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osm04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討論-第1974章 一幫蠢賊,是又如何?相伴-c2bi2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由此他断定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薛安肯定藏在了某个地方,若是贸然寻找的话,简直无异于大海捞针。
貴族校草拽拽未婚妻
誓要休夫:邪王私寵小萌妃
在这种情况下,他灵机一动,然后另辟蹊径,开始寻找当年曾跟薛安有过交集的人,想从他们嘴里套出点线索来。
万万没想到,他这一招歪打正着,还真就找到了一名散修,在重金收买之下,这名散修告诉了时阳一个重要线索。
那就是在诸天的角落里,其实有许多跟薛安关系匪浅的宗门。
其中有受过薛安恩典或者点拨过的,还有的则是曾经帮助过薛安,甚至还有薛安一手创立的宗门,比如这个浩然书院。
在这些宗门之中很可能就有薛安的线索,然后这名散修便给了时阳这个浩然书院的星图。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时阳欣喜若狂,立即率领手下往这里赶来。
重生之悠閑生活
现在看着远处这颗淡青色的星球,时阳深吸一口气,勉强按捺下内心的激动,沉声道。
“现在还不是庆贺的时候,先去这星球之中找出薛安的下落才是王道,大家都打起精神,随我来!”
“是!”
这几架星舟轰隆隆的催动起来,往这颗星球驶去。
他们的速度都不快,毕竟已经到了跟前了,若是全力催动的话,可能直接就错过了。
可就在他们即将靠近这颗星球的时候,星球上方的虚空突然泛起了涟漪,紧接着一架星舟便从中闯了出来。
整个过程可谓快极,甚至令人都来不及反应,这架星舟便已经出现在虚空之中。
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让时阳等人措手不及。
尤其飞在最前头的那架星舟,因为这一幕出现的太过突然,导致根本无法转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撞了上去。
可就在这时,这架突然出现的星舟就好似有灵性一样,突然往旁一个挪移,在光华一闪之后,便挪移出去了数百丈远,堪堪躲开了冲上来的星舟。
这下,时阳等人才算松了口气。
廿一
然后便听最前头的那架星舟之中传来了怒吼之声。
“哪里来的混蛋,居然敢挡爷爷的道路,没长眼睛吗?”
要知道时阳等人虽然是赏金猎人,但偶尔也会客串一下星际海盗的,所以这些人实际上都是些凶恶不堪的暴徒。
尤其现在时阳这边人多势众,对方则只有一架不起眼的小星舟,这人自然更是嚣张。
可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在这架突然出现的星舟之中便传来了一声冷哼。
“嗯?”
这声音并不大,可在时阳等人听来却如一记重锤一样,震得他们周身气血浮动,面现惊骇之色。
要知道他们现在的喊话其实都是以神念来进行的,而对方虽然只发过来一个字,却能震得自己浑身震动,由此也可见对方神念之浩瀚强大。
“你刚刚说什么?”星舟之中又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乍听上去好似一名少年一样,其中却蕴含着无上的威压。
这下,刚刚骂街的那位吓得面无人色,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时阳却是心中一动,然后身形一闪,便出了星舟,来至外界虚空之中,冲着这架小星舟拱手一礼。
“朋友,我的小兄弟性子鲁莽,不太会说话,还请多多包涵!”
網遊之魔法行星
说话之时,时阳一直在打量着这架星舟。
这是一架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很平平无奇的星舟,可时阳却注意到,在这星舟的表面有许多细小的裂痕。
一看便知,这些裂痕都是被穿越虚空之时的时空风暴所伤。
烏鴉嶺往事 木龍生
关键是这些裂痕也太多了,而且深浅不一,显然不是短时间内形成的。
由此可见这架星舟的主人应该经常长途跋涉,再结合刚刚说话的气势,时阳的心中突然有了定论。
因此虽然这架星舟之中并无任何回应,他脸上的笑容依然十分的灿烂。
“朋友,在下赏金猎人时阳,若是不嫌弃的话,交个朋友如何?”
“赏金猎人?”星舟之中传来一个饶有兴致的声音。
“没错!而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阁下应该也是一名赏金猎人吧!”时阳信心十足的说道。
“是又如何?”
“若真是如此的话,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彼此合作,您看如何?”
“合作?怎么合作?”
“阁下可否现身一见呢?”时阳问道。
星舟之中一阵的沉默,片刻之后,星舟之前的空间渐泛涟漪,然后便浮现出了一名白衣少年。
这少年五官似乎掩映在一团雾气之中,尽管如此却依然帅气逼人,尤其他的那双眼眸,温润的好似两块无瑕美玉一样。
整个人随随便便的站在那,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时阳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惊讶。
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是如此年轻的一名少年。
虽然说从相貌来推算一个修行人的年龄是件很不靠谱的行为,但一般人不管如何伪装,总归和真的不一样。
这名少年给人的感觉却是那么的自然。
时阳按捺下心中的惊讶,然后微笑拱手道:“真没想到阁下居然如此的年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失敬失敬!”
相信大家都已经猜出了来人的身份,没错,正是薛安!
他在进入星海深处之后,便以浩瀚无垠的神念直接锁定了这里的时空坐标,然后穿越虚空,飞了过来。
首席的辣手妻
没想到来的如此凑巧,正好碰到了时阳等人。
与此同时,时阳的手下们也纷纷走下星舟,来至了虚空之中。
薛安并未吭声,只是淡淡的扫视了这些人一眼,眼中光华微闪,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时阳身上。
“你刚刚说合作,怎么个合作方法?”
“很简单,阁下既然来这里,想必也是为了浩然书院而来吧!”时阳笑嘻嘻的说道。
薛安神色微动,旋即点了点头,“没错!”
“恰好我们也是为了浩然书院而来,说到这咱们也不必藏着掖着了,我们一行人来,就是想通过浩然书院查出薛安的下落,阁下应该也是抱的这个想法吧!”
时阳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个计划通,这小脑袋怎么就这么好用呢,咔咔咔的一通话,便将对面这个少年给唬住了吧!
果然!
只见薛安微微一怔,旋即便似笑非笑道:“是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