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新聞

郵寄選票民主黨真的造假了嗎?

郵寄選票民主黨真的造假了嗎?

(原標題:郵寄選票民主黨真的造假了嗎?)

【編者按】:大選日、計票日,全世界都在關注着不斷涌現的海量選情相關消息,其中夾雜着許多謠言或真假難辨、令人費解的信息。我們盡力搜索我們能找到的事實,來爲大家一一覈查這些信息。

北上資金又嗨了 單週兩百億殺入A股!瘋狂增持這家行業龍頭

郵寄投票被大面積造假?

實情是……

受疫情影響,今年通過缺席/郵件投票的數量空前龐大,而且通常是民主黨選民更傾向於郵件投票,早在4月,川普就開始頻繁發推,聲稱郵件投票會爲欺詐打開大門,儘管他和他妻子作爲佛羅里達州註冊選民,已經數次公開使用了這種投票方式。“郵寄投票更容易造假”的說法已經影響到許多人對於郵寄選票、甚至對於美國大選公正性和獨立性的信心。

由於處理郵件投票需要的時間更長也更爲勞動密集,而且受到郵局拖延和所在州阻撓等影響,部分州直至選舉日當天纔開始處理郵件選票,包括覈查信封、覈驗簽名和註冊地址、拆取選票、展平選票以對其進行掃描,因此一些戰場州的票數出現了拜登票數先是明顯落後再戲劇性反超的局面,包括紐約時間在內的媒體在大選前已經提醒讀者這種情況大概率會發生,但圍繞着郵件投票仍然出現了很多陰謀論的說法。我們先說幾個今日“爆款”。

化州男子“強迫女子賣淫”,潛逃10多年因“偷偷回家望一眼”結果……

1。

又有人送票上門?

易會滿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指控:11月4日,一段郵寄選票被操縱“實錘”視頻瘋傳網絡。視頻中,一名男子從一輛貨車上拿下一個貨箱,並將箱子拉進一個已經關閉的投票站中。拍攝者暗示,“嫌犯”手中的箱子可能裝滿了違規的郵寄選票。這名拍攝者是“川普律師團”成員、德州律師凱利耶·索萊勒(Kellye SoRelle)。這段視頻迅速獲得了川普兒子埃裏克·川普的轉發。視頻中這名男子拖着的平車是這樣的:

印巴邊境發生交火,印方兩士兵中槍受傷,一武裝人員身亡

事實:沒過多久,底特律當地電視臺WXYZ澄清說,這名“嫌犯”實爲攝影師:“他當時正在爲我們12小時的輪班搬送設備。”由於器材沉重,所以在使用下圖的平車搬運。那位川普律師還拍到了其他可疑人物搬運箱子出入票站的畫面,當中有人明顯是揹着沉重的攝像機和三腳架。

2。

重磅!全球光刻機巨頭放話 這一板塊突然飆升!

多州投票人數超過實際註冊選民數量?

指控:從4號開始,不斷有傳言聲稱在幾個搖擺州出現了投票人數高於實際註冊選民數量的現象,還給出了以下這張煞有介事標註了數據出處的圖片。這似乎成爲了民主黨人大量造假,令拜登選票在4日凌晨起開始“突然”反超川普的一個證據。

剛剛,離岸人民幣漲破6.60大關 5個多月飆升6000點

事實:上圖給的參考網站是較爲靠譜的,其中第二個鏈接確實提供了美國各州註冊選民數量(但部分州有滯後),問題在於,雖然鏈接確實存在,但數字卻是子虛烏有。上圖提供的數據中有部分偏差尤其離譜,編制者似乎停留在上一個世紀。比如圖中顯示密歇根州註冊選民的數量爲545萬,但該州實際上早在1980年就已經有573萬選民,現在則達到近813萬;喬治亞州註冊選民則是在2004年大選時就已超過了上圖的數字。基於各州州務卿辦公室提供的最新選民數據,對照來看:

易會滿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3。

內華達州有選民聲稱她的郵寄選票被偷?

