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bmecz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秦時小說家 起點-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醫館化神分享-wsylx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你怎么来了?”
[網王]都說了青梅竹馬是官配! 兇獸狳
“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临淄吗?”
今天的天气不错,是炮制药材的好时间。
静立在一处晾晒药材的架子前,双手不住摆弄着什么,有感院落行进一道陌生中夹杂熟悉的气息。
看了一眼,随意而言。
他怎么来兰陵城这里了?
“兰陵城这里有恙,故而前来探察。”
“从医馆前走过,若然不见姑娘,怕是失礼。”
数年时间,她……好像没有太大的变化,白衣剑客看将过去,闻此,心绪豁然微动。
随即,近前抱拳一礼。
“那些礼数都是儒家的东西。”
“什么时候,鬼谷弟子也学习儒法了?”
仍旧朴素的着装,黑色的长发扎起一束纤细的马尾,藤紫色的头巾落下,额前刘海随风而动。
又细又长的眉毛平添秀雅,青色的贴身长裙,加着一件拼色短袖外衣,脚踏长靴,看着鬼谷弟子这般礼数。
还真是好奇。
“百家皆有礼法。”
“姑娘于在下有救命之恩,岂敢怠慢。”
白衣剑客俊逸的神容上微微一滞,似乎她还是这般性情,三言两语,念及过往诸般。
“不用客气。”
“你欠我的早已经还清了。”
端木容放缓手上的动作。
救命之恩?
的确有。
可那都过去好久了,自己所要的报酬对方也都兑现的,所以彼此之间,互无亏欠。
上一次兰陵城这里见面,已经说清了。
这一次,又是这么理由?
不能换个新的?
“救命之恩,莫大于天,在下怎敢忘却。”
白衣剑客又是一礼。
豪門暗欲之失憶嬌妻 千日初
“你好歹也是堂堂的齐国剑圣,在我一个小医者面前在下在下……的说着。”
“传扬出去,岂不有损你剑圣的威名?”
一观面前的男子又是一礼。
旋風籃球 歐巴歐尼醬
邪皇絕寵:輕狂小俏後
端木容很是摇摇头,而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悄然间嘴角轻扬,嫣然一笑。
面前的齐国剑圣好像和传闻中的剑圣不太一样嘛?
传闻中,齐国剑圣盖聂威名赫赫,所过之处,百家避退,手持渊虹,杀敌无数。
今日一观,似乎越发不太一样了。
“……。”
“剑圣……只是虚名。”
依稀之间,仿若有感春日百花盛开的灿烂模样,很是美丽,很是漂亮,很是怡人。
不自觉的,先前刚被玄功封镇的跃动心神,再一次跃动起来,双眸玄光微动。
未敢直视,摆摆手。
“那就是名剑渊虹吗?”
“是秦王亲自赐予你的剑器?”
“楚国风胡子已经将你的这柄剑排入剑谱前五了,能否借我一观?”
突然觉得似乎这个鬼谷剑圣很有趣,明眸转动,视线落在那柄带鞘长剑上。
曹植 辰時卯時
渊虹。
近年来的名声可是相当大。
尤其农家蚩尤堂田猛的虎魄都被盖聂硬生生粉碎了,虎魄也是位列剑谱名剑的。
能够粉碎虎魄,渊虹更是非凡。
“渊虹!”
“请!”
单手握着手中长剑,端木姑娘要看渊虹,自然可以。
屈指一点,玄力落在渊虹身上,收敛剑器的锋芒,随着自己道理有成,渊虹之内渐渐有了一丝别样的灵性。
果然随意被别人拿在手中,一个不小心,还会被渊虹自带的剑气击伤。
端木姑娘修为还是先天,不得不防。
踏步近前,双手将渊虹递了过去。
“这就是渊虹!”
“好重的剑器。”
端木容伸手将带鞘的渊虹握在手中,还未有感渊虹的锋芒,已然有感渊虹的份量。
剑鞘很精致,剑器尺寸较之寻常之剑宽厚一二,身躯微侧,一手落在剑柄,微微用力。
嗡!
豁然间,虚空隐约为之颤动,一道耀眼的白色剑光从渊虹之内流出,方圆丈许之内,顿时一片森寒。
蹬!蹬!蹬!
突生异象,剑光锋芒,近距离之下,手臂隐约作痛,四周天地元气更是传来一股别样的压迫之力。
体内玄功本能运转,身形趔趄,接连后退。
“端木姑娘!”
白衣剑客大惊,抬手一掌将略微出鞘的渊虹压回剑鞘,同时一步踏出,直接出现在端木容身侧。
伸手一探,落在端木容的手臂上,轻轻一拉,便是一股淡雅的香气扑面而来。
“你没事吧。”
“在下忘了渊虹一直被真元蕴养,它好像已经数月未有出鞘,剑气自成了。”
有感身前端木容那呼吸略有紊乱的气息,盖聂神色大惊,慌忙急切的说着。
虽然这个时候解释也无大用,但数月的时间,却忘了那件事,边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只丹瓶。
将丹瓶中的丹药倒出,整个后方院落顿时氤氲光华、别样香气扩散,看着此刻受伤不言的端木姑娘,忐忑不已,慌忙填入其口中。
“咳咳……咳咳。”
“你给我吃的什么东西?”
