹:“一气化三清!”
所谓一气化三清,并不是五域的传承。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是凡间传承,而是来自于仙界。
当年神霄圣主和碧莲天尊一同前往上古战场闯荡历练,也同时获得叶擎苍的认可。
众所周知,战神塔的核心规则就是‘绝对公平’。
纵使叶擎苍再欣赏一个人,也不会违背规则给任何闯关者开小灶。
所以即便神霄圣主表现很好,叶擎苍也只是按规矩送给他一套残缺功法——补天道经。
而碧莲天尊的性格,相比于神霄圣主而言更讨叶擎苍喜欢……
神霄圣主知道,叶前辈送了一门丝毫不亚于《补天道经》的传承给大师兄。
而这门传承,便是仙界道宗的无上秘法——一气化三清。
相传一气化三清,纵使在仙界的道宗也是绝对的至高传承之一。
完整版的一气化三清,纵使对仙界最强大的那些巨擘而言,也是最珍贵的无上传承。
战神塔中的《一气化三清》与《补天道经》一样,都只是残缺版,最核心、最精妙的篇章早已缺失。
然而即便如此,其价值依旧无法估量。
可以说当年战神宫之所以被灭,这些珍贵无比的传承典籍,也占据了极大一部分缘由。
相传,一气化三清修炼到极致境界后,可以从本尊中衍化出三尊分身,每一尊分身都拥有自身所有的攻伐、战斗手段,实力与本尊一般无二。
更神奇的是,只要本尊不灭,这三尊分身便几乎不死不灭,可以永久战斗。
重生三國之關平新傳 寒江釣雪
若是擅长合击秘法的话,本尊与三尊分身更可以心意相通,发挥出远超4倍的恐怖杀伤力。
碧莲天尊的《一气化三清》显然不是完整版,寻常人按照其中法门修炼,恐怕极难修成,运气不好甚至可能走火入魔。
抗戰之中國遠征軍 遠征士兵
但这老道士的天分显然相当不错,居然硬生生把这门功法练出些许名堂。
恐怕就连叶擎苍也想不到,老道士竟然能利用这门功法,硬生生分出两尊分身来。
如今两大分身簇拥左右,老道士的战斗力显然已经更上一个台阶。
纵使神霄圣主面对他时,也罕见地感受到些许压力。
……
“所以当年那一战你看似自爆神体ꓹ 险些与那些圣人同归于尽,其实只是献祭出一具分身?”
神霄圣主平静道:“或者说当年的你便已经练成一气化三清ꓹ 有十足把握灭杀七圣,只是为了藏拙所以故意伪装成自爆神体?”
碧莲天尊撇嘴道:“师弟你当我是战神转世吗?”
“当年那些老家伙如果齐心协力的话,即便我真的自爆神体也很难杀光ꓹ 所以我假装被擒了。”
“可那些老不死的,一个个都心怀鬼胎满肚子坏水ꓹ 抓到我之后互相之间就内斗起来,最后反而被我捡了人头。”
老道士嘲讽笑道:“丹田被废倒也是真的ꓹ 中州那些圣主个顶个的猴精ꓹ 怎么可能不偷偷查看?”
夜裏星辰夢見你
“可惜就凭他们的眼力劲,哪里能看得出来那只是老道我的一具分身。”
“只要真身无损,花费些许代价,随时可以再塑分身。”
神霄圣主和碧莲天尊的对话,让沈天也不由得暗暗感叹:啧啧,这俩老阴逼。
原本一直以为师尊藏得深,完全看不透。
现在看来ꓹ 这位看起来没头脑的憨批师伯,城府半点也不逊色于师尊。
要不是这家伙头铁ꓹ 非要修炼《薪火战神经》导致气运一天比一天低ꓹ 现在修为怕是不可估量。
这一气化三清ꓹ 虽然分出的分身数量远不如《血神经》ꓹ 但每一尊分身的战力都几乎与本尊持平,堪称战力倍增。
咳咳ꓹ 回头就去问叶老头ꓹ 这门功法本圣子能练不。
要是能练的话ꓹ 以后就更稳了!
……
不提沈天在那里胡思乱想,碧莲天尊释放出两大分身后ꓹ 似乎也下定主意不再藏拙。
毕竟男人憋久了,都是需要释放的。
三位道人齐齐向前踏出,雄浑气机连成一体,同样形成三才之势,宛如一个钻头朝着三只金乌激射而去。
少年道人手持青色长剑,锋芒惊天,每一剑斩出都能将虚空如纸片般斩开,湮灭无尽火焰。
中年道人高举玉如意,周身混元雷霆霹雳作响,金色雷霆化作青龙、白虎、朱雀等十方异兽扑将而去,宛如驾驭雷霆的无上神祇。
老道士本尊更是通体被碧色异火缭绕,手中长棍施展定海如意棒,捅得那些金乌嗷嗷直叫。
一时间,他单凭一人之力便与三只金乌战得旗鼓相当!
要知道在这帝墓中,所有渡劫期修士或者极道天尊,修为都会受到极大压制。
可即便如此,碧莲天尊依旧仅凭个人之力,便挡住相当于七八尊圣者围攻的三才怨灵金乌大阵。
瘋狂的軍團 流光飛舞
由此可见,纵使七百年前碧莲天尊神霄一打七的战绩略有水分,到今日也绝对称得上货真价实,甚至更强!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老阴逼到底还有没有藏拙!
