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e1fa5優秀都市言情 最強狂兵 ptt-第4886章 二傻子蘇銳!-y8mlq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对于苏小受而言,他也真的是难得主动一回。
但事实上,这把军师揽到自己身上的动作,已经算的上是他破天荒的主动一次了。
面对这种情形,军师一下子有点失措了。
事实上,她明明可以用自己的强大爆发力来挣脱,可是,军师并没有这么做。
于是,这一男一女就变成了面对面地贴在一起了。
只是……可怜某个可爱的小动物要被苏锐的胸膛给挤变形了。
军师觉得被挤得有点喘不过来气,只能伸出手来,用小臂支撑着苏锐的胸膛,稍稍把自己的上半身撑起来了一点点。
可这样的话,她的那两颗扣子,又把可爱的小动物给出卖在了苏锐的眼前。
还好,现在光线比较暗,从苏锐的视角望过去,也只能看到朦胧的轮廓,具体的细节并不真切。
军师此时的身体很僵硬,远远称不上柔软。
哪怕她平日里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可是此时,军师还是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
苏锐虽然是躺在她的身下的,但是却给军师形成了强大的压迫力。
“你快点……把手……拿开……”军师说道。
只是,这声音稍稍有点小呢。
苏锐的双手是搂着军师的后腰的,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这起伏的曲线。
这看起来很细的腰肢,有着惊人的柔韧性,以及无法从表面上准确判断的爆发力。
隨身武將系統 沐日海洋
唯吾獨行
苏锐并没有照做,而是说道:“你的心跳速度似乎有点快。”
“哦?是吗?”军师看似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下一秒,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你是怎么感知到我的心跳的?”
毕竟,两人之间还隔着东西呢!
“我看出来的。”苏锐咧嘴一笑:“你紧张了。”
“呵呵。”军师冷笑了两声:“这本身就不是本军师所擅长的领域,所以紧张一点也是正常的。”
然而,军师这冷笑真的是非常没有气场,也更不可能对苏锐产生半点威慑力。
“没什么好紧张的。”这一下,看到军师那么紧张,苏小受反而一反常态的开始淡定下来了,甚至,他还觉得,主动权已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
借着月光,看到军师的面色通红,清澈的眼眸之中仿佛要滴出水来,苏锐笑着说道:“军师,毕竟,咱们两个都知根知底了,所以……放松点。”
“知根知底?”听了这句话,军师立刻捶了一下苏锐胸口:“我和你可没到知根知底的程度。”
这一下捶的并不算重。
当然,军师要是真想发力,恐怕能把毫无防备的苏锐给当场打吐血。
真的无法想象,平日里叱咤风云的军师,此刻会用小拳拳捶别的男人的胸口。
苏锐听了军师的话,咳嗽了两声,说道:“我刚刚说的那个成语用的不太恰当,你别多想……”
军师对于文字游戏虽然不是老司机,但也是一点就透,听到苏锐这么说之后,立刻明白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于是连连摇头:“不不不,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刚刚根本没那么想……”
这真是……越解释越暴露自己!
抓鬼小農民 我醜到靈魂深處
然而,一抬眼,她便看到了苏锐似笑非笑的神情。
“死苏锐,你玩我!”
军师又用双手掐住苏锐的脖子,只不过这次根本没用力。
死苏锐……
从旁听的角度上来说,这句话根本不是责怪,反而娇嗔的意味更多一些。
死苏锐、臭苏锐之类的,大概像是普通女孩子对着男朋友撒娇呢。
然而,苏锐微微抬起头来,直接在军师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这个吻很轻,但是却让军师浑身上下如同触电了一般,猛然颤抖了一下。
军师的颤抖幅度可不小,这个动作也映入了苏锐的眼帘,后者似笑非笑地说道:“军师,你的身体这么敏感的吗?”
破法之眼 吳傑超
前者可没意识到苏锐是在开车,她说道:“你干嘛要突然亲我……”
“这有什么问题吗?”苏锐说道:“今天在温泉都坦诚相见了,你还怕我亲你一下吗?”
哎呀,苏小受真是难得,竟然罕见地转了性子,也不知道这“苏小攻”的状态能持续多久。
“呸,谁和你坦诚相见了。”军师的双颊已经发烧了:“你这个臭流氓。”
说这话的时候,军师忽然想到了苏锐今天那向着天空拔节的状态了,而现在,仔细感受的话,似乎……也能感觉的到

“在你眼里,我真的是个臭流氓吗?”苏锐又问道。
这个二傻子!
听不出来吗?还问!还问!
“松开我,臭流氓。”军师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没有力量了,她腾出一只手,伸到后腰,拍了拍苏锐的手:“给我拿开,我要起来。”
在军师说完之后,苏锐的双手不动,立刻补了一句:“我如果不拿开呢?”
“那我……我就阉了你。”军师咬牙切齿地说出了一句听起来很狠的话。
然而,在她说完之后的下一秒,苏锐一下子把自己的双手举起来了。
他竟然……真!的!松!开!了!
军师还能真的把你给净了身吗?你的“苏小攻”就不能多扮演一会儿吗?
真是简直了!
就连军师自己都无力吐槽!
她只是跟苏锐半推半就而已,这货怎么就突然松手了?
你这一松手,老娘究竟是起来还是不起来啊!
不松手还好,一松手,现在军师真的想把苏锐给净-身了!
只能说,苏锐真的不懂女人……换句话说,他也真的不算男人。
超神法師 甘夏塵
一秒、两秒、三秒,军师没有任何反应。
她仍旧趴在苏锐的身上不起来。
也许,军师的内心深处正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苏锐这贱人压根没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家伙看到军师没有什么反应,嘿嘿一笑:“军师,你起来啊,你怎么不起来啊?”
“玛德……”
情纏首席:甜寵金屋小嬌妻
面对这个不解风情的混蛋,军师忍不住爆了粗口,一膝盖顶向苏锐的小腹。
…………
黑暗的房间里,一个男人正摇晃着红酒杯,时不时地抿上一口,半杯酒喝了足足一小时。
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沉默着,很显然是在思索。
良久之后,他才说道:“阿波罗离开了黑暗之城,便直奔北欧塔尔山方向?”
而乌漫湖,就在塔尔山的范围内。
“是的,他在去塔尔山方向之前,还去了一趟亚特兰蒂斯的家族驻地,在那里呆了两天,然后……黄金家族就变了天了。”房间里的角落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