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7xq9f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在港綜成爲傳說 愛下-第一百二十七章 好看就完事了分享-ez04a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一大早,钟发白联系王经理,而后打车直奔辉光大厦。
至尊武神 王十四
廖文杰待岗,守在钟发白家里,给汤朱迪去了一通电话,他今天按惯例很忙,就不去公司上班了。
中午时分,他接到钟发白的电话,辉光大厦的确是风水有问题,因为外形设计和整体配色的缘故,这栋大厦远望,形似墓碑。
关键是周边的建筑格局气势太旺,层层围绕之下,辉光大厦被死死压了一头,犹如一栋立起的棺材,气可进,却不可出。
这里的气,指的是风水二字中的风。
这么大一口棺材立在地上,可想而知住在里面啥结果,感冒发烧倒是小毛病,家无宁日、灾祸不断,那才是大问题。
从心理学角度出发,人受视觉等感官影响,潜意识会滋生不安。尤其到了晚上,心慌难静,特别容易受到惊吓,长久下来便会精神衰弱,从而导致心理和生理上的疾病。
在钟发白口中,在辉光大厦工作的上班族,肩头三火势弱,精气神不定,比其他人更容易遇到奇奇怪怪的事情。
加之这个棺材许进不许出,一些恶鬼进来之后,想走都没法走,便引发了后续一连串事件。
总得来说,辉光大厦的风水形成纯属巧合,前前后后诸多建筑格局,都对它有影响,最有年头的那一栋是二十年前建的,人为刻意操作的可能不大。
改倒也能改,但牵扯太多,不是一个王经理和他老板能摆平的。
这两天钟发白会很忙,尤其是白天的时候,要忙着修整大厦的风水,让廖文杰多担待一点。
廖文杰表示问题不大,公司开业前这段时间,他正打算坐下来好好修炼,借机敲了钟发白一顿饭,便点头同意。
不过,当听到钟发白准备在大厦多整些绿植,增加生气的时候,他将何敏的电话扔了过去。
有生意,肯定要优先照顾自己人。
就这样,他白天苦熬白皮书上的念力心法,配合红绳辅助修炼,晚上出门约会看电影,入夜前练习春风化雨、铁砂掌等道术武功。
一连三天之后,黑龙翻滚,阴沉绵雨。
廖文杰手上红绳翻花,隐隐听到电梯处传来异动,抬头看了眼时钟,刚好下午三点。
次元聊天群
红绳收束窜入袖口,他起身下楼,立于楼道口墙角。
电梯处空无一人,声音从电梯井坑内传出,刚刚有个人钻进去了。
望着缓缓降下的数字,廖文杰不禁感慨,这人胆子真大,也不怕被电梯夹断了头。
正想着,电梯门打开,卢队长带着铁胆走出,路过楼梯拐角,刚好撞到了廖文杰。
刁蠻公主遇上惡魔王子 林雪依
“阿,阿杰!?”
“卢队长,好巧,今天不上夜班啊?”
“本来是应该上夜班的,不过……”
卢队长偷偷瞄了廖文杰一眼,心有余悸道:“晚上总是出事,我就把自己调到了白天,以后只上白天的班。”
“那你运气有够好!”
廖文杰竖起大拇指,上夜班撞鬼,上白班也倒霉,卢队长的运气也……
哦,旁边还有个铁胆,这两人的运气真没谁了。
吱啦————
待电梯升上去之后,电梯门突然打开,一双白手从黑暗中探出,吓得卢队长和铁胆哇哇乱叫,顺着楼梯狂奔二楼。
刚跑到一半,卢队长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身跑回,躲在了廖文杰身后。
差点吓傻了,明明廖文杰身边最安全。
电梯口,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子缓缓爬出,红色连衣裙,外面罩着黑色大风衣,头戴大号遮阳帽,墨镜遮住半边脸,烈焰红唇配合雪白肌肤,扮相保守又妖艳,极具感官诱惑力。
望着黑色大衣下若隐若现的大白腿,卢队长心跳加速,冷不丁感觉到了什么,不爽道:“铁胆,你个王八蛋,干嘛拿橡胶棍顶我。”
“不是橡胶棍……”
铁胆直勾勾看着前面,抬手压住卢队长的肩膀,呼吸逐渐沉重起来。
啪!
廖文杰转过身,一个响指将两人打醒:“别犯傻,那女人谁碰谁倒霉。”
“为什么,阿杰你什么意思?”
卢队长不信,望着女人摇曳而去的身姿,舍不得移开眼睛。
“她已经死了。”
“不是吧,死人?”
神醫世子妃
卢队长瞪大眼睛:“阿杰你别吓唬我,好好的一个活人,能走能动的,还这么漂亮,怎么会是死人呢?”
