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etzl9火熱言情小說 《兇靈祕聞錄》-第六百零四章:秋後算賬讀書-qxa91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第十四卷:恶灵酒店
……………
又一次,又一次成功渡过难关,面对那看似顺利的成功,我不知该是哭是笑,亦不知是喜是忧。
平凡仙道
为何这么说?
原因在于我发现了部分事宜,察觉了某些现象,我虽分析不出这种现象对执行者而言到底是坏是好,不过,潜意识里我认为此类现象不算什么好事。
从一场注定会团灭的灵异任务中侥幸存活,诅咒,接下来你会怎么办?你又会如何看待我们?如何评价我们?
还有……
接下来你会为我们安排些什么?
………
恍惚袭来,朦胧环绕,类似昏厥又不同于昏厥的复杂感觉很难形容,唯一知道的是这种奇异感不会维持太久。
半夏錦年時光染 羽果果
环境,沉寂物无声,地面,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迎男而上:泡男人才是正經事
随着恍惚结束朦胧尽消,当执行者恢复视野睁眼眼睛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处空旷车厢,非是他处,正是众人熟悉万分的地狱列车5号车厢。
修仙之復活狂人 爆炒青椒
凝视着车厢环境,一时间,众人一动不动,哪怕已回返车厢彻底安全,实则仍愣了足足十几秒才堪堪回神,是的,并非大伙儿反应迟钝,而是刚刚经历的任务太过诡异,太过惊骇,惊骇到无以复加,带来的绝望压迫感亦是前所未有,远超以往,那从始至终的死亡阴影就这样时刻笼罩着他们,那随时有可能突然暴毙恐怖压力更是久久无法消散,如跗骨之蛆般挥之不去。
可以想象,在此种环境置身久了,当转瞬间回返列车,就算明知列车安全,但众人仍一时无法适应,一时反应不过来,按照心理学角度讲有此反应倒也正常。
正常归正常,合理归合理,至少不会一直维持下去,果然,仅用10秒,陈逍遥便当先回过神来率先起身,然而谁又能想到,就在青年一脸愉悦离地起身,就在他刚一爬起正欲举臂欢呼庆祝胜利之际,身后传来响动,响动发出,他感到屁股一阵剧痛,接着……
“哎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下一秒,陈逍遥竟整个人腾空而起离地飞舞,被屁股传来的重击给当场击飞!
如一件被随手丢弃的垃圾般仰头前蹿,直至撞到一侧墙壁才咚的一声停止这段物理运动。
再看身后,却见程樱刚刚收回右脚!
“呜,我的屁股,我的屁股啊……”
海賊之法師
许是练武多年导致抗击打能力还算可以,撞墙之余,不消片刻陈逍遥就以很快爬起咧嘴痛呼,旋即转身一边狂揉屁股一边哭丧着脸朝对面程樱连连道歉:“美女我错了,我错了啊,当时我真不是故意要耍你,我那时也只是想让你多运动运动而已,毕竟运动有益于身体健康,见你运动差不多了我本想把镜子拿出来岂料赵前辈却出来太过及时,严格来讲这并不怪我啊!”
陈道士何许人也?虽表面上看他非常无辜的被程樱一脚踹飞,但事实上腾空飞舞时他就以瞬间明白当场清楚,明白程樱为何要打自己,答案无疑来自于早前那场玩笑,当初程樱和其他人满屋寻找镜子,他明明身上有镜子却故意不拿出来反而任凭程樱等人焦急狂躁,结果可想而知,如果说早先置身任务世界对方还不会发作,那么,随着任务结束,随着回返列车,以职业杀手的性格事后不教训他才怪。
这是秋后算账,典型的秋后算账啊!
陈逍遥不傻,加之唯恐继续被打,刚一起身便忙不迭出言解释,一边揉着屁股一边随口乱扯,说出一段他自认为非常合理的解释。
然而……
“为了让我多运动运动?”
可惜的是,同时亦让陈逍遥现场绝望的是,对面,听罢这番辩解,程樱脸色不单没有好转,反而进一步阴冷,怒意更加明显!
傾世嫡女
见状,陈逍遥先是一愣,然后……
转身就跑!
“啊!卧槽啊!赵前辈救我!”
如上所言,陈逍遥被程樱那副表情给吓成了半死,除瞬间陷入绝望外还清楚的预料到对方铁定不会放过自己,虽说单比武力他陈逍遥不见得干不过对方,可他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和程樱动手,先不提人家是妹子亦不提自己本就理亏,单说这时反抗也无疑不合时宜,意识到大事不妙后,唯恐被打的他当场转身就跑,有目的般大步朝左侧坐于地面正欲起身的赵平跑去!
