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st5dl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漢世祖 線上看-第180章 博弈-qo9xf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破晓之前,一队蜀军,悄然自营垒出。两千余卒,全是骑兵,多备驮马,携有大量的引火之物。
未刻意隐藏行迹,速度极快,对于周边的道路、地理情况,已然十分了解,目标明确,直指渭河浮梁。夜风夹带着河水的湿气,消除了些许夏季的炎热,领军的蜀将,不断催促着部下,加快速度前进。
晨色黯淡,渭河几乎隐藏在暮色之中,放眼望去,黑漆漆一片,只有不时闪动的少许粼光,证明着河水的流动。横跨两岸的浮梁,看起来不甚牢固,河水冲刷之下,有些摇摆动静。
浮梁前,布有灯火,就如黑暗中的指路明灯。南岸,置有一座临时营栅,拒马羊角,以作御备。当初蜀军撤还渭南,不堕浮梁,未尝没有攻克散关,再行北渡的打算。汉蜀双方,更逞心机,是故这座浮梁,竟得以保全至今
頭發
不过,如今蜀军做好的撤兵的打算,却也不得不考虑毁之,以阻宝鸡汉军渡河南追。事实上,原本无人把手的浮梁,突然冒出汉军,李廷珪引起了警惕。
两军的情况是,一方是我知你要撤军,另一方是我知你知我要撤军,就看如何较量了。
“将军,汉军浮梁守备,似乎有增强啊!”奔行靠近,望着渡口的情况,一名军官冲领兵的蜀将说道。根据此前探察,汉军并不重视浮梁,仅派了一营士卒,但眼下,仅观营垒布置,至少有上千的汉卒,把手着他们袭击的目标。
嗜寵夜王狂妃
蜀将稍微观察了下,满脸坚决,沉声道:“招讨使下的是死命令,必焚断渭河浮梁,勿作他想,不管他有多少人,趁汉军反应过来之前,随我杀!”
言罢,带头冲锋,朝着浮梁前,在哨卒示警下,已慢慢反应过来的汉垒冲去。
年纪大了,睡眠本浅,被唤醒之后,赵晖迅速恢复了清明,查问情况。
“浮梁什么情况?”赵晖问亲自来报的向训。
“一支蜀骑突袭浮梁,意欲焚断,为把手士卒所拒,我已派兵支援,死令守之!”向训简单地禀报道。
有一段时间了,赵晖有意地在放权给向训,似这种临机决断,调动兵马,向训能够自决之。
“选这么个时辰突袭浮梁,看来,蜀军撤兵,就在就今日了!”赵晖做下判断,言辞肯定。
朝外看了看天色,晨曦已露,天地间一片亮白之色,赵晖一砸拳,道:“可以发兵了!”
这个时候,药元福走上堂来,脚步敏捷,完全不似一年近七旬的老人,沉重的甲胄穿在身上,苍容之间不见一点负累之色。
挎剑而立,冲着赵晖道:“都帅已下决议,可以让我带兵出击了吧!”
小時代 林希
见老将这副表现,赵晖还能说什么,点头应允,但不忘叮嘱:“药兄当谨记,追击之战,当审情度势,蜀军撤退,只怕不会无备,勿要与之死拼!”
“是!”接令之后,药元福便急匆匆而去,迫不及待的样子。
都市武聖
见状,向训不由叹道:“陛下尝言,有志不在年高!药公年近七旬,犹能如此慷慨豪迈,率意进取,实在钦佩不已啊!”
“你向星民之雅量,也是少有人及!”赵晖也少有地,当面赞了向训一句。
药元福这边,亲率七千步骑出宝鸡,这是自御蜀诸军中集中起来的精锐,尽取精华,战力不俗。直奔浮梁,突袭的蜀军,久战不下,天亮之后,无奈退去。浮梁虽未大毁,但终究难免损伤,药元福领军至时,把守汉军正在打扫战场,抢修浮梁。
对此,药元福气得直跳脚,在北岸大骂不已,一度有领骑兵趟水过河的冲动。前后耽搁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药元福方才率领步骑踏上渭南的土地。
“使君,散关、陈仓山之蜀军,已然拔营自西南撤去,已退十余里!”
