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l4wyz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惱火-bfatv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蒙古人好酒,土默特部又是最早与虎字旗接触的草原部落,卜石兔作为土默特部大汗,手中攒下了不少虎字旗的高粱酿,足够喝上一年。
宴会结束后,喝的醉醺醺的蒙古台吉一个接一个从汗宫走了出来。
“台吉。”莫日根走向从汗宫走出来的坎坎塔达。
坎坎塔达面颊酡红,双眼迷离,走路时脚下拌蒜,可在看到莫日根的一霎那,整个人从醉酒的状态中醒了过来。
一些刚走出汗宫的台吉见到莫日根来找坎坎塔达,纷纷识趣的从坎坎塔达身边走开。
坎坎塔达把莫日根带到一旁没什么人的空地上,嘴里打着酒嗝说道:“这次回来有什么发现没有?”
“一切都很正常。”莫日根摇了摇头,旋即又道,“不过有一件事很奇怪,属下到现在也没有想通。”
坎坎塔达眼皮往上一撩,道:“什么事情想不通?”
“属下这次在大黑河那边监视虎字旗的动静,见到虎字旗的一支骑兵离开大黑河那里的墩堡,去了六七十里外的另一座墩堡,并在那边过了一夜,第二天才返回。”莫日根说出自己不解的地方。
坎坎塔达眉头微微一皱,道:“你觉得这件事不正常?”
耀武揚威 繼續倔強
萌妻9億9:吸血老公咬一口 柔伊m
強勢掠奪:總裁,情難自禁
老婆,吃完要負責 筆下生花
“属下也说不好。”莫日根说道,“平时虎字旗的骑兵也会离开墩堡在附近转上一圈,可从来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在另外一个墩堡过夜的事情更是没有发生过。”
坎坎塔达面露沉思,大拇指肚在食指第二骨节上来回搓动。
半晌后,他道:“除了这些,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没有了。”莫日根摇了摇头。
坎坎塔达说道:“你继续带人盯着大黑河那里的墩堡,虎字旗的兵马随时都有过河的可能,你要盯紧。”
魔法旋渦
“是。”莫日根点头应下。
他也没有在汗宫这里多停留,一个人回到同伴那里,和其他的哨骑再次离开青城。
跟在坎坎塔达身边的护卫察喀克在一旁说道:“台吉,莫日根所说的事情不会真的由什么问题吧?”
“应该没什么大事。”坎坎塔达说道,“虎字旗的兵马多数都是步卒,骑兵的数量有限,只要不是虎字旗的步卒调动,就不会有大问题。”
血色肩章之褪色的綠 鄧二肥
听到这话的察喀克笑着说道:“台吉您还真信虎字旗的兵马敢来攻打青城?我承认他们的战兵是厉害,可那也只是守城,到了野外,是咱们蒙古铁骑的天下,不管来多少步卒,只要咱们的铁骑一个冲锋,保证杀的那些汉四散而逃。”
“也不能太小瞧了虎字旗的那些战兵,别忘了素囊当初可是在野战上败给了虎字旗的战兵。”坎坎塔达提醒道。
察喀克笑道:“当初素囊台吉才带多少人,而且还是在明国境内动的手,虎字旗的兵马又是人多势众,现在不一样了,这里是草原,有大汗和几万铁骑大军在,以虎字旗的那点战兵,根本不可能是咱们几万铁骑的对手。”
混在異界的神仙
“只可惜鄂尔多斯部和永谢布部的人不明白这个道理,若是他们早些把各部战士派来,虎字旗也不可能在草原上修建这么多的墩堡,让虎字旗在草原上站稳了脚跟。”坎坎塔达面色阴沉的说。
虎字旗在土默特草原上修建这么多墩堡,大黑河那里的墩堡更是距离青城不足百里,这让整个土默特部都成为了草原诸部的笑柄。
当初虎字旗在大黑河修筑墩堡的时候他就不同意,可惜有大汗和兀鲁特部的支持,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虎字旗以修建货仓的名义修建了这么一座墩堡。
1995-2005夏至未至 郭敬明
虽然后来他也联合素囊还有一些部落对虎字旗在大黑河的墩堡动手,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不仅没能毁掉虎字旗在大黑河的墩堡,反倒让素囊在大同境内折损了不少蒙古勇士,使素囊部落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
“老台吉。”
后传传来了一道声音。
坎坎塔达回转过身,见远处的巴图一边挥手打招呼,一边朝他走过来。
“老台吉还没有回去?”来到近前,巴图笑着说道,“刚才我见到莫日根了,我听说老台吉安排他去监视虎字旗那边的动静,怎么?虎字旗那里有动静了?”
巴图曾经与坎坎塔达一起出兵对付过虎字旗,所以不止一次见过莫日根,知道莫日根是坎坎塔达帐下最精锐的哨骑。
“莫日根刚送来消息,说虎字旗那里暂时没有动静。”坎坎塔达说道,“你们永谢布部的人什么时候能来青城?大汗一直等着你们永谢布部和鄂尔多斯部派人来。”
巴图笑着说道:“我就是为了此事请老台吉来帮忙的。”
一場青春時光的再見 安小然
“怎么?你们永谢布部反悔了?不愿意派人来青城一同对付虎字旗?”坎坎塔达眉头皱了起来。
巴图一摇头,说道:“老台吉别误会,我们永谢布部既然答应派出部落中的战士,那就一定会派过来,只是在时间上恐怕还要商榷一下。”
“你们永谢布部的人打算什么时候来?”坎坎塔达脸色难看起来。
他没想到巴图在汗宫里答应的还好好的,这才从汗宫里出来,就开始找理由拖延永谢布部援军来青城的时间。
巴图面带愧色的说道:“我是希望部落里的勇士能够早些来青城,可老台吉你也清楚,这一个冬天下来,部落里的马匹和牧群都需要休养生息,若在这个时候把部落中的战士派到青城,会让我们永谢布部遭受很大的损失。”
“你不用在我面前解释这些,我只想知道,你们永谢布部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来青城。”坎坎塔达冷声说道。
巴图尴尬的说道:“最快也要入夏才行,没有几个月的时间,马匹和牧群养不上多少膘。”
“三个月?有这三个月的时间足够虎字旗的兵马来青城十趟八趟的了。”坎坎塔达脸色铁青的说道。
他早就知道右翼蒙古的另外两个万户部落与土默特部貌合神离,只是没想到虎字旗的兵马都打到了家门口,这两个部落居然还不愿意与土默特齐心协力对付虎字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