果不其然,下一秒陈逍遥便意识他的逃跑决定有多么的明智,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大步奔向眼镜男之际,程樱亦紧随其后纵身冲来!速度之快可称惊人,当然,对方速度快,陈逍遥同样不慢,短短刹那间他就以抢在眼镜男反应过来前躲至男人身后,不仅如此,仍不等赵平反应过来,随着闪身背后,下一秒他就伸手一把将面露疑惑的赵平从地面架起,就这样把眼镜男当成盾牌挡于身前,于此同时程樱横扫而来的鞭腿也已狠狠甩来!
假如此刻用第三视角观察,那么便会吃惊的看到……
就在程樱将一记鞭腿甩向陈逍遥之际,陈逍遥则刚好把眼镜男离地架起挡于身前!!!
而这一幕亦同样被周遭其余人看在眼中。
赵平完了,不死也是重伤!
这是现场大多数人脑海唯一想法。
一时间,四周众人皆不由自主发出惊呼,钱学玲更是被吓得失声尖叫。
然……
就在程樱鞭腿即将扫中赵平面门的最后一刻,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魁梧身躯却也在片刻间闪至中央,闪至赵平与程樱之间,且刚一抵达魁梧身影亦忙不迭双臂蜷起做了个标准防御动作。
碰!
最终,伴随着一道沉闷撞击声,鞭腿正中双臂。
由于力道不小,饶是提前防御但魁梧身躯仍然不受控制摇晃后退,被巨大冲击给震得险些摔倒,要不是身后还有两个人挡着他说不定还就真摔倒了。
不过也正因被其一阻,倒也及时避免了眼镜男重伤飞起的下场。
至于那魁梧身躯,非是别人,正是彭虎!
眼见攻击结束,又见事态暂缓,光头男龇牙咧嘴,揉了揉有些发麻手臂,旋即朝面前已停止攻击的程樱面露惊愕张口质问道:“卧槽!程樱你疯了吗?咋攻击自己人?咦?陈逍遥你这货怎么还架着赵平……莫不是在拿他当盾牌?”
如上所见,质问还未说完,彭虎便注意到身后情况,眼见如此,光头男更加吃惊,光滑的脑袋遍布问号,这……这他妈到底闹得哪一出?
“嘿嘿,首先恭喜彭哥刮光了胡渣子,整个人精神很多,后面的事都算小事了,至少和被刮掉的胡渣子比起来不重要。”
果然,见彭虎出面阻止,又见程樱放弃攻击,陈逍遥赶忙面露无辜松开赵平,绕过眼镜男旋即和彭虎开起玩笑。
“哼!”
见陈逍遥绝口不提那件事,程樱冷哼一声转身就走,走至对面客椅坐下,女生如此,眼镜男同样如此,仅仅扫眼陈逍遥便走至另一张客椅无言端坐,似乎对刚刚对方拿他当挡箭牌一事完全不予追究,不过,看似不予追究,然临走前眼镜男投来的冷漠眼神还是被陈逍遥看于眼中,尽收眼底,一股寒意突兀顿生,竟导致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话归正题,随着彭虎质问,直到此时现场众人才堪堪早先那一连串惊愕中回过神来,毋庸置疑,旁人自然个个明白程樱为何非要教训陈逍遥,但问题是多数人知晓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清楚,就比如现在,仍有一人对目前情况茫然不知。
环视周遭,扫视车厢,抬手一挠脑袋,光头男面露茫然,最后自言自语询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他吗当时明明正在洗脸啊,怎么一个脸洗完我就回归列车了?靠!”
确实如他所言,任务末尾虽多数人在场大多数经历,可唯有彭虎未曾参与进来,毕竟当时的他出去抛尸了,而抛尸完后他亦没立即回返同大部队汇合反倒独自一人跑至一栋民宅里洗脸刮起了胡子,于是这便造成光头男没有经历任务末尾,更为目睹最后惊险一幕,从而不可避免的给彭虎造成一种稀里糊涂就完成任务的错觉,当然了,不单是他,严格来说在毫不知情状况下度过任务者还包括何飞。
“谁能告诉我期间发生了什么?”
“看来彭哥很疑惑,这样吧,我来解释下。”
蒼穹之上 石三
盯着彭虎那尽显疑惑的脸,姚付江眼疾手快奔至近前,一把推开陈逍遥,而后抢在青年道士前滔滔不绝诉说开来,详细的把人物末尾众人所曾遭遇连同女螝被镜子封印等事统统告知,当然,在叙述过程中平头青年还刻意提及了陈逍遥明明有镜子但当时却故意不拿出来一事,至于赵平为何没死以及月晓诡异死亡倒是只字未说。
“卧槽,难怪你小子会挨揍!要我说你活该啊!”
…………
漫話西遊 缺不得
PS:新的一卷开始了,求打赏,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