得到探骑的汇报,药元福稍作考虑,即召来裨将李彦,吩咐道:“我先率马军,前趋追击,缠住蜀军,你领步卒,循后而进!”
“还是末将率轻骑在前突击吧!”李彦劝道。
“军情紧迫,哪能容你啰唣,蜀军退,若作迁延,延误军机,放跑了蜀军,如何交代?”药元福:“我自往击敌!”
“节帅——”
“你敢违我军令?”药元福扭头怒视之。
傾國歡 晴波瀲灩
“末将不敢!”老将固执起来的时候,属将几不敢与之对视。
“另外,将军情通报与帅府,建议派遣后军策应!”
“是!”
不再拖延,药元福驱策健马,领着三千余骑,卷起尘烟,朝西南方向的蜀军追击而去。裨将李彦无奈,却不敢怠慢,一面差人向帅府报告军情,一面领步卒,循其后而往。
宝鸡城中,赵晖安坐堂案,不动分毫,不过老眉微蹙,自药元福领军出击后,未见多少放松。
萬界狂刀 訣塵衣
未己,向训走了上来,拱手禀道:“都帅,已然整军完毕!”
極品萌妻限量版 悠悠古哥
“星民,你当知道我为何让你整军吧!”赵晖似回了神一般,看着说问道。
向训神色平稳,说道:“观蜀将李廷珪,统军作战之能,虽难有出奇称道者,但也算稍具其才。两军之间的形势,可谓心照不宣。其既撤军,对于我军追袭,不会无备!药公此去,能建功自是最好,若有异变,也不可不虑!”
再度上下打量了向训几眼,赵晖不由叹道:“难怪,天子会让你前来凤翔!”
“就由你,率军押后,接应药公吧!”
“是!”
向训领军,还未尽出,便得知了蜀军的动向以及药元福的决策。心下有感,不禁生出几分急躁,赶忙催促进军,药元福似乎是有意冒进。
在宝鸡西南六十余里,滨临固道水,有一村名东河,远处山岭起伏,林木茂郁,周遭却还算平坦,如一洼地。一场针对汉军追兵的伏击战,已然展开。
蜀军主帅李廷珪,不只有备份,还打算在撤军之前,打一场胜仗,好回川后交差。药元福率轻骑,急追猛赶数十里,连破三道蜀军殿后之兵,终于在东河村附近,咬上了蜀军主力。然后,便陷入重围之中,紧接着便是浴血相攻,白刃厮杀。
几十年的作战经验,历险无数,临围之际,药元福并未过于慌张,判断敏锐,果断突上村东北一座坡地,临高背水而御。而药元福,果如其战前所言,亲自操刀,指挥杀敌,激励士气,以待援兵,稳稳地顶住数倍之敌。
李廷珪的中军,就扎在村中,登高眺望,杀声盈耳,隔得老远,都能感受到厮杀之激烈。
“招讨使,何将军已带军,将汉军步卒,围于六里之外,正在攻杀!”军骑来报。
“好!”李廷珪不由抚掌,难得地有些失态,北伐以来,他仗打得太憋屈了,嘴里笑道:“这些汉军,太过嚣张了,就这点兵马,还敢冒进追我!今日定要给他们一个深刻教训!”
“招讨使,此处距宝鸡过近,闻变,必有援军南来!”麾下将领提醒道。
闻言,李廷珪直接下令:“传令下去,全力攻杀汉军,尽快结束战斗,定要在汉军援军赶到之前,将之尽数歼灭。”
“汉军无所依仗,我以数倍之军击之,看其如何挡!”李廷珪的语气中,流露出了一种名为自信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