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fp4uw优美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642章威越校尉關平分享-2lprl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整个荆楚讲武堂的学生已经沸腾了。
现在所有人都接到了命令,要进行一次为期几个月的行军演练,进入交州作为真正的战事演习。
不同以往的小规模对抗演练,这次可能会遇到真正的战事,每个人都可能会没有命回来。
交州毒虫毒草甚多,野人不知所踪,还有许多盘踞山头的大小势力。
对此,刘备站在广场台前,郑重的开口道:“此次是自愿行动。
若是有想要退出的,可以继续在讲武堂跟随老师学习。”
这个时候,刘备就是要激将,他相信没有人会退出,但是该说的话还得说,这便是作为领导的手法之一。
那些旧卒听到有战事会发生,皆是兴奋的不行。
只要立下战功,主公的赏赐是不会少的。
他们这些人,机会都是靠着刘备的赏赐,改变了自身的命运。
反观马铁更加兴奋,他可是跟随父亲打过各种外族蛮夷的。
天天对抗演练有什么意思,莫不如真刀真枪的敢上一场,比谁都好说。
少將大人,別惹我
讲武堂内不许打架,炫耀武力,可是到了外面打蛮夷,还不炫耀武力,等着做什么呢?
关平很快就上前听令,作为统帅这一校人马的威越校尉,前往交州稳定局势。
这一趟出行可谓是豪华战队,关平、黄忠、张南、冯习、邢道荣、周鲂、留赞,华佗、张仲景。
面对交州的毒虫瘴气,关平把内外两科的神医都给带上了。
关平自信凭借手中这不足两千人的精锐士卒,完全可以横扫交州。
所有学生现在开始着甲,分为先锋,中军,运输粮草等等列队。
“出发!”关平身边的亲卫把将旗一挥。
先锋曲立即就出发,排查道路,此一次,在荆州境内,并没有给他们挖坑埋伏之人了。
黄月英站在讲武堂的门口,叫住关平。
让他带上最新一代的大黄弩,正好试试威力如何,在正面战场上有什么值得改进的,一定要记录下来。
关平倒是颇为意外,自己给黄夫人安排了如此多的工作,这大黄弩的研究仍旧是没有停留下来。
“多谢黄夫人。”
关平抱拳行礼,命令辎重科学生把这种大杀器赶紧拉走。
刘备早就交代过关平了,此时见他骑上战马,慢慢汇入队伍当中远去,一时间也有些感慨。
这算是放手让他第一次单独领兵!
“主公,无需太过担心定国,有黄汉升老将军在一旁协助他,此次定能够凯旋而归。”
诸葛亮在一旁宽慰了一句,此番派兵进入交州,也是因为赖恭向孙权求援的缘由。
他相信,孙权绝不会坐视不理,假惺惺的过来问用不用帮忙。
刘备摸着胡须笑道:“只是回想一二,当初定国怀抱里的小家伙,一时间也长这么大,可以独自领兵了。”
“主公,这只是开始。”诸葛亮扇着羽扇笑了笑。
荆州差不多已经平定,益州也连上线了,将来定能寻找机会入主交州。
而此次关平若是稳定了交州局势,那便可以利用南海的财富,加以利用。
东边又能勾连吴郡、会稽,共同北上对付曹操。
到时候一旦天下有变,便可派遣一员上将统帅荆州,进军宛洛一带。
关云长将军已经见了些许白发,而关平正值年轻。
诸葛亮相信,关平若是能够多加历练,将来一定能独挑大梁。
统帅荆州兵马,进攻宛洛的人,就是他!
刘备闻言哈哈大笑,却是如此。
三兄弟社团的二代当中,唯有关平的年龄适合,至于阿斗才刚满三岁。
关张二人的其余子弟,还得需要十年的成长空间。
交趾郡,龙编县府衙(今越,河内东)。
厅内丝竹管乐之声不断,熏香从铜炉当中袅袅升起,沁人心脾,让人宁静。
偶有阴阳顿挫的朗诵声,坐在主位的皓首老头,轻轻放下手中的竹简,摸着不多的白须道:
“吾每读一次春秋,便有新的感悟。”
说话的正是交趾太守士燮,今年七十有三,喜读春秋。
他是整个交州实际掌控者。
大汉十三州最后一块安宁之地的守护者。
儒学养分新起点的扶持者。
以及众多蛮夷心中的神!
