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0gb98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漁村小農民-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 慈母多敗兒熱推-cc9ct

漁村小農民
小說推薦漁村小農民
张广扳着一张脸,特别认真的开口。
天價棄妻,首席別太渣
女人闻言脸色特别不好:“你这老先生怎么说话的?再怎么说我也是孩子的母亲,我疼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害了他?”
“糊涂!”张广再次出言斥责:“你可知慈母多败儿,我给你指出来你应该虚心听我给你讲解才是,而不是在这里质疑我所说的话。”
张广活到现在这个岁数,看清了许多的事情,但是 他也是个好管闲事的人,看这母亲的爱害了自家小孩,忍不住在一旁跟着着急上火。
“你说说我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对?”眼前这老人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坚决,这也让女人不禁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做法,难道说真的是她做错了什么?
“你可知道孩子喂的实在是太精细反而会让孩子的咀嚼能力下降?因为没有吃过任何坚硬的食物,才会导致这孩儿久久不换牙!”
张广根本就不藏着掖着,一句话就将这母亲的错处给指出来。
“那你说说这件事究竟该怎么处理?我也没有想过孩儿会是这样子。”女人听了张广一番讲解,觉得这老人说的很有道理,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只等着张广给她解惑。
女人说话的声音小了很多,那委屈的样子让张广有些心软,语气也弱了下来。
“你也不用担心,今天这事情既然让老头子给碰到了,我就绝对会让这小家伙好起来的。”
“小伙子,你去给张叔买一节甘蔗回来!”说话间张广偏过头,对着不远处楚天的助理开口。
助理闻言立马跑开。
就连一旁的楚天都没有看明白张广究竟是在玩什么把戏,看病就看病,买什么甘蔗?难道是这老头子嘴馋了?
不过这张广虽然说看上去也不过四十来岁,实际上可是有八十岁的高龄了,他还有这牙口吗?
牙口……对啊!楚天突然之间明白过来张广想要怎么做了。
最佳特攝時代 粉筆白
三國之劉備復漢
心中不仅有些佩服张广的应变能力,看来这次自己是真的没有选错人。
助理一直以来都有经过锻炼,再加上他腿特别长,很快就把张广要的甘蔗给买了回来。
那甘蔗是削好了皮的,也省去了后面处理的步骤。
张广拿在手里颠了颠,轻轻嗅了嗅,特别满意的将其送到小家伙面前:“小朋友,这甘蔗可甜了,你想不想尝尝?”
小家伙连连点头,他可是从来没有试过甘蔗的味道,之前妈妈总是害怕他被甘蔗渣给噎到,其实他真的特别想要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个什么味道。
“医生,这……”中年妇女心中依旧有些担心,她的手伸了一半,想起张广之前所说的话,动作停滞在了半空。
“交给我,放心好了,你家孩儿绝对不会有事的。”张广再次保证。
这时甘蔗已经递到小孩面前了,小孩先是迟疑了几秒,很显然他并没有想好该要怎么下口,最后还是偏着脑袋用板牙咬了下去。
一股格外甘甜的味道一下子就溢满了口腔,这让小家伙特别满足。
“真甜!”
“来,现在听爷爷的,充分利用起你所有的牙齿,让它们都参与到你的咀嚼中来,这样的话你会觉得这甘蔗的味道更加甘甜!”
球壇雙星耀洛城
张广试着引导这个小孩子,说话的语气格外温柔。
小孩闻言按照张广所说,开始试探性的让甘蔗在嘴里移动,他开始享受咀嚼的乐趣。
等他一根甘蔗吃完,张广这才继续开口:“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牙有点疼!”小家伙皱了皱眉头,如实回答。
听见自家儿子喊疼,了心疼坏了当娘的人。
算計來的夫君
中年妇女想方设法上前:“你们没有听见吗?我儿子牙疼,我得好好给他看看!”
“大姐,你如果说真的爱你的儿子就不要妄动,到你儿子这个年纪早该换牙了,难道你真忍心你儿子以后满口的畸形牙吗?”
楚天伸手拦住了女人,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
楚天说出来的话字字在理,也让女人停下了她所有的动作哪怕是心疼,她也忍住了所有的情绪,在一边安安静静看着儿子。
重生豪門千金
“乖宝宝,你现在觉得牙疼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现在到爷爷身边来。”张广笑着对着小家伙伸出了手。
张广的脸被岁月眷顾,他的他双手也是一样的,有着不同于他年龄的细腻。
第一女狂神:絕色騙子妃
但是对于小孩子来说,就算张广的手长得再好看,那也不过是一双陌生人的手。
所以说小孩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走向张广,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母亲。
女人也感受到了来自儿子的依赖,她不知道这医生接下来会用什么办法给儿子医治。
但是她知道这些医生绝对不会害了自己的儿子,所以说咬了咬牙对着儿子点了点头,让他按照张广的引导动作。
收到母亲的暗示,小男孩慢慢走向张广,他有些怯懦,总体来说也算是鼓足了勇气。
要知道他从小可是特别害怕医生的,每次见到医生除了打针就是吃药。
他眼前这医生不大一样,和他说话的时候温温柔柔的,还给他东西吃。
小家伙总算是来到了自己面前,张广将手放到小家伙的脸颊处,接下来一股热气顺着他的手臂慢慢地慢慢地顺着小家伙的脸颊进入他的口腔。
在场的人只是看见张广的手放在小家伙的脸上,而楚天却看见了张广体内真气的波动。
果然如同他预料的一般,什么长生不老的医术都显得虚无缥缈,最为关键的是这张广本身就是一个练家子。
只是楚天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根本就看不明白张广这时候的境界。
“呼叫系统!”
楚天在这时候想起了自身所带有的系统。
“主人,你打扰了系统正常修复!”系统冷冰冰的声音响起:“不知道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
“你帮我看看那小老头现在是什么修为境界?”系统修复没修复楚天没兴趣去管,他只是好奇张广这时候的状态。
“他身上有隐藏修为的法宝,我看不出来。”系统声音一如既往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