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s3enh超棒的玄幻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討論-第三十六章 約見推薦-o0ghv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上一章被404了,暂时还没放出来,便以感言的形式先放出来】
忽然间,吴副检想到一种可能,难道‘江阳’调查候贵平案的事情暴露了?
不然检察长为什么会在X委会上敲打自己?
仔细想想,这种可能性极大,他最近又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一切如常。
就在这时,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吴副检低头一看。
来电人:江阳。
“喂?”吴副检的嗓门压得非常低。
“吴叔,有件事我要和您先说一下,那边很有可能知道我在查候贵平案了。”
果然!
吴副检心里一震,自己的猜测被证实了。
“还有,这件案子我告诉你了我们现在的领导。”
“嗯。”
吴副检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问为什么要告诉别人,因为他相信李杰的判断。
“说起来也很巧,我们现在的领导叫侯亮平,和候贵平只有一字之差,他的爱人在中X委工作,他的老丈人是中X委的钟主任。”
‘太好了!’
听到这个名字,吴副检不由得暗自握了握拳头,他没想到竟然能惊动这位大佬。
如果这位愿意出手的话,夏立平之流不过是土鸡瓦狗,即便是夏立平背后的那人遇到这位,恐怕也得退避三舍。
人家可是能直达天听的大佬。
吴副检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抢先道:“小江,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钟主任准备查这个案子吗?”
“是的,就在刚刚,我们领导跟我说,钟主任准备见我一面,十有八九就是为了这起案件。”
“太好了!”
“小江,看来去京城这步棋走对了啊!”
此刻,吴副检想的已经不只是候贵平案了,他让两个孩子去京城本来只是想避避风头,谁曾想却遇到了一位贵人。
升职,能力不可或缺,关系也必不可少,站队可是一门大学问,而钟主任无疑是一个非常粗的大腿。
虽然吴副检只是地级市的一个处级干部,但是对于京城他也不是两眼一抹黑,这位的名头他可是如雷贯耳。
“是啊,刚才我们领导和我说钟主任要见我,我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我们领导竟然是这位的女婿。”
“好好准备,争取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恩,我会的!”
挂断电话,吴副检心中顿时转忧为喜,一旦那位准备出手,夏立平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所以,暂时的排挤和打压又有什么关系。
一切都是暂时的。
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蓦然间,不知怎么地,吴副检的脑海中突然跳出这句话。
丧钟已然敲响,留给夏立平的时间不多了。
京城。
李杰放下电话后立马投入紧张的收尾工作,来到京城这么久,他也算是了解了反贪局的日常,忙起来忙的要死,闲起来闲的要死,一切跟着案子走。
这件案子结束,他们至少会有为期一周的假期,和钟主任约见的时间定在了三天后,虽然吴副检提醒他要好好做准备,但是他觉得没什么好准备的。
所有的案情细节早已烂熟于心,还有什么要准备的?
很快,忙碌而又充实的一天过去了,下班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脸上全都挂着笑容。
荒唐神醫 MP3
时隔小半年,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假期,早在下班前,组内的同事们就开始商量假期怎么度过,外出度假、陪女朋友、陪老婆、陪孩子、宅在家里不一而足。
放假第一天,李杰早早的便爬了起来,他和吴爱可住的地方并不远,他在三楼,吴爱可在二楼,步行只需两三分钟。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 呆萌的蘿蔔
当他赶到吴爱可宿舍门外,令他倍感意外的是,里面居然传来一阵洗漱的声音。
邪妃犯桃花
凌晨四点,万籁俱静,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宿舍不远处的包子店倒是开门了,不过时间还是太早了一点,他们的第一笼包子都还没蒸好。
李杰和吴爱可只得无奈离开,反正天安门附近也有卖吃的,等他们到了那里,估计就能吃上一口热乎的早餐。
庄严肃穆的升旗仪式看完,两人又去了繁华的商圈逛了逛。
吴爱可知道李杰后天要去和一位大佬见面,因此他们没有玩到很晚,吃完晚餐便回到了宿舍。
明天一整天他们都没有任何游玩计划,吴爱可建议李杰用一整天的时间来整理资料,务必要做好一切准备。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见面的这一天。
今天见面的地点并不是在纪委,而是在外面的一家茶馆里。
开元茶馆。
李杰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小包厢,打开门一看,侯亮平正和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在聊着什么。
门一开,两人的注意力不由得被吸引了过来。
进门后,李杰主动致歉道。
“抱歉,我来迟了。”
“不迟,是我们来早了。”侯亮平笑着摇了摇头:“爸,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江阳江检察官。”
互相介绍完毕,老爷子一点也没有客套的意思,直接问起了案情。
小小醫師升官路 藍山語茶
重生再活一世
李杰毫无怯场,不卑不亢的把案情重新复述了一遍。
“恩,我知道了。”
燃燒無悔的歲月 泄公子
讲述完案情,老爷子忽然问道:“小江,卡恩集团做的这些事情,当地知道的人多吗?”
李杰闻言瞬间明白了今天见面的真实目的,这位的眼光已经不仅仅只是局限于‘候贵平案’了,对方更多的是想借助‘候贵平案’来整肃一下江州的环境。
“不算多,也不算少,卡恩集团是清州市唯一一家上市公司,背后养活着几万人,在当地的影响力很大,它的一举一动很难瞒过所有人。”
“不过,知道候贵平案真相的人并不是很多,因为他们处理的很及时,而且候贵平又是一个外来人,他的死在当地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
“嗯。”
老爷子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到了他这样级别的人,是不会被某一个人的言论而轻易影响的。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不外如是。
随后老爷子又问了许多和候贵平案毫无相关的事情,这些问题看起来很琐碎,实际上通过这些问题就足以了解基层目前的生态。
对此,李杰耐心的一一给出了解答。
相信用不了多久,江州就要迎来一场地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