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px8ue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討論-第兩百一十四章 原來如此熱推-3gy1j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楼缓拄着拐杖,喘着气,走进了侧院。这座院落是赵王所赐予楼缓的,因为楼缓在赵国并没有什么人手,故而,在这里居住的都是当初跟随他前来赵国的那些秦人随从,若是有人认真的观看,就能发现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当初跟随他前来的那随从,早已不是如今这些在院落内的随从了。
从名字,到身份,来历,都是一样的,而人,却早已不是同一个人。
楼缓就这样不急不慢的走进了院落内,即刻有武士守在了门口,其余随从也都没有开口去说什么,都站在院落的各个角落,警戒了起来,他们腰间配着短剑,手中还持着弓弩,当然,没有人多说什么,因为谁都知道,楼缓曾遭遇了一次刺杀,在那之后,他身边的护卫力量就比从前要强大了起来,无论去哪里,都总是有武士跟随。
楼缓的这些护卫看似随意,可是站着的位置却都是可以互相支援,是可以看清周围死角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守卫在城墙之上的秦卒,当然,楼缓从秦国带了一批秦人返回赵国,这也是可以被理解的。
走到了别院的大门,楼缓推开了大门,院落内却坐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者,老者清瘦的可怕,衣衫褴褛,就连头发都是乱糟糟的,看起来似乎要比楼缓还要年迈,老者随意的坐在地面上,死死的盯着脚下的泥土ꓹ 用手指来在泥土上写出字来,故而ꓹ 他的双手都是沾满了泥,看起来就好像是道路上行乞的灾民。
当楼缓走到他的面前,坐下来的时候ꓹ 这老人也发现他,只是盯着自己的面前。
“昌。”ꓹ 楼缓叫道,老人猛地抬起头来ꓹ 这张脸ꓹ 居然就是当初莫名消失的赵王宠臣,楼昌。楼昌此刻早已没有过去的那种潇洒,甚至也不健康,他看起来迟钝,麻木,身为楼缓的犹子,他看起来却像是楼缓的父亲!苍老至极ꓹ 楼缓看着他,心里也有些酸苦ꓹ 楼昌老的太快了。
自从他的儿子死去之后ꓹ 楼昌似乎也跟着儿子死掉了。再也没有过去的雄心壮志ꓹ 再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ꓹ 楼昌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仲父,看了许久ꓹ 这才咧嘴笑了起来ꓹ 笑容有些可怕ꓹ 楼缓有些懒散的说道:“束已经死了,董成子方才带着人赶往长安君的府邸ꓹ 长安君咬定了他想要刺杀自己,董成子很生气…”
宮門怨 流蘇
“董成子也得死…”
“我早就跟你说了,董成子不能死…上次那样的错误,绝对不能再犯了。”
攻心計,嫡女要沖喜! 梅花三弄
明末朱重八 三十二變
“我不会让这件事连累到您,就是上次,行刺失败是因为赵括也在,而他们怀疑的也只是赵七月。”
“呵呵,若不是我临时安排了一场刺杀,将众人的目光转移到长安君那里,你上次的私自行动,就足以让你送命了。”
“我的儿子,死在了董成子的手里。”
“他在制定律法,这件事,应侯可是在看着呢,你不能杀害他。”,楼缓再次警告道,楼昌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看着地面,颤颤巍巍自言自语道:“束死了?他暴露了?不会啊,他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他是最有天赋的。”,楼昌说着,忽然又笑了起来,说道:“死了也好,反正都会死的…都会死。”
楼昌的这种状态,让楼缓非常的不悦,他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方才说道:“他若是暴露了,就不可能活着走出平阳君府,这大概是赵豹怀疑他,故而让赵七月出除掉他,我觉得,这件事,你不用再参与了…”
“仲父,所有的事情可都是我亲自安排好的,如今已经开始施行了,我就是不插手,又能怎么样呢?魏无忌的心腹大军,已经绕过了中牟,靠近列人,列人遭遇了灾情,这里是空着的,就在如今,各地的叛贼都在向这里聚集,很快,这里就会出现数万的叛军,他们会攻打邯郸。”
“等赵丹派出的人将他们全部杀死,魏无忌发现自己的心腹,自己的好友全部死在了这里….变法完全失败,赵魏反目,魏无忌,赵括,都要被赶出赵国,还有亲近他们的那些人…”,楼昌以一种诡异的平稳的语调说着这些事情,仿佛与自己毫不相干,他忽然又笑了起来。
“你不会觉得,没有人能看破你的计策吧。”
“看破了又能怎么样?事情都是赵七月所做的,所有的证据都断在他这里,赵王会处置他来为魏无忌平反?”
