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p6kwk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金幣即是正義 txt-第九百九十五章 你有什麼可憐的?分享-wtcih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眼看着,所有人鱼之歌的成员都要被施加好魔法防护。艾罗的骚话现在也是越来越多,几乎是什么都不管不顾都要和对面的达克搭话。
精靈學院那些事 殘瑩雪傲
而对面的那个会长在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保持着那样一副冷漠的表情,一直到……
“自由……?”
终于,一个词从他的嘴里蹦了出来。
“你觉得……我现在非常的……自由吗?”
重生首席男神:逆少,寵上癮 晴空希藍
艾罗不由得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只要能够撬开对方的嘴,那么哪怕是一坨大便艾罗都有信心可以塞进那张嘴里!
“难道不是吗?现在可是一个依靠力量为尊的世界啊~~~没有力量,那真的是什么都不好说了。”
“……力量……自由?啊……原来,你所想要的就是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对你来说,就是全部了吗?艾罗·加西亚。”
原本维持住的战斗姿态,现在已经缓缓收起。
达克抬起左手的剑,指着旁边的看台。艾罗顺着那剑指着的方向望过去,那边恰好是蓝色远方的成员所坐的位置。
前妻不可欺
“宝石蓝,就是你们公会上次战斗的对象。那个蓝色远方的会长。”
被莫名其妙指着的宝石蓝一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显得有些激动,连忙向两边的成员掂掂自己的胸口,同时正襟危坐,等待听听天堂之手的会长会怎么评价自己?
“他有一个孪生哥哥钻石蓝,和他的哥哥比起来,这个弟弟的资质实在是太过普通,而哥哥的资质又实在是太过强大。”
“深渊公会的领导层希望能够塑造出一个强大的‘怪物’来对抗我们天堂之手,就让各种各样的召唤兽、魔物、元素怪物和哥哥进行融合。希望那个哥哥在融合了那么多魔物之后,除了可以掌握那些魔物的力量之后,也可以探索出一条能够更加好的让人掌控魔法的方法。”
这下,宝石蓝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但是,与魔物融合需要大量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有反噬,甚至是需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专心致志地投入在那里面。可悲的是,人类根本就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就只做一件事情,人类需要吃饭睡觉,不可能全心全意。”
長生界 辰東
“为此,深渊公会做主,让哥哥钻石蓝干脆寄生在弟弟宝石蓝的身体内,两个人共用一具身体。而哥哥钻石蓝很轻松地就答应了,因为这样可以让他得到史无前例的力量,也可以让他再也不用看到自己那个资质愚钝的弟弟。”
“至此,哥哥就一直在弟弟的体内沉睡,花费大量的岁月来与体内的各种魔物进行融合。对于哥哥钻石蓝来说,弟弟宝石蓝的身躯毫无疑问就相当于一个牢笼,他失去了自由,如果一天融合不了那些魔兽他就一天出不来,十年融合不了就是十年,一辈子不能那就是一辈子。”
“之前他融合的样子你们也看到了,看起来像是成功,但实际上算不上多大的成功。他甚至就连你们这些小公会的人都打不过,甚至还败给了规则。现在,哥哥又要进入漫长的似乎看不到终点的融合沉睡,也就没有了所谓的自由。”
“艾罗·加西亚,在听完这些之后,你觉得相比起我来,蓝色远方的这对孪生兄弟是更加自由?还是更加不自由?”
艾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倒是旁边看台上的蓝色远方的众人现在已经有些坚持不住,在其他人说闲话之前怒而退场了。
达克的剑缓缓放下,眼神中不断留恋着些许空洞又摸不着的东西,继续说道——
“从小到大,我看似自由,但却有一个枷锁死死地背在我的身上。”
“大家都说我有病,我有幻觉,有幻听,我的精神不稳定,我会时不时地发疯,我会看到一些不应该存在的人,听到一些从来都没有人说过的话。”
“我是个疯子,是一个整天都会给人添麻烦的小疯子。”
寵妻為患:神君誘捕36計 妃來傾古
“为了遏制我的疯狂,我必须要时时刻刻都保持警觉,为了我将来的远大前程着想,我根本就不敢有太多的情感波动。甚至就连父亲送我一件生日礼物的时候,我都会要求自己必须憋着,不能有太多的情感。”
“我以为我坚持的很好……我以为只要这样持续下去,我就能够治好我的病,也能够不用再逃避了。但是现在看起来……”
他用剑向着身后的众人指了指——
“你觉得呢?我一个疯子,在那么多人指认我是个疯子的地方,我还能算是个正常人吗?”
