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ddd7e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愛下-第五百二十七章 見鬼鑒賞-88rof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或许是他刚才秒杀三名前死神小队成员带来的震撼。
又或许是他冒着心脏爆裂的风险,帮村民一起救出孕妇带来的信任。
也或许是眼前的状况已经远远超出村民可以理解和应付的极限。
村民们并没有断然拒绝孟超的提议,只是迟疑地看着木莲小姐。
“听他的。”
都市封神 雪茄魚
苏木莲当机立断,“现在村子有麻烦了,大家快找安全地方躲起来,相信我,一定会没事的。”
“对,我们应该四散逃跑,帮木莲小姐引开追兵!”
“这些家伙一看就不像好人,肯定是冲着木莲小姐来的,我们带着木莲小姐的旗帜逃跑,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
大家向苏木莲深深鞠了一躬,搀扶着伤员,朝黑雾深处散去。
苏木莲正欲开口,却被孟超攥住手腕。
“走,那些家伙不会被普通村民迷惑太久,肯定会来追赶我们的,你不用担心村民的安全。”
殯葬學的那些詭異事 黃亮0504
孟超说着,扫了一眼刚刚从黑雾里钻出来的阿吉,“找到地下通道没有?”
穿越之好好活著
刚才他过来救人,阿吉也没闲着,却是去寻找能从地底逃遁的路线。
脫掉的愛情
据阿吉这个土生土长的麻风少年吹嘘,麻风村的地下避难所、下水道、秘密物资输送通道、通风管道……千千万万,就没有一条他不知道的。
借助地下通道逃跑,虽然不能保证不被敌人追上。
但至少,在黑暗、狭窄、错综复杂的地底迷宫里战斗,能将对方人多势众的优势降至最低。
在阿吉的带领下,孟超拽着苏木莲,再次掀开一块窨井盖,钻了下去。
并且在窨井盖下方的拐角处,又用三枚手雷设置了一处陷阱。
随后,夺路狂奔,在黑色迷宫中七弯八绕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在一座废弃的地下垃圾处理站,暂时停下来。
喻世明言
身后一直没传来追兵的脚步声。
据阿吉说,前面还有三条岔路,随时可以逃跑。
孟超的神经松弛下来。
再也压制不住伤势。
《中级治疗术》的治疗进度始终卡在55%,十几分钟都提升不了一个百分点。
每呼吸一次,胸前的伤口似乎就扩大一轮,鲜血就像泛滥的洪水,即将决堤一样。
他闷哼一声,向前扑倒。
先是单膝跪地,随后整个人瘫软下来,滚烫的脸庞接触冰冷的地面,明明被粗粝的砂石擦出道道血痕,痛感却非常迟钝,和其他五感一起,渐渐离开这具支离破碎的躯壳。
“大叔!”
阿吉瞪圆双眼,扑了上来。
当少年看清楚孟超胸前触目惊心的伤口,甚至能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肉膜,看到孟超“别别”跳动的心脏时,更是惊呼起来。
“木,木莲小姐,请救救他吧!”
阿吉一个劲地哀求,“这位大叔虽然是外面来的,但他是个好人,好吧,或许算不上100%的好人,但他对我们村子,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平安夜的孤兒
苏木莲垂下睫毛。
跪在孟超旁边,认真研究他的伤势。
随后,双手都放在孟超支离破碎的胸前,翡翠色的双眸再度绽放出春风般柔和的绿光。
她口中呢喃着谁都听不懂,孟超却觉得有些耳熟的歌谣。
生命磁场荡漾出了一圈圈的涟漪。
绿光如冰雪消融后,潺潺流淌的温暖泉水,涌入孟超心口。
再一次,孟超感受到了澎湃的生命力,从自己的每一颗细胞最深处涌出。
强劲的治愈力,就像是他第一次消耗贡献值,兑换治疗术,带来无与伦比的舒爽和刺激。
仿佛周身所有血管、神经和灵脉都化作春天抽芽生根的植物。
根系缠绕住了五脏六腑,不断注入灵能,令每个器官都生机勃勃,充满活力。
伤口深处,嫩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和纠缠在一起,不一时,就将心脏完全包裹住。
孟超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
发现伤口表面,竟然都开始结痂!
“太……神奇了!”
刚才只是旁观,现在却是亲身体会,饶是孟超拥有前世记忆碎片,见识过异界深处的无数神秘力量,还是被苏木莲的治疗术深深震撼。
“这不科学,怎么会有比异火提供的治疗术,更强大的治愈力?”
只是,他的致命伤倒是开始愈合,苏木莲却变得虚弱而痛苦。
只见她轻锁双眉,睫毛微微颤抖,轻轻咬住嘴唇,淋漓的冷汗,濡湿了斗篷,似乎,在竭尽全力,克制着钻心的痛楚。
而且,孟超以天境强者的敏锐,也瞬间感知到,某种干扰生命磁场流畅运转的波动,正从自己体内,转移到苏木莲的生命磁场里去。
对了,刚才治疗孕妇的时候,也是这样。
随着孕妇起死回生,苏木莲却像是受到了致命伤害一样。
孟超心思电转,想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可能,吃惊道:“你,你可以把别人的伤势,转移到自己身体里?”