“那若是赵豹出来为魏无忌作证呢?”
“赵豹啊…当初赵七月要去齐国做质子,最反对的就是太后与赵豹,七月是赵豹所带大的,将他看作自己的孩子…赵豹这个蠢物,跟我一样,最是看重亲情…总是信任不敢相信的亲人…我说的对吧,仲父?”,楼昌忽然看向了楼缓,楼缓当然明白,楼昌是在向自己问罪,因为自己不肯帮助他复仇。
“我知道您看重赵括,我只想要董成子和赵丹的头颅…为什么您不能帮助我呢?”,果然,楼昌再次开口问道。
楼缓摇着头,说道:“你想要通过平来杀死这两个人,这是不可能的。”,楼昌忽然笑了起来,楼缓忽然发觉到了不对,他皱着眉头,认真的思索着,方才问道:“你还瞒着我做了其他的安排?”,楼昌没有说话,只是认真的看着楼缓,楼缓看着他,忽然,他瞪大了双眼,“列人?灾民?”
“赵丹这样残暴的人…当然应该被仁义的君子来处死,让他永世受人唾弃…”,楼昌的声音里终于有了些情绪,一种愤怒,发自内心的恶毒诅咒。
而在此刻,因为受到水灾,被迫迁徙,接受救济的灾民,却是惶恐的看着将自己围起来的士卒们,他们非常的害怕,有年长者正在哭诉自己的饥饿,说着自己的苦难,希望这些人能够放过自己,孩子们躲在母亲的怀里,哭了起来,青壮们围绕在他们的周围,赤手空拳的看着这些陌生人。
从这些士卒之中,走出了一位将领打扮的人,这人的面相倒是有些和善,他笑着,对众人说道:“请不要害怕,我们是来帮助二三子的,二三子之所以挨饿,都是因为邯郸之内的奸贼,私自扣留了原本给与二三子的粮食!我们这次,就是要去伸张正义,这是信陵君,乃至是马服君所支持的事情!”
这位将领大声的说着,手舞足蹈的,不少的年轻人眼里冒出了光芒,尤其是在听到马服君的名字之后,更是坚信不疑,甚至都不再暴露出原先那样的敌意,也只有一些老者,并没有被打动,只是看着他们,放低了姿势,说道:“我们就是按着马服君的吩咐,在这里接受救济…他还让我们赶往马服去找他..”
“哦,我明白了,可是马服君并不在马服,他正在列人等着我们呢,请跟我们走吧。”,那位将领说着,和蔼可亲的扶着这些老者,老者笑了笑,急忙道谢,随后便认真的看着周围的那些乡人,眼里却满是惶恐。一群人于是朝着列人走去,年轻人们与那些人混在一起,热情的谈论着。
对于这些刚刚给与他们一顿饱饭的人,年轻人都显得很是友好,而那位将领的几句言语,更是让他们浑身热血沸腾,充满了斗志。
龍日一,你死定了1 小妮子
这就是世界的本质啊,流血牺牲的总是那些热血的年轻人,而在看不见的角落里,却是一群曾经跟他们一样而如今却冷血的老者在操纵着他们的生命。
…….
“开门!”