指控:週四,一位名叫吉爾·斯托克(Jill Stokke)的女士表示,她週二去了內華達州克拉克縣的投票站準備親自投票,結果被告知自己已經郵寄投票。她因此聲稱是有人偷了她的郵寄選票。川普陣營聲稱該州有“成千上萬”的選民欺詐,這是唯一一個目前提供了人證的指控,因此她的指控正在大量川普支持者中轉發。

事實:克拉克縣選舉註冊官喬·格洛里亞(Joe Gloria)說,他非常瞭解這起個案,而且對於該縣的處理方式很有信心:“我親自處理了她的訴求,她找到我,我們一起覈對了她的選票,在我們看來,那就是她本人的簽名。我們也給了她一個機會,提出如果她對原有的郵寄選票有異議,只要出具一份聲明,我們可以把前一張票作廢,允許她再投一次。但她拒絕這麼做。”

格洛里亞還指出,此後內華達州務卿辦公室的一名成員與斯托克進行了面談,該機構對於克拉克縣試圖向這位選民提供的支持並無異議。內華達州務卿是一名共和黨人。

進入二輪“封城” 英國央行購債穩經濟

克拉克縣方面給出的解釋看起來合情合理,因此對這條新聞(以及川普陣營對內華達州選民欺詐的指控),一個更恰當的態度是等待更多可靠的證據。

既然有必要回到最初,再次回顧一下郵寄選票是如何避免出現欺詐風險的。

郵寄選票會導致投票欺詐嗎?

科羅拉多州居民拉里·羅西尼(Larry Rossini)今年爲了郵寄選票碰到了一些麻煩。

特朗普不承認敗選?拜登競選團隊:美國政府完全有能力護送“入侵者”離開白宮

他回憶說,該州6月初選的幾天後,他收到了丹佛選舉司的一封電子郵件,得知他的選票未被計入,因爲選票信封上的簽名與選舉官員在他的選民登記文件上擁有的簽名記錄不吻合。這是羅西尼今年第二次收到這樣的通知,上一次是在3月總統初選後。羅西尼自己猜測,問題可能是因爲他患有關節炎,也可能是單純因爲年歲大了以後精細運動能力不如從前了。羅西尼說,兩次收到無法覈實簽名的郵件後,他的感覺是既沮喪,又有點欣慰——這證明科羅拉多州擁有強大的選舉安全性。好消息是,之後他在線提交了選民證件和駕照,重新簽署了姓名,他的簽名記錄由此得到了更新。

這個故事可能會讓人們對郵寄選票的嚴謹流程有個直觀的感覺。爲了避免出現欺詐,郵寄投票設置了多重安全保障,其中一個保障就是覈對簽名,根據斯坦福大學/麻省理工學院聯合進行的健康選舉項目統計,至少31個州和華盛頓特區要求選舉官員比對郵寄選票安全信封上的簽名與存檔簽名,在另外12個州,包括北卡和威斯康辛,要求選民在證人或公證人面前完成填寫選票,證人也需要簽名。

華盛頓州的共和黨籍州務卿基姆·懷曼(Kim Wyman)解釋說:“我們會比較收到的每一張選票上的每一個簽名,以確保它與選民登記記錄上的簽名一致。這是一種由來已久的做法,確保收到的選票確實由正確的選民投出。如果操作得當——使用簽名匹配軟件,由至少兩名接受過簽名驗證培訓、而且具有不同政黨隸屬關係的的官員進行審查——這將有效地遏制欺詐行爲。”

納達爾叔叔入巴薩候選主席團隊:梅西必須有安全感

很多州的全職選舉工作人員都參加了由附屬的法醫實驗室領導的簽名驗證培訓課程,在實際工作中採用三層簽名程序,第一步是由初級選舉官員對選票信封上的簽名是否與選民檔案上的簽名100%匹配進行視覺評估。如果不符合,就會被標記爲“例外”,並將其提交給由兩名認證經理組成的團隊,如果他們都認爲不匹配,就會聯繫選民並提供一個機會來修正它。第三層則是對已經通過匹配的簽名進行隨機審計。

石家莊將建一座重大疫情防控救治基地

圖片來源:科羅拉多州務卿《簽名培訓指南》。右邊一欄爲可能不匹配的簽名風格。

除了簽名,每個選民還需要在選票信封上提供個人身份信息,比如地址、生日、駕照號碼或社會保險號的後四位數字。

有了這兩層保障會極大地提高假冒選票的難度。比方說,不排除有人可能以自己已故的親人名義申請了郵件選票,也確實瞭解親人的這些個人信息,但僞造的簽名很難逃過訓練有素的眼睛。也不排除有人把室友的郵票據爲己有,但有多少人能在知道室友的駕照號碼和社安卡號的同時,還能僞造其簽名呢——而且還要考慮到室友可以通過在線跟蹤服務查看自己的選票寄送進度,一旦發現沒收到可以要求原先的選票作廢。這也就意味着,哪怕是簽名造假高手也只可能多貢獻一兩張選票,不可能出現批量操作。保守派智庫Heritage Foundation統計發現,自1991年以來,只出現了11起有人代死者填寫缺席選票的案例。

