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7nsd7都市小说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線上看-第九八零章 熟悉的人讀書-cr0to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小說推薦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第二天上午,正在冥想的冶源大治突然打了个哈欠,果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特别不想做某件事。
愛妃給朕下個蛋
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后,他最终站起身:“算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去走走。”
下床后,精神力习惯性的将身后的床铺整齐,自从和出木衫住在一起后他的习惯改掉了很多。
接着他又抬头望楼上看了一眼:“出去之前要不要去和他们说一声呢?”
现在青月霸占着练功房,还不让他进去,老头子的原话就是这货没事就不要来占用这些公共资源了。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不说了吧,反正过去老头子也没心情关心他,更何况出去而已,又不会出什么事。
走下楼,木质走廊依旧和以前一样一尘不染的样子,一个身穿围裙的出木衫正在辛勤劳作着。
现在这栋房子略显冷清,因为出木衫将自己大部分分身召集进入了幻想界全力研究。
除了房子外,就连他平时放置无用零件的仓库也被彻底清空,再不会对现实世界有任何影响。
这些人撤走之后虽然再也不会被人窥视了,但他总觉得房间有一点冷清。
果然,人一但习惯了什么东西,失去之后总是会感到不习惯,哪怕那件物品对他本身没有任何好处。
刚刚走出门,冶源大治就瞥到一个黄色的身影一闪而逝,似乎急匆匆的去往一个地方。
“那个身影是?”冶源大治看向她消失的街道,迈步跟了过去:“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虽然精神力可以迅速探测周围的环境,但是对他来说,太快揭晓答案就没有乐趣了。
反正现在安静且不需要修炼的显得生活如此无趣,为什么不试着给自己找一找乐子呢?
前脚掌略微发力,冶源大治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以近乎瞬移的速度出现在了街道的拐角处。
探出头去,就看到那个和哆啦A梦如出一辙的身体,以及头上大大的红色蝴蝶结。
“哆啦美?她怎么在这里?”冶源大治的兴趣更浓了:“特地回到过去,到底是想去干嘛呢?”
哆啦美在这里应该没有几个熟悉的人才对,谁有这么大的魅力能够让她不远千里的跑过来?
冶源大治眉头一皱,一种最可能的情况浮现在他的脑海中:“难道,她在这里有了新猫了?”
“不对不对,这种情况不太可能。”不到一秒钟,他就否定了这件事,条件实在是太苛刻了。
“据我所知,应该没有几个人的个人魅力可以盖过帕瓦A梦,而且和哆啦A梦谈恋爱还得冒着地球毁灭的风险,哆啦美也没什么时间和这个时代的猫有所接触,更不可能是日久生情。”
带着疑惑和好奇,他的身影在周围的电线杆不断闪烁着,紧紧跟随在哆啦美的身后。
说来也奇怪,无论他的身体形状再怎么离谱,只要躲进这个电线杆后面外人根本看不到他。
而且这个地方的空间还不小,他感觉就算在这后面塞几十个出木衫的分身,也能勉强装得下。
这也是他发现的有趣的地方之一,就像卡通人物被车撞也不会死一样,是独属于这个世界的特点。
多情痞子有情狼
販罪(精校)
没过多久,冶源大治就看到了那条熟悉的马路,这里是小夫他们家所在的街道!
網遊之礦工也拔刀 愁飛
初心不已故拾荒
“小夫?”冶源大治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哆啦美确实和小夫见了面,但是他们似乎并不是很熟啊。
“难道是哆啦美被小夫的壕气吸引了?可是帕瓦A梦家也一点不比这里差啊。”
冶源大治看着哆啦美走到小夫的门口按响门铃,心里已经在盘算自己等会儿应该做点什么了。
没过多久,小夫从门内走出来,而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一尊看起来比同龄人略显强壮的身影。
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他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胖妹小珠?居然连他也在这里吗?”
南宋軍神 卷風
大治看得眼睛都直了,没想到昨天一道流水素面而已,居然一次性征服了两个女孩子的心!
“可恶!”冶源大治恨(其实是羡慕)得牙痒痒:“这家伙居然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等着吧,看我怎么收拾你!”他拿起call机,准备给胖虎和哆啦A梦两人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个情况。
这两人都是这部片子里最大的妹控,只要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们,绝对会把小夫的家给夷为平地的……吧?
正当他打算拨通电话的时候,冶源大治突然犹豫了,自己该不该打这通电话呢?
仔细想想,哆啦美确实过来找小夫了,但是他们之间貌似并没有什么产生什么特别的感情。
而且只不过是约着见了一面,就被当做是他们之间有了关系,是不是太草率了点?
看着手里的call机,他有些犹豫不决,自己要不要打这一通足以决定小夫半个月命运的电话?
“大治,你在看什么呢?”一只手突然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将冶源大治的思绪拉回到现实。
他回过头看着一脸微笑的大雄,以及站在他身边的多目,这两人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
“咳咳,没啥。”冶源大治收起了电话,觉得暂时先隐瞒下来:“你们两个这时要去干嘛?”
大雄指着多目手上的袋子:“我们两个约好了今天要一起去我家做作业。”
“哦,是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冶源大治点了点头,他并不是很想去辅导这两人,感觉会很伤肝。
正当他打算跑路的时候,多目却开口拦住了他:“冶……大治君,可以麻烦你为我们讲题吗?”
冶源大治的身体一僵,说实话,他是很想拒绝的,但是他听得出这个孩子语气中的向往。
他在喊他名字的时候似乎有着一丝崇拜的情绪,已然将冶源大治作为自己的偶像。
而他恰巧最无法拒绝这些想上进的孩子,也不想让他的希望落空,只好停住了脚步。
同时,他也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多目和大雄不是一路人,至少现在不是。
“好吧,谁让我不擅长拒绝别人呢。”冶源大治转过身走到大雄身边:“那么,今天也要一起努力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