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t3ytf火熱都市言情 十方武聖 起點-60 準備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推薦-eaueo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江严,姜苏,大师兄赵宏,以及魏合,还有新晋升的张路,都到了。
几人都低眉顺目的静静站在一旁,看着中间的尸体。
“老师,萧师弟到底怎么死的?”赵宏低沉出声问道。
郑富贵沉默了下,吸了口气,缓缓道:“被人用极强掌力,一掌打断手臂,然后第二掌打在胸膛,胸腔塌陷,刺穿心脏内脏而死。”
他顿了顿。
“行凶之人,掌力很强,应该是三次气血高手,可这种掌力痕迹….我想不出城内有谁是擅长这种炸裂掌力的。”
“三次气血高手个个都是成名高手,魏合会对吾儿下毒手?没仇没怨!吾儿也没资格去招惹那等成名高手!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敢问郑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然之父萧中诚起身,一字一句的问。
他言语里,字里行间,显然是将萧然的死,当成是了郑富贵惹来的仇家,被牵连导致。
也确实不怪他这么想,就连郑富贵自己,此时也是这么怀疑。
说白了,萧然虽然潜力很强,但在突破一次失败后,潜力下跌,还被毒手打死,这就不是什么嫉贤妒能了,而是有针对性的仇杀。
他一个二次气血平日里也没本事招惹三次气血的老牌高手。
郑富贵一时间一言不发,无言以对。
好在萧然之父也还有理智,知道自己面前是一位练劲武师,是比一般三次气血还要强的城内顶尖高手,也不敢多造次。
他只是愤怒,压抑着怒火,带着儿子的尸体,和两个家丁抬着慢慢离开拳院。
这乱世,这世道,就算强如萧然,又有何用,一样还是朝不保夕。
“……”郑富贵静静站在院子里,就在萧然尸体的边上,一言不发,沉默着。
他心中一样压抑着怒火,发誓一定要查出真凶,为爱徒报仇雪恨!
但无论他此时如何发誓,萧然也已经无法再复活。
其余弟子各自默默散开,练功的练功,休息的休息。
姜苏在一旁,看着萧然停留的位置,也是心思复杂。
她曾经喜欢过的,恨过的这家伙,居然一转眼就死了。
这种心思难以言喻。
如今院子里,再没有能有希望突破到三次气血的人选。
而她自己知道自己事,将自己所有的异兽肉都丢给魏合,其实就是已经放弃了突破的希望。
她这些日子明显感觉气血恢复越来越慢,那代表身体受损后,恢复欠佳。
这样的潜力再去冲刺三次气血,太难了。
而张路,要想达到圆满,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未来会不会和萧然一样被挫,也是个未知数。
同盟新世界 吉他三藏
束手就婚:豪門老公很專情 語瓷
局势越来越难,回山拳院还能不能等到张路成长起来,也是个未知数。
她抬头看了眼魏合。魏合同样也被萧然威胁阻拦过,二人还有仇怨。
只是此时魏合的表情,和其余师兄弟没什么区别,看上去似乎没有太大情绪,没有恨,没有高兴,只是一抹淡淡的复杂,伤感。
破天武神
似乎在为萧然的死而惋惜,悲哀。
姜苏欲言又止,但想了想,还是没说话,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开始继续磨皮,将气血凝聚成新的九霞花。
她突破受损后,九霞花被消去了一朵,又得重新凝练。虽然不抱希望,但气血圆满也能增强自身实战,在如今这个越来越乱的环境里,实力才是最好的保障。
魏合也不耽搁,同样到自己的位置,开始凝练九霞花,现在他不用积攒破境珠,气血可以随意运用,终于可以继续回山拳的进度了。
欧阳庄在他一旁唉声叹气,一脸死了爹的样子。
“你怎么搞的?”魏合问了句。
“没什么,只是少了个老主顾,以后赚钱就难了….”欧阳庄无奈道。
“老主顾?”
“是啊,我画的…额..不能说不能说。”这小子赶紧闭嘴,差点说漏嘴。
魏合瞬间联想到那副春宫图,心中无语。
“练习吧,别耽误了。”
“额,是!”欧阳庄赶紧开始加热自己的砂盆,只是才鼓捣完,他又抬起头。
我的遊戲能提現
“魏师兄,我一会儿可以早点走么?”
“什么事?”