另外一個無法大批量造假的保障在於,每個選區的選票設計和內容都有不同,紙張規格、尺寸、顏色和厚度甚至會因州、縣和鎮而異。當中的文字也不同,在一場大選中,選民們將不僅僅選擇總統,每個投票區對於州、市議會、法院和學區董事會、警長甚至下水道專員都有不同的選擇。不同的地區針對當地少數族裔的比例,也可能設計多語種選票。無論是海外實體還是美國的某個黨派,想要影響選舉結果都需要具體而微地設計各個縣、鎮、村的選票,在美國高度分散的選舉系統中總共在縣或市一級創建了約1萬個轄區,其中有57%的轄區人口只有不到5000人,每個轄區的平均人口數不到3萬,在這些地區,突然增加哪怕5%的選票都會令人生疑。

紐約布魯克林區選民收到的選票。

整個選舉過程也會涉及到兩黨的監督和制衡,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州官員定期監督選舉,由一個民主黨人和一個共和黨人組成的兩黨團隊審查選票,這在各州都是一個常規的、制度化的操作。在科羅拉多、賓夕法尼亞、印第安納州、今年也是這樣按兩黨來進行驗票的。在密歇根州,週三兩黨的調查員進駐投票地點進行觀察。美國的大選經歷了一個多世紀的洗禮,體制中存在着如此多的制衡,幾乎不可能以一種不被察覺的方式改變選舉結果。

越秀星匯雲城 在售中 最新報價約爲45000元/㎡

在科羅拉多、夏威夷、俄勒岡、猶他和華盛頓這五個州,郵件投票一直是主要的投票方式。在過去的兩次聯邦選舉中,大約四分之一的美國人通過郵寄投票。據“在家投票”協會(Vote at Home Institute)統計,自2000年以來,全美50個州共有2.5億張選票通過郵寄方式投出。2018年,超過3100萬美國人通過郵寄投票,約佔選舉參與者的25.8%。

美媒:拜登獲女性選民青睞 特朗普贏得白人男性藍領

儘管隨着時間推移,郵件投票數量急劇增加,但欺詐率仍然非常小。在上面五個主要通過郵寄方式舉行選舉的州,沒有一個州發生過任何大規模選民欺詐醜聞。正如《紐約時報》編委會所指出的那樣,“使用郵寄投票的州基本上沒有遇到過舞弊:俄勒岡州是這一領域的先驅,自2000年以來已經發出了1億多張郵寄選票,但只有大約12起被證實存在舞弊的案例。”這個數字佔所有投票的0.001%。

麻省理工學院選舉實驗室對過去20年的郵寄選票欺詐進行回溯,發現總共出現了143起案例,也就是說每六到七年裏,每個州只出現了一樁這樣的案例,多數情況是親友冒名頂替。選舉法教授理查德·哈森(Richard L. Hasen)形象地指出,對美國人來說,被閃電擊中的可能性比郵寄投票出現欺詐大五倍。

可是爲什麼有些搖擺州的票數看起來還是那麼怪異?

數字化賦能 梅賽德斯-奔馳官方認證二手車業務升級

在一些搖擺州,11月3日當晚的計票一直向着川普大勝的方向邁進,但在4日凌晨開始被拜登反超,這是需要留意的問題嗎?

數字化賦能 梅賽德斯-奔馳官方認證二手車業務升級

深藍色爲只能在選舉日當天處理郵寄選票的州。

張磊、馮柳接連殺入 這個細分賽道好在哪裏?

《紐約時報》在一週前的報道《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知道誰贏了大選》中已經強調,由於處理郵寄選票耗時更長,可能需要幾天甚至幾周才能清點出全部選票。

延伸閱讀:

哈弗初戀內飾圖首發很吸睛 網友:愛了愛了

分析 | 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知道誰贏了大選?

青島門將:繼續敢打敢拼善始善終 打好最後一場球

部分州,比如紐約和新澤西因此一收到郵寄選票就能開始處理,在選舉日那天就只剩下機器讀票這道程序,因此結果很快就能出來。但在賓夕法尼亞、威斯康辛、亞利桑那和密西西比州,其共和黨立法機關未改變其相關法律,禁止工作人員提前處理郵件選票,所以這幾個州只能在選舉當天纔開始拆信封。這就導致在這些州,選舉日當天只能清點現場投票的選票,直到數小時後纔開始逐漸滾入郵件投票,這正是在這四州當中的前三個裏出現凌晨選票反彈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