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jf3jl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唐時明月宋時關》-第三百三十八章 法醫蘇宸推薦-cjln2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现场验尸开始了,大堂内的人全部聚精会神,看着三人在那勘察尸体。
根据尸斑和按压褪色的程度,苏宸已经判断出了死者的死亡时间,可以推到前天夜里,差不多十八个时辰了,午夜过后到子时之间。
尸体身上有一些青紫淤伤,都是被殴打所致,但不是致命伤,真正致使查元赏死亡的,是被高手震断心脉。
苏宸皱着眉头,解开了死者前胸的衣襟,看到了胸口位置有一处淡淡的掌印,应该在拍击时候所留,尚未完全消散。
他的目光在掌印上看了一下,眉头蹙的更深,然后检查了尸体的耳喉鼻和口腔等,十分细致。
刑部的仵作和宫里的御医,看着苏宸这般细无俱漏地排查,都露出惊讶之色,比他二人明显专业多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在苏宸身上,不知他具体发现什么没有。
半晌过后,刑部侍郎张易询问勘察结果。
刑部仵作佟维拱手道:“回诸位大人,死者的致命伤在心脉,被习武者打在胸口部位,震碎心脉而死。”
御奉傅东胜也开口道:“没错,傅某看法也是如此,查家公子的确被习武者,击伤了内脏,心脉尽断而亡。”
在场的官员纷纷点头,既然这两人都观点一致,看来事实也是如此,那回春堂的坐堂郎中并没有说谎。
曹永钦依然是那张似笑非笑讨人烦的虚伪面孔,在询问他:“苏宸,刑部仵作和宫内御奉,都有了结论,你检查出来没有?”
苏宸微微点头:“在下也查明白了。”
彭箐箐眸光看着苏宸,充满了紧张和期待,等着他为自己昭雪。
韩熙载、吉王等人都饶有兴趣地盯着苏宸,不知道能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
煙靄紛紛
純陽武聖
尤其是韩熙载,他可是知道苏宸的能力,此刻关乎彭箐箐的定罪与否,他不可能再藏着掖着,可以说,成败在验尸环节,若是苏宸不能查到对彭箐箐有利的证据,那么彭箐箐真有可能被定罪了。
张易顺着开口道:“说来听听。”
苏宸深吸一口气,神色平静道:“死者的致命伤,的确在胸口位置,死因也是心脉尽断,这两种看法与仵作、御奉看法基本一致……”
他的话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愣住了,然后一部分人露出失望之色,一部分则露出喜色,死因是心脉尽断,排除了查元赏身体不好的因素,外面关于查元赏身体虚、有先天疾病的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此时,彭箐箐蹙眉,心中紧张起来。
“那彭箐箐便是杀人凶手了。”魏岑一脸嘲讽之意,冷笑说道。
苏宸摇头道:“不,凶手另有其人,与彭箐箐无关!”
他的话,如同一块巨石砸入湖水中,引发了层层涟漪效应。
场内的人,都吃了一惊,苏宸通过身体找到了线索,能够排出彭箐箐的嫌疑吗,这怎么可能!
彭箐箐闻言之后,绽放了笑容,恨不得冲上去抱住苏宸,然后抡起来转圈圈。
明星教練
还是自己的郎君有能力,能为她洗脱冤情!
她没有看错人!
彭箐箐此时的心情好极了,已经完全放松下来,因为她很了解苏宸的为人,对方各方面能力太突出了,做事稳重,点石成金,能人所不能,既然他说凶手另有其人,跟她无关,那么肯定找到了证据,不是在胡诌。
韩熙载捋着胡须,也露出了微笑,他是信得过苏宸的才能,并不怀疑他会说假话,毕竟关系他未婚妻的安危,所以,此刻只想知道,他究竟查到了什么?
事实上,在场孙党的几位官员,全都如释重负,或是露出笑容,有些激动,想看苏宸究竟如何打脸魏岑等人。
吉王李从谦、查元方等人,面面相觑,没有想到苏宸真的能找出证据,证明查元赏被其他人打死,跟彭箐箐无关。
嗜血公主的復仇路
“元方,你怎么看?”李从谦问向了身后的掌书记。
查元方低声道:“回王爷,属下不知这苏宸是真找出了证据,还是在故意撇开干系,听他说出线索,能否让人信服吧?”
待众人回过神来,魏岑阴着脸,十分质疑地问道:“苏宸,这可是刑部大堂,说话可要负责任!”
苏宸镇定如常道:“活人会说假话,但尸体不会!我从查府小公子的尸体上,看出了一些线索,可以推断出,行凶者为男性,而且是个左撇子,懂内家功夫,应该是在午夜潜入查府,蓄意谋害了查元赏,他的死,跟彭箐箐并无干系!”
张易趁机询问道:“苏宸,你就别卖关子了,你到底查到哪些线索,不妨都说出来,让吉王和诸位大人,也能听个明白。”
DOTA之刺神傳說
严续也笑着问道:“是啊,苏宸,我们都很好奇,你为何会查出凶手另有其人?倘若是真的,那么就是有人估计陷害彭姑娘了,真正杀害查元赏的凶手,则逍遥法外。”
“哼,需要拿出证据,而不是信口雌黄,光靠猜测终是无用!”魏岑冷冷说了一句。
苏宸环顾一周,感受到瞩目的眼神,并没有慌张,而是平静说道:“第一,死者的胸口留下了淡淡的掌印,是左手的印记,手指粗大,应该是男性武者,在对一个受伤入睡的人下手,使用了左手,说明他惯用的手就是左手,为了一击毙命,下意识用了自己最擅长发力的左手。而彭箐箐的手指纤细,跟指印明显不同,她也不是左撇子。”
“第二,在当日街头殴打时候,彭箐箐并没有用掌力,而是用的腿踢,所以,在死者身上,可以看到淡淡的脚印淤血印,踢在了胸口,但致命伤为掌力,两者伤势有时间间隔,是二次打击。换句话说,在彭箐箐打完人几个时辰后,掌印才出现的。”
檸檬草的花語ⅱ
他刚说出两点,在场的官员们,都已经被他的话给震惊住了,咀嚼他的话意。
苏宸讲的并不复杂,这两点,可以说通俗易懂,一个是行凶者是男性的掌印,左撇子,这跟彭箐箐不匹配。
另外,二次打击的词很新鲜,但也容易听懂,就是先后收到两次攻击,一次是彭箐箐的脚踹,一次是几个时辰之后,再次受到的掌力攻击。
苏宸道:“请傅御奉和刑部仵作,仔细检查一下,看在下所言,是否吻合,有据可循。”
傅东胜和仵作二人闻言后,上前检查胸口的痕迹,经过苏宸的提醒后,的确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左手掌印,也不像是彭箐箐纤细素手的掌印。
顷刻,傅东胜抬头道:“苏公子说的这两点,的确有迹可循,尸体上的伤,存在这些疑点。”
众人哗然,都有些惊讶,甚至带着些疑惑。
苏宸继续说道:“还有第三点,最为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