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dq4fv玄幻小說 妙手神農笔趣-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 攻心閲讀-p86y1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袁龙飞离开了地下室,门口有七八个壮汉守着,袁龙飞定的规矩,只有自己可以进出,其他任何人都不允许,哪怕是说接到自己的命令都不行,除非自己到场。
袁龙飞见到袁世伟的时候,袁世伟斜靠在真皮沙发上,明明六十好几的人了,怀中还搂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那个女人也不嫌恶心,依偎在袁世伟的怀中,一副娇俏可爱的样子。
“叔叔,这是你失散多年的孙女?”
反正要开战了,袁龙飞直接撕下了伪装,一开口就讽刺。
炮灰女的另類修仙
帥哥,給爺笑一個
“你怎么说话呢!这是我女朋友,按照辈分,你得喊一声婶婶!”
袁世伟皱眉凝视着袁龙飞说道,说这话的时候,还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内心在开始根据袁龙飞的态度,结合自己之前的判断,做行的推断了。
“这婶婶多少钱买的?我出双倍,你心态这么年轻,让她喊你一声孙子儿,我觉得更般配!”
袁龙飞坐下来,拿起来一根雪茄叼在嘴里,也没打算递给袁世伟这个长辈一根,点燃之后,十分牛气的对袁世伟说道。
这就是明显的打脸了,袁世伟让袁龙飞喊女人婶婶,袁龙飞却让女人喊袁世伟孙子,那么这样论起来,袁世伟就得喊袁龙飞一声叔叔了。
而且袁龙飞直接询问多少钱,那就是对这种畸形的男女关系的鄙视了,一语道破真相,将他们这甜腻腻的伪装给撕开,露出来里面肮脏不堪的交易内幕。
“放肆!我可是你叔叔,和你爸一辈儿,袁家以孝传家,你这是要造反吗!”
袁世伟终于忍住了,暴躁了坐直了,眼睛凶横的瞪着这个后辈儿,气势非常的宏大,一看就是久居高位的人了。
“现在这里是公司,不是家里饭桌上,我是袁家的掌舵人,我是袁氏集团的董事长,请你一个分公司的总经理掂量清楚自己的位置!”
袁龙飞冷哼一声,立马也拿出来了自己的气势和架子,如今袁龙飞手捏王炸,靠山高大,有的是底气,所以丝毫不弱于袁世伟。
两个大佬变脸,那个女子被吓的浑身颤抖,生怕自己在这样的对抗中,被碾压的连肉沫都剩不下。
“你这是翅膀硬了?我跟着你爸和人玩命的时候,你还在吃奶,现在敢和我用这个口气说话了?”
袁世伟说话的时候,眼睛余光不断看向门口,应该是担心袁龙飞不讲规则直接来阴招。
毒醫無雙:邪王盛寵小嫡妃
“唉哟,我这叔叔真疼爱我,当别人都关心我飞的累不累的时候,只有你在关心我翅膀硬不硬!”
袁龙飞顿时阴阳怪气的说道,气势一点都不弱,甚至还有点搞笑,专破袁世伟这种硬气功。
那个女子虽然很害怕,还是差点被逗笑了。
两个人突然都不说话了,前面这交锋,其实就是互相试探,谁要是怂了,那说明底气不足,后面必将溃败的一塌糊涂。
这就和高手对战一样,一开始都是出三四分力气先试探一下对方,一见面就出王炸的那种玩法,一般人还真玩不来。
袁世伟察觉到了袁龙飞底气很足,甚至有些肆无忌惮,仿佛随手可以拿捏他一般,其实袁世伟也知道,袁龙飞这段时间带着袁家是真的在走上
坡路,袁家的经济情况迅速好转,很多袁家人跟着一起都过上了曾经一般的好日子,所以袁龙飞最近在袁家的威望很高。
但是袁世伟觉得那些还不够,大家支持你,是因为你给大家都分到了蛋糕,要是大家发现,你要抢走我所有的蛋糕,那些人会立马变脸。
所以袁世伟内心开始猜测,袁龙飞到底是有什么底气,敢和自己摊牌硬刚了。
袁龙飞则在内心嘀咕,这袁世伟果然是个硬骨头,自己这么嚣张都没吓唬住,果然人家不是吓大的人,这是经历过风风雨雨锻炼出来的心性。
“啊!”
袁世伟怀中搂着的女人,忽然痛苦的叫了出来。
袁龙飞看了过去,却发现是袁世伟走神思考的时候,搭在女人肩膀上的手,下意识的捏了起来。
巨大的力气捏的女人疼的叫了出来,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可是袁世伟那身板,虽然六十好几了,一个女人还是逃不出去,疼的浑身发抖,只能叫了出来。
“滚出去!”
袁世伟的思维被女人打断,生气的放开手,一把将女人推开。
金剛骷髏 海哥栗子
高校黨建與思想政治教育管理研究文集 李憲倫
女人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不过内心十分的庆幸,要是袁世伟再不放手,她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所以不敢废话,站起来就要走。
“我让她走了吗?”