“鬼你都见过,死人能动很奇怪吗?”廖文杰反问一句,直接把卢队长问住了。
酷跑騎士鬥魔王 荒曉
“死人又怎么样,只要长得漂亮,是不是人我都无所谓。”
铁胆咽了口唾沫,瞄了眼红衣女撑伞走在雨中的背影,再次坚定点点头,没错,好看就完事了。
“那你可得注意,当心下面肿得跟人头那么大。”
廖文杰冷笑一声,拿过铁胆手里的雨伞,快步走出楼道。
……
街头,冷风吹过,红衣女雨中漫步,间或遇到行人,回头率极高。
廖文杰远远吊着,照面那一下,他就看出女子生机断绝,一口气提在嗓子眼,被人炼成了行尸。
手法很高明,一般二般的邪门歪道没这本事,换成廖文杰最熟悉的四目道人,想炼出这么一具栩栩如生的行尸,也非常困难。
不是不行,而是成本太高,用于赶尸入不敷出,亏本亏死他。
一人一尸,一走就是半个多小时,廖文杰眉头微皱,这条路刚刚已经走过一遍,如果不是控制红衣女的幕后黑手过于谨慎,那只能说明,他暴露了。
这时,红衣女突然加速,健步如飞十多米,消失在巷子拐弯处。
“果然是暴露了……”
廖文杰脚尖点地,冲刺来到巷口,远远看到红衣女跑进一家酒吧。
他紧随其后来到酒吧门口,并指点在眉间,确认酒吧并无异常,这才推门走入。
虽然天色昏暗,但白天就是白天,酒吧内生意一般,仅有两三对小情侣坐在卡座。
廖文杰嗅了嗅空气中的香水味,找准方向朝二楼走去。
这时,一位服务生上前,礼貌伸手道:“先生,请你在一楼娱乐,楼上是会员制……”
“给我半个会员。”
廖文杰摸出一万块,直接拍在服务生手里,快步走上二楼,留下服务员傻愣在原地。
二楼,装饰古典的走廊里,两边包房房门紧闭,灯光昏黄,木质地板踏上,吱呀吱呀作响。
廖文杰屏气凝神,香水味未散,红衣女就在这里。
“这位先生,这里是会员制专区,您的手续还未办理完毕。”
一名身材容貌皆属上等的年轻女子走上二楼,微笑道:“如果不麻烦的话,先请您下楼办理手续,规矩繁琐,还请您体谅一下。”
好漂亮的女人!
廖文杰心头嘀咕一声,皱眉道:“刚刚上来一个女的,黑风衣,戴墨镜和大帽子,也是你们这里的会员吗?”
重案現場
“先生,刚刚没人上楼。”
“……”
廖文杰闻言盯着女子不说话,待其面露尴尬转过头,径直朝走廊尽头走去。
“先生,这位先生……”
年轻女子抬手没拦住,又不敢得罪出手阔绰的客人,只能叹了口气跟在廖文杰身后。
吱呀!吱呀———
廖文杰缓步走廊,尽头处香水味淡化,他停步不动,三秒钟后撤回两步,拧开面前的房门。
邀狼入室 洛冰淩
唰,一只雪白手掌探出,直抓廖文杰脖颈。
长长的指甲上涂抹黑色指甲油,颜色泾渭分明,很好看,但在这种气氛下,非常吓人。
嘭!
白手速度很快,但廖文杰在开门的瞬间,便抬脚踹了出去,红衣女还没抓到他,整个身躯就直挺挺摔倒在地。
茅山之陰陽鬼醫
“啊!!”
廖文杰身边,年轻女子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退后两步站在墙角。
包房内,光线暗淡,红衣女直挺挺倒下,又直挺挺立起,墨镜和帽子掉落,雪白的面容上,红唇异常显眼。
她双脚并地一跳,身躯前倾,十指只插廖文杰胸口。
直来直去的攻击一点章法都没有,廖文杰侧身让开,待红衣女跳出包房,从后面补上一脚,直接将其踹了个大马趴。
红衣女直挺挺站起,逃向楼道方向。
“留下来吧!”
跟踪已经暴露,廖文杰不再指望跟踪找到幕后黑手,抬手甩出十余根红线,缠住红女衣四肢头颅,猛地一拽,将其掀翻在地。
嘭!
他上前两步,抬脚落下,踹在女子胸口,压出其喉间那口气。
道术一破,红衣女当即没了动静,瞪大眼睛张着嘴,双目直直看着天花板,好似死不瞑目一般。
直到这时,廖文杰身后的年轻女子才回过神,上前要扶起摔倒的红衣女。
“不要碰,她身上可能有毒。”
“你神经病吧!”
女子推开廖文杰,俯身去扶红衣女,心头颇为气恼,长这么帅,穿得也人模狗样的,结果却欺负女人。
差劲!
要不是打不过,她肯定用防身术给廖文杰一点好看。
正想着,她突然发现不对劲,红衣女身躯冰凉僵硬,两眼直勾勾的,竟是连呼吸都没了。
“你,你你……你杀人了!?”
“那你还不跑?”
“啊!呀呀呀————”
女子惊慌失措,软着脚直奔楼道,下楼时太急,崴到脚又是一声惊呼。
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廖文杰蹲下身,五根红绳好似活物从袖口游走而出,掀开红衣女外面的黑色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