BOSS兇猛:乖妻領證吧
“有个师弟打算离开了,临走前请大家聚一聚吃一顿。”欧阳庄有些低沉道。
“去吧。”魏合点头。
“好….”欧阳庄点点头。
魏合一言不发,仔细开始磨皮,凝练九霞花。
这三次气血的质量明显远远高于二次,他双拳不断打在铁砂中,发烫的铁砂不断磨皮,然后每一次练完,放手进入药盆时,都能感觉到,有气血源源不断的凝聚到双臂胳膊处。
每个人的九霞花,位置都不同,如程少久,便是在后背,姜苏的没见过,但大师兄赵宏的是在胸口处。
仙武獨尊 三千晴空
魏合自己的,则是在双臂上侧,胳膊上。
高质量的气血,超快的消化回血能力,加上三次气血突破后,似乎全身都通透了许多,气血流动速度快很多,且中间没了很多阻碍迟滞。
魏合甚至有时候,能清晰的感觉到,九霞花一点点凝聚成功的那种进度。
缓慢,坚定,不可阻挡。
韓珍傳
一口气练到下午结束,魏合感觉右臂上侧滚烫,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凝练,但掀开看,却什么也看不出。
下午郑师出了趟门,只是快要结束时,他回来面色难看,似乎很不高兴。
魏合练完功,打算收拾一下离开时,却在临走被一个师弟叫进了里屋。
郑师相召。
郑富贵一一叮嘱了下所有内院弟子,让所有人最近尽量抱团,不要单独来往,夜里不要出行,注意安全。
没有什么额外的话,但魏合似乎看出了有什么事要发生。
回去后,接连数天,回山拳院都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除了郑师似乎更苍老了些,其余依旧和原来一样。
好在还有新晋升的张路,同样天才不弱于萧然。似乎给了郑师新的一份希望。
魏合此时却是不去关注这些了,他如今突破三次气血,返回修行回山拳,气血凝练速度远超以往。
仅仅四天,他便凝练出了第二朵九霞花。要知道这九霞花的难度可是一朵比一朵难,其中凝练时,所需的气血一朵比一朵多。
但他居然轻轻松松就能迅速达到第二朵,这证明了,他之前的思路完全可行。
先邪后正,奇正相合!
不光如此,魏合闲暇时还同时开始修炼飞龙功。这门腿法功法,也在他的强大气血供应下,迅速接连突破。
十天左右,便到了第二层。
金牌相公:獨寵腹黑妻 冷煙花
飞龙功需要在腿部凝练血色龙纹,和九霞花的原理一样,龙纹便是飞龙功层数的标记。
此功难度极大,对资质,心性,要求极高。而且一个突破不成,便会气血反噬,刺向心脏,危险性极高。
功法一共分六层,每多一条龙纹,便更上一层。步,行,奔,渡,掠,飞。
一共六层,每一层都对应的是一种境界速度。
这门功夫,最高也就是三次气血,但却是极其稀少的腿功范畴。
这腿功,按照郑老说过的,所有腿功,能入劲的都相当珍贵。
因为真正厉害的腿功,进可攻退可守,天然就处于不败之地。且来去如风,支援和脱离战场都速度极快。
魏合也就对着飞龙功上了心,以三次气血回练,他很轻松的便破开了两层境界,速度也快了很多,但后面就有些缓慢了。
虽然还是稳步向前,没有什么阻碍,但速度却放慢了不少。
对此他也对其余的三次气血高手越发忌惮。
这么看来,越是上了年纪的三次气血高手,就越可能花大量时间气血,习练第二门,甚至第三门武功。
这样一来,以三次气血高手的延寿二十载来看,这个层次的高手,可以说是完全和二次气血拉开了一个巨大差距。
谁也不知道这个层次的高手到底修行了几门功夫。说不定年纪越大,实力越强。
普通气血沸腾,顶多就是增幅点身体素质,反应能力。但若是将气血凝练成武功,威力完全不同。
神道丹尊
毕竟气血每天就那么点,身体能储存的也就那么多。
但功法不同。只要凝练成功,需要的气血维持会极少。
理论上,一个人身上可凝练的功法是不限数量的。
两层飞龙功后,约莫又过了一个多月,魏合终于毫无阻碍的,将回山拳,一朵朵九霞花凝练完全。完全到了九朵铁皮的层次。
郑师最近也没空查看他的修为,他似乎在忙着做其他事,每天早出晚归,时常也有其他武师上门窜门,似乎在商议着什么,也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魏合也不急着表现修为,他凝练速度太快,以至于之前检查还只是一朵九霞花,现在才两个月就九朵全满,这速度太不正常。
索性,他打算再磨一些时间后,再行表露。反正他也打算先修行一下飞龙功,这门腿功可增加耐力,速度,明显比回山拳和五岭掌都要强。可为核心。
九霞花凝聚完成,便是代表铁皮达成,回山拳达到巅峰。
接下来,便是摸索入劲。
达到三次气血,自然会初涉劲力,但这不是入劲。只有将劲力练到全身遍布,不畏寻常刀枪,才是真正的入劲。
但那又是下一个境界了。魏合等不来这么远,如今三次气血已成,他也该迅速调查父母和大姐之事。
少阳山,该再去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