袁龙飞冷笑一声,看了一眼门口两侧站着的两个人,那两个人会意,往一起站了站,示意这个女人不能离开。
袁世伟瞳孔微微收缩,没想到袁龙飞如此的机智,这个时候房间里走出去的人,都可能帮袁世伟喊来援兵,而袁世伟其实早就和这个女人约定过,要是情况不对,就捏她的肩膀,等她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再叫出声,就显得真实多了,可以顺理成章的离开,然后出去通知外面自己的人。
可是袁龙飞什么套路没见过,就算是没见过,听说的也多了,所以根本不可能让这个女人离开。
而且这个房间里面,信号也早就被屏蔽了,袁世伟的手机早就联系不到外界了,就算是他身上带了什么监听的设备,也会被干扰到信号传输,和外界失去联络。
王牌神醫狂妻
女人委屈的看了一眼袁世伟,发现袁世伟看都不看自己,便悄悄的去待在一边去了。
袁世伟在通讯被断绝的情况下,唯一的后手被袁龙飞给处理了,来之前他还真没想到袁龙飞下了如此的决心,所以真的没有准备过多的手段,算是硬生生的被困在了这里。
“小飞,咱都是最亲近的人了,我和你爹也是背靠背一起拼过来的人,你有事就直说吧!”
袁世伟最终还是首先软了下来,将私下里偶尔才会喊的称呼喊了出来,又随口论了论血缘亲情和交情。
这就叫做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要是在袁世伟自己的地盘上,袁龙飞如此的挑衅,袁世伟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就服软,可是没办法,今天准备不足,对情况的判断不足,被袁龙飞给堵在了这里,他只能先退而求其次,想办法自保,离开以后再说。
袁龙飞听到这话,不禁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多熟悉的称呼,好久都没有人这样喊自己了。
不过这个时候,喊爷爷都没用了,走到了这一
步,袁龙飞没有了退路,放虎归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袁世伟此人袁龙飞了解,这是一个狠人,当年跟着袁世泓的时候,他亲手杀的人都不少了,隐忍过后只会是他疯狂的报复。
“叔叔,您年龄也不小了,我作为侄子,其实一直很心疼你,这么大年龄了,还在为家族操劳,是我们这些后辈的无能,如今我终于将袁家带着开始欣欣向荣了,我爹都在老家开始休息了,我觉得您也可以回去休息了,风风雨雨打拼这种事,还是交给我们年轻人来干吧!”
袁龙飞也和对方一样,开始舒缓了语气,用自己都觉得伪善的语句,告诉了袁世伟,今天我就是要你交出手里的权利,老老实实回去养老,这是我的舞台了,你就别蹦跶了。
多好听的语句,都遮盖不住背后目的的冰寒,袁世伟脸色终于变了,他没想到,袁龙飞竟然想要一步到位,直接将自己夺权。
袁世伟久久不语,大脑开始飞速的运转,别看他年龄大了,大脑还很好用,不然不可能搞出来一个让袁龙飞都头疼的团体出来。
可惜无论多好的牌,都要有出牌的机会,袁世伟今天就是被袁龙飞限制了出牌的机会,你要么答应,要么这间房,呵呵,你懂得。
70後青春記憶
“小飞,我觉得我身体还很好,还能为你们这些后辈撑几年,毕竟你们还稚嫩,很多事情都不懂,就比如很多合作伙伴就相信我这个老头子,很多经销商和渠道的联系方式,只有我记得,这些都只能我能做啊!”
袁世伟终究是放不下,而且他生怕自己事后被清算,所以就用自己这些年积攒的这些人脉和渠道作为威胁。
“叔叔不用担心这些,这些我早有准备,前几天我就开始推行经销商捆绑销售的方法了,以后是那些人追着和我们合作,经销商求着我们给他们货,所以不用担心这些,我都能搞定!”
袁龙飞十分得意的说道,这便是底气,老子不依靠你了,老子自己能搞定。
“唉,其实叔叔有件事没告诉你,咱们袁家这些年,为了家族的发展,做了不少不该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其实也有一些外人知道,叔叔只有还在这个位置,那些人因为畏惧叔叔,所以才不敢说出来,要是叔叔回去养老了,威慑不了这些人,这些人要是把那些黑料捅出来,咱们袁家就危险了啊!”
袁世伟终究还是有一些牌可以打,那就是他跟着袁世泓,一起经历了黑暗岁月,当年的社会混乱,弄死几个人都是小事,当年那些从泥潭里针扎出来的企业和家族,哪个没有一些见不得人的黑料了,一旦被人挖出来使劲的抖,其实还是很麻烦的。
活在明朝
所以袁世伟就准备用这些为作为自己此刻的王炸,将袁龙飞给逼退,消除今天被夺权的危机。
袁世伟说的好听,什么压制别人,其实就是在告诉袁龙飞,这是我的后手,我出事了,我就抖出来大家一起难受,说不定抖的好了,袁家跟着一起完蛋。
袁龙飞一愣,还真没想到袁世伟有这一出,袁世泓也不是啥事都给他事无巨细的交代过,所以袁龙飞顿时就拿不定主意了,袁世伟不说手里有多少黑料,哪怕是只有一条袁世泓的致命黑料,袁龙飞都得好好思考一下,自己为了袁家,葬送了老爹这值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