“威彦公,书是越读越快,感悟却是越来越少,书自然需要慢品。”
一颗卤蛋从背景音乐当中睁开眼睛。
刘巴从长沙郡一路逃到益州,投奔士燮。
荆楚一带的士人大多都追随刘备,只有他北上奔曹。
曹老板很感动,任命他为丞相掾,让他前往招降和接纳长沙、桂阳、零陵三郡。
结果正碰上刘备拿下这三个郡,北归道路被刘备阻断,刘巴不能北归向曹操交差。
当初刘巴逃出临湘县,以为关平是来追他的,结果关平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年少成名的荆楚英才。
还以为他是个小和尚,随意说了几句。
在气愤当中,刘巴一路跑到交趾来避难,只是刘备听闻此事,深深恨之!
中原动乱,有些人不仅是跑到了江东避难,更是举家托口的跑到了交州。
这里地处边缘,加之士燮经营的很好,一直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大规模的整郡叛乱。
黄巾军甚至都不愿意来此闹事。
士燮瞥了刘巴一眼,对于这个光头的脾性,他心中也是十分厌恶的。
誤嫁豪門之小妻難逃
只不过许多名士都跑到交州投奔他,士燮也不会因为心中的厌恶,就要打杀人。
否则士家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名声,全都毁了。
“书自然是越读越快。”一旁的薛综同样摸着胡须笑道:“开始快,中间慢,最后还是快!”
刘巴瞥了薛综一眼,此人也是年少成名,举家避难至此,只是总是与自己唱反调。
不爽!
士燮赞同的点点头,刘巴就是有些自大,且不自知的毛病,兴许少年成名之人,总会有些傲气!
认为自己才是全天下最与众不同的那个。
同样想要北归的不止曹操一人,同样的还有许靖。
他倒是没有轻易开口,身为评论他人的优秀选手,不会轻易品评他人,否则说的话都不值钱了。
许靖是许劭的哥哥,兄弟俩的关系并不好。
弟弟许劭凭借品评人名扬天下的时候,排斥他不录用他,导致其只能帮人养马磨粮来养活自己。
后来许靖投靠王朗,结果小霸王孙策过江,搞得许靖又开始携家带口的南逃。
到了交州,早就成为名士的许靖,受到士燮的热情款待,并且让他安心在交州住下来。
在刘表派出赖恭吴巨进入交州的时候,曹操为了让士燮牵制刘表,派使者来给士燮封官。
在此过程当中,巨鹿人张翔作为使者,奉命出使交州。
他见到许靖,妄图用自己的权势征召许靖,顺便要抬一下自己的身份。
毕竟与名士结交,无论日常与人是吹牛逼,还是对于仕途都是有好处的。
结果身为名士的许靖也是有着自己的择友标准,不想与他结交。
然后被张翔记恨,把许靖给曹老板的书信扔进水中报复。
等到曹老板南下荆州后,许靖得到消息,当即决定北归,然后同袁沛、以及徐元贤整理行装,北上荆州。
好巧不巧的,碰上苍梧郡各县夷、越等少数民族部落造反,攻州占府,隔断道路。
徐元贤被害,全家老小全都被杀戮一净。
许靖沿河走了五千余里,结果又遇上了瘟疫,无论是家人还是随从的家人,一时间死伤殆尽。
等他重新回到士燮这里,仔细计算一下人口,沿途被乱兵杀害以及染病而亡的人,十成里只存活下一两成。
自从交州同中原的道路断绝,他又想通过益州,返回中原。
雪山飛壺
可惜刘璋也在执行父亲刘焉的策略,禁止原朝廷官员大吏从交州入境。
没有身份进入益州,就会当做流民,不是被豪强大户侵吞,就是被官员拉去填充户口,你还跑不了。
不过现在通过朋友的关系,在荆州为官的南阳人宋仲子,给蜀郡太守王商写信,说他是个有大才的人。
女總裁愛上我
现在刘璋征召许靖的书信已经到了许靖手中,他可以安全进入益州了。
这两日全家也是在收拾行装,今天是他最后一次参加士燮举办的读书会活动。
“文休,你为何不言?”士燮摸着为数不多的花白胡须笑道。
“威彦公,就要出发前往益州,回想起从交州前往荆州的往事,我心甚忧。”
许靖面带忧色,那些蛮夷可不会认你是什么名士,这种东西在他们眼中没有丝毫用处。
唯一能认得的怕是只有刀尖!