狄朝着城头放声大喊了起来,赵括再一次坐上了戎车,宾客们围绕在他的周围,弟子们,他并没有带上,虽然他们都很想要跟随自己,可赵括还是没有同意,他让韩非看好这些人,赵括一直都想要拯救这个时代里那些溺水的人,可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他需要这些人,他需要这些弟子们留下来。
末日余年 睡不醒的羊
他们都是一团团火苗,将来一定会在各处燃烧,他们会救下更多的人。
弟子们非常的不情愿,可是面对赵括的命令,他们又不能违背,故而只能留在学室里,赵括还记得韩非那幽怨的目光,可是这也没有办法,这些继承了他学说的年轻人,他们学到了仁慈,学到了怜悯,而战事是会有牺牲的,他们在将来,可以散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释放出热。
可是当赵括乘坐着戎车,带着一批门客,来到了邯郸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办法入城,城池大门紧闭,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外头有着叛军,听闻邯郸之内也出现了叛贼,可是,士卒却并没有给赵括放行,看得出,当驻守城墙的将领不许开门的时候,士卒们是很惊讶的,一度引起了城墙上的混乱。
赵括看着城头,他看到了熟悉的人影,那人正是赵布,赵布是赵豹的儿子,同时也是赵括的老下属,两人曾数次一起作战,赵括只是安静的看着他,并没有开口,赵布有些迟疑,纠结,赵王早已下达了命令,不许任何人进城。所谓的任何人,自然是包括赵括的,他在看到马服君之后,就即刻派人去通报,却没有敢开城门。
他很崇拜马服君,也很敬仰马服君,可是守护邯郸城,是他的职责,他要执行赵王的命令。
就在迟疑之中,终于有士卒冲了过来,朝着赵布高呼道:“上君有令,打开城门,让马服君入城!”,听到这个命令,赵布这才下令,士卒们打开了城门,而马服君的门客们,脸色更是不善,尤其是戈,戈的长须再一次的颤抖了起来,说着些难听的话,说的那些守城士卒几乎抬不起头来。
傲劍驚神 橋頭鬼影
赵括急急忙忙的朝着王宫赶去。
当他赶到了王宫的时候,这里的武士们显然也是多了起来,他们有些尴尬的留住了马服君的门客,赵王的命令,只许马服君独自进入,其余人是不可以的,马服君的门客们再次喧嚣了起来,赵括制止了他们,这才跟着武士走进了王宫。
赵王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神色不能说是惊恐,只能说是忧愁,他喝了不少的酒,孤零零的坐在王宫里,看起来居然有些可怜,堂堂一国的国君,却不该如此。当赵括走进大殿的时候,赵王抬起头来,下意识的站起身来,想要走来,却又停住了,他的脸上是化解不开的忧愁,他再次坐了下来。
赵括也坐在了他的面前,他发现,赵王的脸上竟然有泪痕,赵王拿起了酒盏,摇着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寡人对他们都很好,寡人把自己所能给的,都给了他们,可是他们为什么还要反对寡人呢?当初寡人亲自去迎接信陵君,又将他当作自己的宾客,对他深信不疑,重用他所举荐的所有人….”
“寡人得罪了很多的近亲,只是为了让这些人留在赵国,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呢?”
“信陵君啊…寡人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呢?”,赵王问着,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酒盏,就要喝下去,赵括伸出手来,握住了酒盏,从他的手里拿了过来,一饮而尽,赵王惊讶的看着他,赵括将酒盏放在了一旁,这才对赵王说道:“信陵君绝对没有叛乱,他也没有做对不起您的事情。”
“我可以用自己得性命来担保。”
随后,他又将韩非推测出的缘由一一告诉了赵王,赵王半信半疑,只是看着他,并没有开口,赵括知道,只是凭借着言语,是难以说服赵王的,他只好说道:“请您暂时不要出兵,也不要去抓捕信陵君的家室宾客,我会去平定这次的阴谋,我会找出幕后的凶手,请您放心罢。”
囂張妃子別跑 沫尾
“不过,您要派出一个您所信任的人,来跟着我去做这件事,我还想,平阳君也可以一起来,我怀疑,平阳君是被人所利用了。”
赵王困惑的看着他,看着这个浑身充斥着自信的年轻人,他呆愣的点了点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