苏木莲微微一怔。
似乎没料到,自己隐藏了十几年的秘密,竟然被素昧平生的外来人,一眼就看穿了。
她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是低头,继续默默治疗孟超的伤痛。
或者说,将孟超的伤痛,转移到自己的身体里。
阿吉心思灵动,察言观色,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也和孟超一样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木莲小姐,你,你是在代替大叔承受伤害么?难道说,你的治疗术,就是‘伤害转移术’,以前你治好了这么多人,就是你把大家的伤痛,都转移到自己身体里?”
“没那么夸张。”
看着两人同样灼热和犀利的眼神,苏木莲貌似悲悯和冷漠的外壳终于皲裂,她微微摇头,解释道,“我的确觉醒了治疗领域的天赋技能,也学过一些医术,对于普通病患,用不着转移伤害,只有病情特别严重和情况特别危急时,才偶尔发动……第二种能力。”
“可是,大叔心口的伤,看起来好可怕!”
阿吉眼眶红了,急道,“还有刚才怀孕的大婶,她受的也是致命伤吧?您把这么重的伤,统统转移到自己体内,怎么扛得住呢,木莲小姐!”
“没关系,我的体质异于常人,自愈速度是普通人的十倍甚至几十倍。”
苏木莲脸色惨白,仍旧微微一笑,若无其事道,“对普通人而言,非常严重的伤病,对我来说,只要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
孟超和阿吉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底深深的困惑和震撼。
原本以为“木莲小姐”仅仅是一名医术高明,或者有着治疗天赋的医生而已。
没想到,她还真是字面意义上,“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虽然她说是“偶尔发动”,但麻风村里绝大多数村民,都与生俱来各种先天疾病和畸形变异,日常生活中承受的痛苦,远远超出外界的普通市民。
而苏木莲竟然将这么多村民的痛苦,全都转移到自己体内。
孟超很难理解她的境界。
却不妨碍他对苏木莲肃然起敬。
更坚定了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守护麻风村,绝不让妖神“漩涡”毁掉这里的信念。
“木莲小姐,您还曾经治好过我的伤,我,我叫阿吉,您还记不记得?”
妖怪主上哪裏跑
阿吉银辉色的眼眸下面,有混浊的泪珠在打转,“我原先跟冯老大的,被他捏碎了手骨和十指,送到您这里来治疗,难道,难道您也是将骨骼碎裂的痛苦,转移到自己体内,所以,我才感觉那么舒服?
“可是,为什么啊,您和我根本不认识,现在都想不起我是谁了,当时,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苏木莲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解释。
很多发自内心去做的事,都很难用三言两语,向别人解释。
“生活在我们这个村子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拥有一些特殊的变异和能力。”
看着少年滚烫的目光,苏木莲认真思索了很久,还是决定解释给他听,“有人说,所谓的变异,是上天对我们施加的诅咒,那么与众不同的能力,就是上天对我们的祝福了?
“诅咒也好,祝福也罢,畸形变异和超凡力量都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东西,交错构成了我们的命运,无法和我们分离。
藏鋒 他曾是少年
“既然如此,与其怨天尤人,痛恨自己的样子和命运,倒不如竭尽所能,将我们与众不同的能力发挥到极致,或许,那才是真正的命运。
“上天给了我治病救人的能力,那么,我就去治病救人,如此而已。”
“木莲小姐……”
阿吉想要去抓苏木莲因疼痛而发颤的手,又自惭形秽的样子,颤声道,“那,那您,不疼吗?”
“还好。”
苏木莲微微一笑,道,“告诉你一个秘密,阿吉,疼痛也是有极限的,习惯了就好。”
孟超听到这里,实在不忍心让少女再帮自己治疗。
反正他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干脆抬起苏木莲的手腕,挣扎着站了起来。
“你的伤,还没好彻底!”苏木莲叫道。
“没关系,我的自愈能力,也远远超乎常人,剩下的,自己来就可以!”
孟超咧嘴一笑,看着视角下方,金色异火交错而成的《中级治疗术》进度。
经过苏木莲的治疗,他体内充盈着澎湃的生命力,瞬间将治疗进度推进到90%以上。
只觉神清气爽,通体舒坦,仿佛再来三五个“血屠”高扬,都能一刀砍死。
双手揉搓脸庞,满脸血污、擦痕和肿胀都不翼而飞。
仙吟
倒了点医疗凝胶将脸上的痂壳、血垢和污渍都擦干净,孟超恢复本来面目。
重重挥舞了一下拳头,长舒一口浊气。
他真心实意向苏木莲道谢。
“咦,大叔,原来你这么年轻!”
借助昏暗的灯光,阿吉看清楚孟超真正的模样,忍不住再次惊呼,“等等,你的样子,好熟悉,你是不是那个谁,那个那个,怪兽大学的那个——”
苏木莲自然也看到了孟超的脸。
却瞬间瞪大眼睛,见鬼一样尖叫起来,条件反射地向后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