學姐的近身高手 聰聰蛋
面对艾罗,达克似乎有很多很多话可以说,这样的话语憋在他的心里已经太久太久了,一直到今天,似乎才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彻彻底底地敞开心扉。尽管,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认识不过才两个月的“敌人”。
对于这些,艾罗却并没有立刻说话。
他只是默默地看着眼前这个会长,看着他脸上那种仿佛被重重束缚不断折磨的痛苦脸庞。过了片刻之后,艾罗却是不由得摇了摇头,带着些许疑惑的表情说道——
“所以,这就是你痛苦的根源吗?痛苦自己总是受到太多人的保护,总是那么强大?甚至是在自己的弱点暴露之后反而还会变得更加强大这件事,让你自己觉得很难受?很不幸?”
邪魅總裁獨寵嬌妻成癮 清風新月
面前的达克略微瞄了一眼艾罗,下一刻,他的眼神也是随之黯淡了下来,喃喃自语道:“果然,你也认为我很幸福,是吗?呵呵……”
艾罗双手叉腰,继续说道:“哈!你竟然认为你自己不幸福?我就先说你身为天堂之光现任会长的儿子究竟能够有多少的钱可以自由自在地花吧,你知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光是‘有钱能够随便花’这一点,就已经可以逼死大多数人?你有没有见过那些为了几枚银币就不得不上吊自杀的人?有没有见识过因为一个荒年种植的粮食歉收就必须要在一个冬天里面忍饥挨饿,甚至不得不卖儿卖女的穷苦家庭?”
“不,你不知道。达克·光中光, 你觉得自己很不幸,是因为你现在还有这种资格在这里哀叹你的不幸。但是在我看来,你简直比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要过得幸福。换成任何一个穷人放到你这个位置,然后对他们说对方只需要听话,乖乖执行你父亲的命令就行了的话,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数不清的人愿意来承担你这个位置。”
一旁的玛歌现在显得有些紧张起来了,因为前面的达克很明显因为艾罗现在的这些话而显得有些恼怒起来。她默默地靠近艾罗的身旁,轻声道:“会长, 稍稍说两句就可以了,不用……这么直接戳脊梁骨吧?”
可是艾罗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似的,继续说道:“还有,你觉得你自己有病?一旦发病起来就会成为一个胡乱砍人的疯子?你觉得这样会很不幸?哈!真是笑话!”
風雪盟 樓雨晴
艾罗抬起手,用一个十分“友好”的手势回应了对面的达克,继续说道——
“没错!这的确是你最大的‘弱点’。一个一旦开始情绪失控就会完全不顾身边的人展开极为可怕的厮杀的狂战士!可是,你的这个‘弱点’说穿了也就是针对你的队友而言的,却并不是针对你自己的!”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在这个天底下竟然还会有你这种越是受伤越是强悍的家伙存在?这是弱点?你竟然敢说这是你自己一个人的弱点?开玩笑吧!我今天就是把话完完全全地放在这里了!当我知道你的弱点就是这个的时候,我真的一点点笑到肚子痛的心情都没有!我满脑子都是羡慕!你懂不懂?羡慕你知不知道!”
