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qndms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興風之花雨討論-第七百三十九章 釣魚人人會,巧妙各不同相伴-rxays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公主谢我什么?”
昨晚到现在,舌尖已经被孟凡咬破了三回,说起话来不免有些大舌头。
“想必你也猜到,打瓦尼寺实是魔教的重要驻点。”
马思思低声道:“此次闽商会馆帮了大忙,主人担心魔教报复,特意让我姐驻守会馆,我驻外围,侧翼机动。正头疼魔教余孽的动向,你这不就告诉我了?”
孟凡一脸懵逼:“我告诉公主什么了?”
马思思嫣然道:“寒天白这个日光使和六名电光明使出现在西鸡儿巷的黑市,说明什么?说明那里也是魔教的驻点,最起码和魔教密切相关。”
孟凡明白了,寒天白敢在那里设局钓风少,本身已经说明那是魔教的地盘。
昨晚至现在的所见所闻,令他隐约感觉到风少布了很大一个局,他仅是看到冰山一角而已。
对撞的显然是另一股庞然大物,甚至不止一股。
水面之下,更不知还隐藏着多少激流暗涌。
反正不是他一个小人物能够掺和的。
奈何身不由己,只能随波逐流。
马思思挺身而起,展露傲人身姿,含笑道:“赵大公子的安危你不用担心了,姐姐会让人照看。我派些人护送你回勾栏客栈,把这些情况尽快告诉主人。”
……
勾栏客栈,北楼。
天还未亮,赵仪与彤管联袂登门。
萌萌千金的王子殿下們 x紫_沫x
打瓦尼寺被灭当晚,所遇的种种情况无不证明这是一座披着佛皮的魔教驻地。
奈何箭已离弦,根本收不回来。
一经收尾,两人便跑来探问虚实。
风沙做出比他们还要惊讶的样子。
他心里很清楚,光装样子不可能打消赵仪、彤管乃至柴兴的疑虑。
醜妃無良
真正的杀手锏正是那副“狸猫戏鼠图”。
上面记载了受惊的佛门高层的出逃路线。
足以证明他确实为了灭佛而煞费苦心的做着准备,并且实实在在地为佛门设下了绞索,真正能要命的那种。
这对佛门是个严重的威慑,还能获得柴兴的信任。
最妙在于,只要这幅图不真正地交给柴兴,这绞索就收不紧。
能否绞死佛门,在他的一念之间,而非柴兴。
大叔老公:絕寵少妻太狂野 我是魚
风沙当然不会傻到自揭底牌,任凭赵仪质问,仅是冷漠地应付。
赵仪想要见贺贞及子女的请求也被他婉拒。
虽然贺贞被囚禁于陵光阁,风沙坚信贺贞一定有办法与赵仪取得联系,至不济他也可以故意留出条缝隙,让两人取得联系。
两人历经千难万险取得了联系,获得了有关“狸猫戏鼠图”的情报,那么更会使赵仪乃至柴兴坚信不疑。
符尘心连夜来找他这件事,也能让柴兴更觉紧迫,给出更多的好处。
萬蛇之王 三月子歸
把赵仪赶走之后,留下彤管那就更好办了。
风沙给彤管交了一半的底,也就是告知了狸猫戏鼠图的存在,隐瞒了和符尘心达成的秘密协议。
彤管老不老实,对他都有利。
如果老老实实地瞒下,说明彤管听话可靠,以后可以给予更多的信任。
如果不老实,透露给柴兴知道,那就正好跟贺贞送出的情报相互印证。
他还可以借此兴师问罪,让彤管狠狠地吃回苦头。
总之,劳碌一夜没有睡觉,各处报信纷纷回传,一切进展顺利。
风沙又安排了些事情,方才搂着软绵绵的绘声,香甜甜地补觉。
遊戲大王
难得没做噩梦,孟凡回来了,又把已经讲过两遍的事情重复一遍,包括见易夕若和马思思的情形。
风沙缩在被窝里没什么反应,像是没睡醒。
绘声却是被主人给捏痛了,又不敢运功抵抗,更不敢叫疼,反而变动姿势让主人捏得更加趁手,不时发出几声诱人的轻哼。
孟凡低着头不敢看,又不敢走。
姐姐这副媚颜奴态,本该令他很不自在,奈何一直以来见得多了,有些习以为常。
不知过了多久,风沙闭着眼睛问道:“你确定是寒天白主使,易夕若毫不知情?”
孟凡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小心翼翼地道:“至少寒天白很讶异夕若姑娘现身,两人的确起了冲突,夕若姑娘还对他出了手,之后明里暗里数次助我。”
风沙伸出指尖,抚摸绘声那柔软的樱唇,嘿嘿地笑道:“我来布局,也会通过寒天白的上级给寒天白下令。钓鱼的人坐岸边就行了,鱼钩鱼饵才下水呢!”
算卦我靠玩微信 吐舌頭的懶貓
孟凡愣了愣,恍然大悟。
风少不愧是风少,确实厉害,一语既出,迷雾洞开。
连山诀是鱼饵,寒天白是鱼钩,寒天白的上级是鱼线,估计上面还有一层是鱼竿,易夕若优哉游哉的持杆坐在岸边钓鱼。
除了鱼钩之外,肯定还布设了更大更结实的渔网。
奈何要钓的大鱼居然没来,他一个小虾米咬了钩。
为了不让大鱼起疑,甚至报复。
豪門孽戀:獨寵冷情女 簡裏
钓鱼的人只好放过小虾米,并作出种种动作撇清关系。
易夕若乃是故意甩回鱼钩,让鱼钩钩自己一下。
哪有钓鱼的人会钩伤自己?于是便证明她不是钓鱼的人。
拨开一切纷杂,本质就是苦肉计。
如果想不明白前因后果,很容易被易夕若带到沟里。
穿越之一品財女
如果像风少这样洞若观火,那么这一切就是个笑话。
有人钓鱼,结果钓着钓着钓伤自己,难道不好笑吗?
难怪风少会笑,且是嘿嘿的坏笑。
风沙睁开眼睛往上靠坐,绘声跟着挺直娇躯,取了软垫给主人垫腰垫颈。
孟凡余光看见姐姐美若白梨的身子,吓得头低更低。
绘声忙完之后,又把脸蛋贴上主人的心口,依偎入怀。
此生不悠然 天雅海角
风沙木无表情地道:“易夕若给了你一耳光,还往你脸上倒了杯茶?”
孟凡干笑道:“那是我乱说话,不怪她。”
绘声最心疼弟弟,宠溺过了头,弟弟受到欺负,心里不爽极了。
奈何她拿易夕若毫无办法,甚至连枕边风都不敢吹。
正生着闷气,突然感到主人的大手不老实,脸蛋倏然红了,本就媚人的大眼睛更加水汪汪的似欲滴蜜。
风沙淡淡地道:“她还说不怕我,更无须依附我?”
孟凡不敢接话。
风沙再度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流火报说易夕若求见。
风沙也不睁眼,伸手往边上一指。
孟凡微怔。
绘声赶紧向弟弟使眼色。
孟凡恍然,颇为兴奋的溜到屏风后面躲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