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cutot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討論-第814章 都來欺負我了熱推-dvh1q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云芷清从之前云天顶出现之后,历经茫然无措、随即恢复到了坚定的神色。
青春契約 紫晶石
好像随着她那一剑的刺出,纵然未曾刺中云天顶,但却让她的心前所未有的冷静了下来。
只是这会儿,她又恢复了懵懵的状态。
她迷茫道:“不是……暂时假成亲吗?”
“哪还有机会给你们玩真的假的那套把戏?”
乾老皱眉道:“方正、掌教,稍后你们两个就去给我洞房去,今天夜里谁也不许睡觉……把修为提升才是正理,尤其仙玄之体精华对身体极其滋补……”
“乾师祖!”
天才按鈕
前夫勿擾,你不配!
姚瑾莘突然大叫了一声,打断了乾老的话。
她俏脸通红,虽然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但绯红的耳垂却清楚证明,她已经羞到了极致了。
感觉乾老这会儿有点被情势逼的失去冷静了。
她含含糊糊道:“这个,增进修为自然是必须的,但眼下最重要的,其实还是赶紧传讯给师父吧,问问他这种情形之下,该如何处置。”
後宮湘妃怨 挽歌
“对了,玄机回不来,你们可以过去来着,他经验丰富,肯定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置。”
乾老一拍手,说道。
“方正不太方便,就我去吧。”
傀儡新娘:撒旦公爵的逃妻 亂琉璃
周轻云起身,说道:“我这就去取唤灵花,不过方正,你最好还是尽快跟阿莘洞房比较好,你们的时间已经很少了。”
她微微撇头撇了一眼自己那个正搂着云芷清手臂,胳膊肘都拐到腿弯儿去了的心爱弟子。
重复道:“越快越好。”
说罢,她起身离开了。
“我去安排弟子们回去各自峰头去。”
童龙起身,满脸愧疚的往外走去……此事因他而起,只可惜,纵然身死他也弥补不了这过错,不然他绝不会有半点犹豫。
乾老认真嘱咐道:“方正,你和小莘儿快去洞房去吧,抓紧修炼,不可沉溺于儿女私情之中,知道吗?”
方正:“……………………………………”
他忍不住又看了云芷清一眼。
“去吧,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家。”
云芷清沉默了一阵,轻声说道。
怎么突然感觉我跟师姐睡觉已经和整个蜀山的生死存亡息息相关了?
搞的好像我们不多搞几下,蜀山就要完蛋了一样……
方正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
若是之前,他可能还会顺势而为,大师姐嘛,大美人嘛,谁不想睡?
他脸上勉强,心里怕是喜滋滋的了。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他知道了云芷清可能对自己有某种……
反正方正知道,既然云芷清不介意让他喝她的口水,就定然也不会介意喝他的口水。
这跟接吻有什么分别?
他突然想起了之前刚刚拜师之时,送给了云芷清一瓶灵液,她误会了那灵液是唾液,当时她似乎还生气了……
那时他们不就已经是师徒了么?
那他们这个时候,与那个时候到底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方正本想跟姚瑾莘好好聊聊这个问题,事后再找师父好好聊一聊……
可他却突然被告知,赶紧去睡你师姐去,不睡的话,蜀山就要风雨飘摇了。
女總裁的特種軍醫
倒也对,眼下大师姐凝实中期的修为确实已经可算同龄人中的翘楚,但若想执掌蜀山派,确实还不够格。
而自己这边想要救人也代表着即将对上荒帝。
这荒帝修为如何方正不知道,但当初被掌教斩杀的那个荒帝可是拥有比拟炼真境界的实力,比起来,方正感觉自己最起码也得拥有凝实境界的修为,才能勉强勉强再勉强的利用法宝周旋一二。
必须尽快突破。
想着,方正又看了云芷清一眼,师父这会儿,在想什么呢?