艾罗的声音显得很响,更由于现在四周的看台全都不出声,所以他的声音可以很好地传递到每个人的耳朵里面。
“你就是属于那种越打越强的类型!你的战斗能力和战斗意志在受伤之后会变的越来越坚定,越来越不可匹敌!这样的敌人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噩梦!谁会想要看到自己的敌人越打越强?谁会想要这样的敌人!而且我简直是超羡慕的好不好!如果我也能够像你一样那么能打的话,我的人鱼之歌经营的还会那么累吗?我还会那么烦心各种各样的事情吗?遇到有人挑事的直接用力量平推过去就行了,哪里还需要绞尽脑汁?思考很累的你知不知道!”
看到艾罗这样一幅声嘶力竭,甚至有些反过来恼怒的模样,达克原本还带着些许愠怒的表情现在却是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他愣愣地看着前面正在对着自己发火的艾罗,犹豫了半天之后,只能默默地低下头,习惯性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同时,四周那些旁观者们现在也是有些失望。
他们自然是失望天堂之手会长的所谓的弱点,那个所谓的被人鱼之歌暴露出来就会对这个达克·光中光造成严重打击的弱点……竟然就是这种事情?的确,从某种角度来说,狂战士的性格的确会影响这个达克·光中光原本的人设。但是这和这个家伙的实力简直没有关系啊!而且那个人鱼之歌会长说的没错,这个弱点不仅不会造成他实力上的问题,反而还会让他的实力变得更强!就算是弱点,这也不是他自己的弱点啊!
眼看达克现在反而有些低下头的模样,艾罗更加展现出一幅得理不饶人的模样,踏上一步伸出手稳稳地指着面前的达克,大声说道——
“你拥有一个不需要为钱而担心的家庭,还有一个完全不需要顾虑自己的生命危险的强大实力!让我来说,你就是属于喝着美酒吃着烤肉,结果抱怨今天没有美味的蛋糕吃而觉得人生立刻就不幸福的混蛋一样!达克·光中光,毫无疑问,你就是一个混蛋!凭你这样的混蛋,你竟然还敢在我面前逞英雄?还敢说你没有自由?放屁!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不自由的话,那你现在应该立刻反抗你的父亲!这最后的一场战斗,你就算是立刻投降认输,也好过继续按照你父亲为你设计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艾罗骂的很爽。
这样的爽快感觉让他显得有些得意忘形。
而这种得意忘形,也是让他的脚步不由得再次向着前方踏出一步,来到了整个人鱼之歌的阵型的最前面,直接面对了那边的达克。
当然,他很快就会为这种行为付出代价。
“我觉得……你说的可能没错。”
在艾罗嘴角那充满骂声的笑容还没有消失的那一刻,前方的达克却已经瞬息间逼近了艾罗的面前。
那一刻,艾罗感觉一种深深地凉意从脚底心直接窜到了头顶,仅仅是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他就能够感觉自己背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牢牢地黏在背脊上,瑟瑟发抖。
“所以,我要感谢你,艾罗会长。”
在其他人鱼之歌的成员都还没有来得及赶上来的瞬间,达克的剑柄向前一抬,撞在了艾罗的肚子上。
那一刻,一股五脏六腑内立刻好像翻江倒海一样的感觉顷刻间占据了艾罗的所有思考能力。他捂着肚子,趴在地上开始不断地抽搐,而两边的人鱼之歌成员也是在这个时候迅速涌上,和达克互相缠斗了起来。
“咕……那家伙……他……打我……!”
只能说,达克的这一下真的不算轻。尤其是在多重防护魔法的保护加持之下,所有人承受的伤害的计算方式自然也是变得更加“皮实”。但是,数据上的皮实可不代表每个人能够忍耐更多的痛楚,艾罗可没有那种能力,现在完完全全爬不起来,那样子他都不用去特地想象,就知道一定已经丑出天际了吧。
“让你喜欢动嘴皮子。”小白猫来到艾罗身旁,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和谐)他脑门上渗出的汗水,轻声说道,“对方没有被你说服,你还打算在这里躺多久?”
法醫庶女:盛寵四小姐
艾罗依然捂着肚子,反手就想要抓住这只猫。但是小白猫却是十分轻巧地往旁边一闪,没有被他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