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tyr3z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三界紅包羣討論-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跪下求我啊相伴-gzq3y

我的三界紅包羣
小說推薦我的三界紅包羣
1244这时候首相给泼了一盆冷水,
“对方强大的可不止那一个人,还有十个,每一个都强大无比!”
“他们的速度,卫星都很难抓拍到,一旦开战,不能全灭,到时候展开报复,谁能抵抗?”
幕僚还要说话,被天皇一巴掌打回去了,
“闭嘴吧,现在已经够乱的了,不要再想那些不切实际的,还是想想怎么解决魔化的问题吧!”
幕僚捂着脸说道:“天皇陛下,不如趁他们还没有走,向他们提出请求?”
“能行吗?”
天皇表示怀疑。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想他们既然是仙人,应该有仙人的气度。”
首相说道。
“那好,本天皇就委派你去做说客,说服对方。”
天皇说道。
“呃……”
首相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快去吧,一会儿走了就追不上了!”
天皇挥挥手说道。
原形 倪匡
首相无奈,只好让人赶快准备直升飞机,迅速赶往海边。
陈昕看着海外游子们登船完毕,刚要吩咐启航,忽然看到一架直升飞机快速赶来,并且通过喊话器喊话道:
“仙人留步,我们首相大人有话说。”
陈昕淡淡的回了一句,
“没空。”
就要走人。
盗国飞行员差点被噎死,这也太不给面子了,那可是首相啊!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相啊!
“返航。”
陈昕一声令下,舰队当即返航,首相急了,亲自对着喊话器大喊:
“仙人留步,留步啊!”
“算我求你,救救盗国的子民吧!”
陈昕淡淡说道:“非我不救,只是能力有限,华夏境内天外邪魔猖獗,本仙要去除魔卫道。”
首相哀求道:“除魔卫道乃是大义,本不该阻拦,但本国受魔化严重,假以时日,国将不国啊!”
“与我何干?”
陈昕淡淡说道。
“据我所知,过去数百年,你们盗国每隔七十年就侵犯华夏一次,这是你们自己造的孽,自己受吧。”
首相:“误会,这都是误会啊!”
特工下堂妃 淺藍之殤
“好自为之吧!”
陈昕不是烂好人,一直记着历史上的仇呢!
就在这时,只见人潮汹涌,无数盗国民众涌上街头,涌向海边,纷纷朝陈昕跪下,哭求道:
一不小心撞上壞首席
“神仙爷爷,救救我们吧!”
“求您了,我们就是普通人,什么都没有做过!”
“神仙爷爷,我们只想活着,不想被魔化,不想变成怪物,求您了!”
到处都是哭喊的人群,经过这么多天,所有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情绪是会传染的,当所有人都在哭,你想不哭都不行,眼泪抑制不住,自己就会掉下来。
见状,陈昕微微皱眉。
他记恨那些曾经的侵略者,但人群中那些妇女儿童,那些充满颤抖的声音,却让他挪不动脚步。
“要我帮忙,除非……天皇和首相亲自下跪,对盗国以前的侵略行为道歉,否则,恕我无能为力!”
无奈,陈昕只好提出要求。
“不可能,我是一国首相,怎能下跪!”
首相当即表示反对。
“那就没办法了。”
陈昕硬起心肠,淡淡说道:“非我不救,而是盗国缺少诚意,我要看到你们的诚意!否则免谈!”
首相恼怒道:“你这是趁火打劫啊!”
“跪不跪,给句话,我没时间和你们磨叽。”
陈昕淡淡说道:“给你们十分钟,十分钟没有答案,我自转身离去。”
首相脸都黑了,急忙联系天皇,天皇脸也黑了。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啊!”
天皇差点把皇冠都摔了。
“这是当着所有人面打盗国的脸,打朕的脸啊!”
幕僚趁机说道:“陛下,用核弹吧!”
天皇一耳光打飞他,
“呵你个头!”
天皇直接爆粗口了,
冷少的契約新娘 憶江
“现在那么多民众都在海边,要死多少人?”
幕僚捂着脸,心说太倒霉了,今天不是好日子,净挨打了!
此时,大街小巷,海边岸上,无数人大声高呼,“首相,陛下,为了你们的子民,跪吧!”
“跪吧,给神仙下跪不丢人!”
“跪!跪!跪!”
人越来越多,没有人不害怕,大人物也害怕。
虽然他们有特权,可以用大量金钱买通高僧,但架不住身边的威胁啊!
自己倒是安全了,但家里保镖佣人园丁,不可能人人都安全。
无数民众涌上街头,乱子就来了。
“吼!”
高冷陰夫好霸道 古道幽夢
一个年轻小伙子,上一刻还在振臂高呼,下一刻,忽然眸子猩红,嘴里长出獠牙,怒吼着朝身边的人扑去。
“不好了,三井被魔化了!”
“快跑啊!”
“杀死他!”
惊慌失措的声音,与愤怒的声音混合,顿时乱成一团。
有武道高手朝三井冲过去,人太多了,他们必须靠近些才能出手。
“求求你们,别杀他,我们才刚结婚!”
三井的妻子哭诉道。
但下一秒她就喊不出来了,三井揪住了她的脖子,毫不犹豫的咬了下去。
女人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死亡。
这时,一道金光从天而降,
有声音道:“定!”
三井身体僵住,神态狰狞,不能动弹。
陈昕淡淡的看向首相乘坐的飞机,
“首相,十分钟快到了,你还没有决定吗?”
首相硬着头皮说道:“你是神仙,不会见死不救的。”
“是吗?”
陈昕神色一冷,三井恢复了自由,“咔嚓”一声,咬断妻子脖子。
此时,有武道高手冲到他面前,手起刀落,砍在三井背上。
三井踉跄了一下,愤然转身,抓住武道高手的刀。
通天神血 打死都要錢
魔化后的他,身体强度异于常人,除非是法宝,已经很难伤到他们了。
接下来是一番混战,最终三井被乱刃分尸,但至少有五人被他打死打伤。
另一个地方,也是海边,除了请愿的民众,还有许多自卫队员。
有一个老者,在当地德高望重,人们在他的带领下,朝远处高空中的陈昕跪拜,祈求。
你是我遇不到的溫柔 舞七
老者涕泪交流,一个劲的哭诉,但突然间,哭声停止老者神色痛苦,浑身不断抽搐,众人以为他是情绪太过激动,纷纷劝道:
官場局中局 草蛇灰線
“山木君,你年纪大了,歇歇吧……”
“谁说我年纪大了?”
蜀山金須奴 紫郢
老者突然暴怒,神色狰狞,伸手抓住一人脖子,狞笑道:“你信不信,我杀你如屠狗?”
“呃……”
“咔嚓!”
脖子断了。
摊牌了,我就是天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