士燮也明白许靖的心情和遭遇,他前往益州只不过是权宜之计,还是想要回到北方曹丞相麾下效力。
更何况离乡已经数十年,老了也该落叶归根。
毕竟北方已经被曹丞相平定,短时间内不会出现什么动乱。
反观南方,有刘备、孙权在,必定会引起新的战火。
但愿战火不要蔓延到交州。
那些蛮夷之间的相互争斗,根本就拿不上台面来,顶多是村落与村落之间的争斗,多少年了,都不会消停。
士燮对于这些野人,也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可以说,他们根本就不算人。
“文休,此次我会派人随行你到边境,一路上亮出士家的旗帜,我看还有哪个不长眼。”
士燮哼了一声。
在交州,野人被警告的第一件事,想要活着,便是要认清楚士家的旗帜,也不用他们上税。
青春日常物語
但皆是要用珍宝上供才行,要不然士壹第一次拜访刘备,也不会带着那么多宝贝了。
许靖拱手称谢,只是心中稍有忧虑。
别看交州是受士燮的管控,看起来说一不二。
可背地里的这些年,许靖也看见了盖子下面的真实情况。
那些为士燮宣扬的名士,总是捡些好听的传播,把这里打造成为儒家的乐园。
可是乐园之下,掩盖了多少污泥,只有在这里长久居住之人才能感受得到。
就算士燮的名望比赵佗王还要高,可他终究没有向赵佗王手里的精锐军队。
先前的九真太守儋萌曾为妻父周京作宴,并请县中大吏,酒酣作乐。
功曹番歆邀周京起而共舞,周京不肯起,番歆仍要强迫,儋萌忿怒,于是杖杀番歆于郡内。
番歆之弟番苗带领县众攻府,并以毒矢射伤儋萌,儋萌毒发身亡。
尽管现在的九真太守已经是士燮的弟弟士yi了,他又多次派兵绞杀番苗,但一次都未曾成功过。
番苗至今还率众聚集,时不时的骚扰一下九真太守士。
士燮对此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法子,手里的家伙式不硬,也只能走刘表的旧路,靠着一帮人吹文治。
像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在少数。
交州大多都是罪犯被迁徙过来的,本就是不守规矩之人,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规矩可言。
整个部落果体出行,哥哥死了,弟弟娶嫂子,都是常见的事情。
对于这些夷人稍有驯化,让他们穿上衣服鞋子,教会一些汉字后,都会有人提士燮吹捧。
可吹捧始终是吹捧,没有硬实力,有些蛮夷跟你耍横,你一点法子都没有。
他们往深山老林一钻,你想找都找不着。
就算找着,也兴许会认错,根本就不是这波人。
交州土地广阔,人口众多,可惜都是不在册的野人。
地势险阻虫瘴毒害,容易发生叛乱,难以使他们服从治理。
能够受到官府管治的都是齐民编户,罪犯的后代以及被前人教化过来,受到良好汉化熏陶的百姓。
大量的蛮夷根本就没有当成劳动力,为官府做出应有的贡献。
还有张津的旧部,也是经常作乱,不服管教,对此,许靖知道,士燮还是没有什么办法。
否则北上的道路早就该通了,缘何在交州就出不去!
“文休,无论何时,都不能心神不宁,你我已经老头,自然要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
士燮面上带笑的安慰了一句。
“威彦公说的是。”许靖微微拱手表示自己受教了。
“报。”有士卒从门外闯了进来,单膝跪地大声道:
“禀郡守,刘备派遣关平领兵数千进入了交州,现在已经到达了南海郡清远县修整。”
“什么?”士燮猛地的站起身来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