想什么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他和大师姐的结合,已经随着云天顶这一闹……成为了大势所趋。
罢了,等日后有合适的机会了,再跟师父好好聊一聊吧,两人朝夕相处,还怕没有机会么。
“走吧,师姐。”
“什么?”
姚瑾莘震惊的看了方正一眼,目光撇向了旁边其他面色亦是古怪无比的峰主长辈们,哦对了,眼下已经是平辈了。
吻上我的極品男
“眼下这里已经没我们可以做的事情了,宗门内部他们会处理好的,我们先去休息吧。”
“可……”
姚瑾莘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脚尖。
脚掌用力的在地上踩着,脸上神色扭捏,含糊道:“这种事情弄的人尽皆知的,我也是个姑娘家啊,怎么会好意思呢?”
方正拉过她的手,说道:“走吧,都这样了,咱们再不走乾老就真的要老在这里了。”
刚刚还一连尊贵矜持的姚掌教,这会儿仿佛一个娇羞的小姑娘一般,被方正给一拉就走了。
虽然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事情,自己也即将迎来人生中最大的改变,但她却诡异的半点抗拒的念头都没有,嗯……若说唯一的抗拒,大概就是明明只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私下里悄悄的来就是了,怎么就弄的人尽皆知了?
她不敢回头,背后的视线只是用身体感觉就觉得火~辣辣的。
哪有脸回头。
两人身影消失在大殿后面……
“师父。”
柳清颜眼巴巴的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问道:“他们是去入洞房去了吗?”
一身洁白素裙的少女看来格外的娇憨可爱,只是这会儿,看来有些委屈。
云芷清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是不是我以后都不能跟师兄一起睡了?”
都市逆龍
柳清颜抬头看着云芷清,眼睛里有波光荡漾,好像只要云芷清点头,她立即就敢哭出来。
“他以后要抱着小莘睡了。”
云芷清轻轻摸了摸她的螓首,柔声道:“他的床很小,只能睡下两个人。”
姚瑾莘追问道:“那我帮师兄把床加大一些呢,我是不是就也能像以前一样了?师兄搂着师姐睡没问题,我可以主动一点搂着师兄睡的,只要能靠着他就行了。”
“咳咳咳咳……”
薛杏林剧烈的咳嗽起来。
连带着林正平,莫攸等人也是脸色古怪无比。
云芷清无奈道:“可他们两个已经成亲了。”
“我能跟师兄成亲吗?”
柳清颜问道。
云芷清道:“不行的吧?”
“为什么,师父你不愿意我嫁给师兄吗?”
云芷清含糊道:“这个,当然不是我不愿意。”
“你愿意不就行了吗?我听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师父你就是师兄的父,又是女的,也是他的母,只要你命令他娶我,命令我嫁他,不就行了吗?”
柳清颜这会儿思维竟是格外的活跃起来,说的话井井有条,让云芷清完全不知该如何反驳。
“可……”
她支支吾吾了一阵,最后只得叹道:“你不是只有我一个师父,我可以命令方正娶你,但你另外一个师父肯定不会让你嫁他的。”
“师父你同意就行了啊,我师父那边,我去想办法,她缠不过我,一定会同意我的。”
柳清颜自觉找到了可以永远睡在方正身边的办法。
俏脸上那明媚的笑容连薛杏林等人也看的一呆,随即忍不住心头暗叹,这姑娘果真风华绝代,娇憨与妩媚,竟在她身上融而为一。
真难为方正能到现在没对她有什么不轨。
“好……好吧,我同意就是了。”
面对那一双纯粹的眸子,云芷清实在无奈,只能很无耻的把皮球踢了出去。
周师姐,真不是我不够意思,实在是……这个恶人我是真的不想当啊。
但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
想起两人如今可能正在做的事情。
她又忍不住心头莫名浮现一缕幽怨……你们呐,都来欺负我了么?
能弱弱的求一把正版支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