猛然受到剑气冲击,体内玄功运转受阻,血气上涌,端木容面色略有苍白,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的红润模样。
感知盖聂没等自己说话,就将一粒丹药填入自己口中,顿时呛了喉咙。
“端木姑娘,你没事吧?”
“嗯?”
“这是……聚仙丹?”
“不好!”
盖聂单手落在那柔软的腰腹间,听到端木姑娘熟悉的声音,一颗升起的心缓缓落下。
闻其言,视线落在手中的丹瓶上。
那是……聚仙丹。
是武真侯赠与自己的聚仙丹,先前齐鲁之时,自己受到百家围攻,险些身死。
此丹为护身保命之丹,只需还有一口气,服下丹药,便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复原如初。
自己情急之下将这颗丹药给端木姑娘服用了?
易龍誌傳 陳中行
话音未落,便是一股澎湃的力量从端木姑娘的体内荡出,聚仙丹的药力已经发作了。
“什么……聚仙丹!”
姐妹花的貼身保鏢
端木容亦是大惊,聚仙丹的名头自己自然知晓,那是阴阳家玄关之下最为顶尖的丹药。
就算是化神顶尖强者服用,都有奇效。
给予自己服用?
暴敛天物?
念及聚仙丹的玄妙,体内似乎已经有感了,玄丹化作澎湃的药力,直接顺从玄功的运转,破开道道枷锁。
“剑……阴阳!”
将渊虹摄在手中,虽未出鞘,剑气自成,凭空演化剑道禁制,封镇此处天地元气的异样。
另一只手落在端木姑娘的背后,一掌打出,纯正厚重的真元滚滚而出,疏导着端木姑娘的力量。
“端木姑娘,无需担心。”
“顺从在下那股真元的牵引,静修玄功。”
双双屈膝盘腿落在院落之中,周身剑道真元缭绕,纯白色的玄光涌动,随着盖聂催动真元。
那端木蓉体内刚有些混乱的内力直接导向奇经八脉,周而复始,凝练三元。
端木姑娘的修为本已经先天巅峰,相距化神只有一步之遥,如今得聚仙丹药力。
我在殺戮中崛起 寧雲誌
可一步破关,还能够精进不少。
端木蓉没有多言,双手合抱混元在身前,运转医家传承的玄功,静守心神。
无缘无故服用一颗聚仙丹的后果。
自己还是可以猜到的。
破入化神就在今日。
对于修为的强弱,自己并不强求,医家之中,也有一些丹药对于破关有效果。
玄功九转,三元巅峰,在体内那股稳重真元的牵引下,灵觉有感,迈入虚无。
……
……
不知过了多久。
神融天地,一切皆不同。
“聚仙丹的药力还剩下许多,若然化入经络骨骼,有些可惜,继续炼化。”
一道熟悉的声音回响在耳边。
“这就是化神的境界?”
“的确不一样。”
端木容体表墨绿色的玄光明耀,一股股至纯的生机盎然之气扩散,双手掐动印诀,催动玄功。
似乎眼前的所有都变了。
这般说着,体内玄功运转的速度仍旧很快,将聚仙丹散落的丹药之力快速熔炼,化入丹田之中。
“聚仙丹对你来说应该是保命之物吧?”
“那一次若是你有聚仙丹,也无需我救你了。”
这般机缘的破入化神之境,端木蓉觉得很是奇特,更是觉得诧异,他好端端的给自己吃什么聚仙丹。
难道不知道聚仙丹的珍贵?
对他来说,聚仙丹一等一的防身保命之物,身为医者,刚才已经对聚仙丹有过感知。
除非一击必死,必然当可无碍。
“对于那时候的在下来说,算得上保命之物。”
“但在下近年来修为有所进步,就算再遇到那种情况,都可以应对。”
“除非玄关层次的武者出手,而他们出手的话,有没有那颗丹药都是一样。”
無敵殺手俏總裁 九木三森
“……比起我,这颗丹药于你来说更适合。”
盖聂那沉稳的磁性之音流转,自己的修为已经快到到达化神的巅峰圆满层次。
诸夏间,能够为自己对手的不多。
聚仙丹虽好,对于破入玄关没有太大作用,今日……自己也不知为何,心急之下,将此丹给端木姑娘服用。
或许这就是机缘。
“你这一颗聚仙丹可是很珍贵的。”
“我踏足化神,还真是省了不少工夫。”
“你说……我该怎么谢你?”
端木蓉心情很不错,无缘无故破入化神,总归是值得高兴的,声音都轻快了好多。
“非在下大意,姑娘当不会被渊虹震伤。”
“怎敢言谢?”
听着端木姑娘那悦耳灵动之音,盖聂都微微一笑,单手仍旧落在端木姑娘后背之后,聚仙丹的药力还有一些。
至于道谢?
本就是自己的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