“七百年前,所有人都说本座战力逊你一筹,其实本座从来都不曾服气过。”
神霄圣主体表雷霆缓缓收敛,逐渐露出金色的甲胄、修长高挑的身躯,以及一张笼罩在仙气雾霭中看不真切的容颜。
他单手持剑,缓缓朝着那三只金乌走去,看上去尊贵、圣明、令人不由自主地敬畏。
望着他,宛如望着天理、望着一方大道。
咻~
剑光划过虚空,刹那间出现在其中一只怨灵金乌身边。
陡时一团火焰被硬生生切断与主体间的联系,化为碎焰消失不见。
唳~
金乌发出悲鸣,它们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三个人类显然不好惹,至少单靠它们仨解决不了。
……
轰~
可怕的火焰席卷开来,那三只金乌想要逃跑。
只可惜碧莲天尊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三位道人齐齐结印,无尽神纹陡时化作秩序神链,深深扎入那三团火球中。
神霄圣主也淡漠地祭出祭出一面面旗帜,那是神霄雷帝旗,神霄圣地的镇宗至宝。
虽然相比于全盛时期的全套雷帝旗,此时仅剩小半且缺失主旗的雷帝旗威能大减,但镇压这三只怨灵金乌已经绰绰有余。
却见四面神霄雷帝旗分镇四方,无尽金色雷霆刹那间如罗网般密布,朝着三只怨灵金乌镇压而来。
唳~
黑色的邪气在升腾,在挣扎,在湮灭,同时又在衍生。
神霄圣主平静道:“单靠雷霆无法根治这些邪灵气,天儿,还得靠你的六道轮回盘。”
沈天缓缓点头,朝前踏出一步,体内缓缓升起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盘。
这玉盘上有六道众生之相浮沉,玄妙莫测。
“叶老,又得麻烦您了。”
沈天喃喃自语,开始全负荷催动体内薪火经的力量。
刹那间,羽化仙金、龙纹黑金、彼岸花、噬仙藤、三光神水、一元重水、南明离火、太阳真火、混元神雷,整整九种天地奇物的能量疯狂涌入六道轮回盘中。
洪荒仙緣 紅耳釘
九种力量在六道轮回盘中轮回往复,让银色的小瓷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大。
很快,这玉盘便扩大到数十丈之高,威严而令人不敢逼视。
網遊之王
沈天盘膝而坐在这六道轮回前方,双眼微闭,在圣光映照下显得无比英武,宛如神灵降世。
他双唇微微张阖,虚空中响起缥缈幽怨的诵经声。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
“鬼道乐兮。当人生门。”
“仙道贵生。鬼道贵终。”
“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
……
随着经文声响起,一个个字符从虚空中衍生而出,融入那六道轮回盘中。
很快,那六道轮回盘散发的光芒愈发璀璨,而且原本静止不动的轮回竟然开始缓缓旋转起来。
一股庞大无比的吸引力,从六道轮回盘中散发出来,作用在那三只金乌身上。
三只疯狂挣扎的怨灵金乌,在被六道轮回光芒照射后,竟都渐渐地安静下来。
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黑色气体,在这银色光芒照耀下冰消水解,化为虚无。
而那原本暗红色的金乌神火在轮回之光的净化下,也逐渐变回赤金色,散发出尊贵、圣洁、温暖的光芒。
三只金乌周身暗红色的羽毛,逐渐回归金色,宛如黄金浇筑而成般瑰丽。
它们的目光也逐渐清明,望向沈天等人时满是感激。
笑傲修真 彈劍聽潮
很显然,神智已经逐渐回归。
其中为首的那只金乌缓缓开口:“感谢你们,年轻的恩公,是你们的勇敢和善良,解救了我们。”
碧莲天尊收起长棍,嘟囔道:“要感谢的话,还是来点实在的吧!比如有什么仙器、帝器之类的,可以整两件。”
三只金乌:“……”
沉默了片刻后,为首那只金乌望着沈天,笑道:“恩公度化吾等,恩同再造,吾等的确应该报答。”
“这帝墓中仙器、帝器虽然不多,却还是有几件的。”
“只是吾等虽然已经获救,却还有六位兄弟仍沉堕于苦海之中,无**回。”
它望着沈天,恳切道:“吾等愿意替恩公带路,并协助诸位度化六位兄弟。”
“只要恩公答应度化我的六位兄弟,送吾等前去轮回,这帝墓中的一切机缘吾等都愿赠予恩公。”
天師神書
“来世若有机会,吾等定结草衔环报答恩公!”
三只金乌愿意当帮手,一起去度化剩下得六只金乌?
沈天微微一愣,这感情好啊!
正好也省得他耗费精神,去感应那些家伙的下落。
万一那六只金乌联手布阵,多三个帮手也多一份力,毕竟这金乌大阵着实有点变态。
嗯,就这样干!
……
沈天三人,再度开启寻找度化金乌之旅。
而此时瀛洲岛金乌帝墓的外部,虚空陡然间扭曲起来。
一位身穿黑色邪神甲胄的男子,出现在天地间,所在之处连光线都彻底扭曲。
棄妃傾城 七月寶貝
他身背一柄狰狞长刀,浑身笼罩着汹汹魔焰,虚空都在他体表焚为虚无,完全看不清真实容貌。
更诡异的是,他就这样傲立于天地间。
瀛洲岛外围的那些修士,却仿佛完全看不见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降临。
男子嘴角微扬:“沈天,准备好迎接本座的怒火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