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6qdhu都市异能 漫威之超新星-第五百零一章 飛馳伊戈星-25akz

漫威之超新星
小說推薦漫威之超新星
博赫特近地轨道,勇度母舰-流浪者号。
原本一百多人的战舰,被流放了差不多四十个想造反的佣兵,一下子空旷了许多。
克拉林虽然出言顶撞勇度,但勇度也明白他一向忠心耿耿,并不是真心想推翻自己老大位子。
再加上艾拉也替他说了两句好话,旋即顺坡下,就原谅了他。
“呜呜~!谢谢诺瓦公主!谢谢老大!”
克拉林感激涕零,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们是掠夺者,别TM哭得像个娘们儿。。”
勇度刚说完,就感到背后一寒。
坏了,当着诺瓦公主说这话,这不是指着秃子骂和尚嘛。
再戀我的冰山魔男 kiyyo
“对了,诺瓦公主,下一步该怎么办!”
勇度脑瓜也不笨,赶紧将话题岔开。
“你知道怎么去伊戈的星球对吧!”
艾拉之所以在博赫特等勇度他们到来,就是因为只有他才知道伊戈星球的坐标。
“当然知道,当初我就是因为和伊戈合作,才被斯塔卡流放了。不过我也是活该,那时候我贪心冲动,还很愚蠢。”
提起这些伤心事,勇度的蓝脸上就一阵扭曲。
“好吧,带我去,我有些事情想和伊戈聊聊!”
伊戈之所以在许多星球上种下的‘种子’,究其原因,就是孤独感使然,千百万年找不到同类,只能自己想办法创造同类。
艾拉作为某位天神组的后裔,和星爵有种特殊心灵感应。
那么,她也应该和伊戈有所感应才对。
只要让伊戈明白,他并不孤单,说不定可以改变其想法,这个宇宙级灾难就可以消弭于无形。
当然,这是大小姐的一厢情愿。
现身说法,能改变其想法,固然很好!
天脈傳奇 蕭雨樓
仙鼎變
万一伊戈这家伙冥顽不化。。。
嘿嘿,那就别怪本小姐辣手摧花,呃。。不!应该是辣手摧‘球’了!
一个破泥球,他再大也是个破泥球!
艾拉驾驶的那艘搭载超空间引擎的楔形飞船,所用的特殊能量已经基本用尽,无法到达伊戈的星球,所以只能先停靠在勇度战舰上。
艾拉正在驾驶舱里进行各种数据整理分析,系统自检等,忙得不可开交。
公主殿下虽然是偷偷溜出来的,但也带着测试新式超空间引擎的任务。
当初在新斯克鲁星,她也算下了苦功夫自学电子工程。
即便算不上专家,应付测试任务,还绰绰有余。
火箭也在一旁帮忙。
他当初被设计出来,本职就是专家级机械工程师,比半吊子的公主殿下还要懂行。
他一边忙里忙外,嘴里还碎碎念道:“如果伊戈真像勇度说得那样混蛋,奎尔就危险了。”
艾拉笑笑不语。
火箭说话尖酸刻薄,但内心非常担心同伴的安危。
外冷内热,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母舰-流浪者号的速度太慢。
为了能尽快赶到伊戈星,勇度准备将母舰船头部分与后舱分离,驾驶动力强劲的船头部分,驰援奎尔。
克拉林则指挥舰员们,驾驶母舰的后半部分,返回山达尔找罗曼.戴。
楔形原型机是高度机密的装备,不容有失。
“你的飞船设计得还挺有新意!”
“你不明白,诺瓦公主,我们掠夺者随时都要准备跑路!”
“呵呵,也对!准备分离程序吧!”
億萬寵婚:帝少的影後甜妻 花期未末
“收到!”
勇度刚要将分离装置保险打开,没想到最后一刻,星云也走进了驾驶舱。
“你确定要跟着我们走?”
大小姐回头看着星云,有些意外。
大宋海賊 疙瘩
她已经跟星云谈过,后舱的那些战机随便她挑一艘,然后想去什么地方都随她自由。
星云咬牙切齿地说道:“再把灭霸撕成碎片之前,我先要干掉我姐姐,让她体会一下我的切肤之痛。”
“怪不得你也没有亲人!”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火箭,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们这组人真有点奇怪!”艾拉笑着摇摇头道:“有去救人的,有去杀人的,但目的地却是一样。”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是冤家不聚头!哈哈!”
火箭捧腹大笑起来。
他熟练地打开控制面板,开始设定目的地坐标。
“伊戈~~伊戈!好了!设定完毕!”
“Let is go!”
艾拉一声令下,火箭将引擎猛推到底!
“先等下,不要!!”
勇度忽然想起了什么,大惊失色喊了起来。
寶寶軍師:爹地,束手就擒 江南煙雲
“你说什么?”
“连续跳跃50次对哺乳动物的小身板可不太好。”
伊戈星球所在的位置很特殊,是个类似于萨卡星的宇宙节点叠加态的地方,需要连续不停穿过跳跃屏障。
为时已晚,飞船引擎喷出耀眼的蓝色火焰,开始了跃迁。
飞船在各种光怪陆离的宇宙空间快速穿行,平均几秒钟就跃迁一次。
船上的几个人被扭曲的时空泡来回拉扯,头晕脑胀,苦不堪言。就连艾拉这样强大的体质都有点撑不住了。
“还要跳跃多少次?”
“等下我们要跳跃700多次。。”
“What!?”
就在艾拉五人组在宇宙中疯狂跃起的时候。
溫馨的愛
博赫特星球丛林中,杀冒脸狼狈不堪地从泥潭里爬了起来。
这家伙体健如牛,他被艾拉当成肉蛋扔出去足有百多米,不过运气逆天,最后摔进了泥潭,只是身上被大树撞断了几根骨头而已。
他掏出口袋里的联络器,甩了甩泥水,竟然也没摔坏,还能工作。
“太好了,还能用!这下你死定了,勇度!”
杀冒脸欣喜如狂,身上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原来,自打进了勇度的舰队,他就一直野心勃勃地盯着舰队老大的位置。
他暗中在流浪者号上安装了定位跟踪器,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
“你是哪位?”
一个金色皮肤的索维林女子头像出现在屏幕上。
“我正在给你发送勇度飞船的位置坐标。我只有一个要求,让你们的女祭司告诉勇度,那个要他命的人就是。。电击杀冒脸!”
这鸟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勇度这么大仇,想方设法非要将勇度置之死地。
“噗嗤!哈哈哈!”
索维林女子一听这沙雕的名号,顿时笑得花枝乱颤,直不起腰。
黑暗的树林中,几只渡鸦叫着在月光下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