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v8p67优美言情小說 從契約精靈開始 ptt-第593章 紀蒙:你你你……你到底有幾尊冠位!(二合一)鑒賞-lczz2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唤灵世界的某处,彩色云团于高空疾驰。
苏皓坐在上面,面露焦急,又没有办法。
直到某一刻,
焦急忽然变成了“⊙_⊙?”。
仿佛面板在逗它,但呆鸦就好似小宇宙爆发,本来衰弱到下限的各项指标,忽地暴涨起来,哪怕受伤,都能在下一刻恢复到全盛状态。
我真的長生不老 初戀璀璨如夏花
鸦开了挂。
苏皓也放心了些。
只是吩咐二哈麟快些,再快些,再再快些。
但顶配坐骑也要讲究基本法。
捉鬼這些年 輕風乍起
飞到迷境乐园用了半个多月,回来时走直线,不再四处探寻,但依然得有三四天时间。
只能靠呆鸦。
苏皓相信呆鸦和阿阎。
他想着,先解锁鸦的冠位之路,若需要什么材料,路过辉光之城时,也可以找人备齐。
于是,
他意念一动,还没按下。
“叮”的提示音,就又响起。
苏皓彻底懵逼。
……
冠位之路完成,开始蜕变。
这个阶段,精灵严格来说还是君主级,还未能拥有本源之力,身躯比之冠位,也孱弱许多。
如果说蜕变之前的法则君主,能在冠位手下走上两三招。
重生之庶女心機 芷江
洪荒之天極
那么开始蜕变时,最多也就支撑三五招。
战力提升并不明显。
对于已经到极限,身躯灵魂意志都在发颤的呆鸦而言,更是如此。但冥冥之中,天地规则垂落的力量,对身躯改造,使之蜕变的力量,却像是干涸大地上的一汪清泉,让它在即将力竭的时候,又迸发出力量。
丧钟告死鸟受不了了!
杀又杀不死,摆脱又摆脱不掉,这不精灵!
它怒,巨大的虚影出现,遮蔽天穹。
虚影随着它的动作,羽翼和利爪挥下。
猛地,
远处一抹白光射来,一道巨大的水龙虚影出现,缠住告死鸟虚影,缠斗、厮杀,只是短短几秒钟,就将丧钟告死鸟的冠位之影,给撕裂粉碎。
这倒不是什么难以愈合的伤势,只是……
联盟的援军到来。
自己一尊冠位都奈何不得这邪门火神鸦,现在联盟援军一到,就跟没有机会。
丧钟告死鸟泄愤似地倾泻着能量洪流,几秒后,它的身形消失不见。
一尊神骏威武的白鳞墨龙从天而降,一同到来的,还有纪蒙。
纪蒙望着周围,松了口气,“还好,看样子,我来得还及时。”
琉璃碎
远处,
周卫平和精壮汉子相互搀扶着走来。
他们运气还行,守护屏障被打破,但丧钟告死鸟的死亡之力也耗尽,只是在余波中受了些伤,命还在。
周卫平急忙问道,“战况怎么样?部落是发起全面进攻了吗?”
他注意到,白鳞墨龙身上有伤,伤口还残留着法则侵蚀,看样子受伤不轻,真打起来,不见得能从丧钟告死鸟手中讨得多少好处,纯粹是凭着它的凶狠和名气,将丧钟告死鸟吓走。
纪蒙脸上也有些疲惫,他说,“几个卫星城都遭到部落进攻,他们袭击的精灵数量不是很多,就是围而不攻。”
“比如东城,部落只有两尊冠位在围城,但……”
周卫平明白纪蒙的意思。
綠茵之誰與爭鋒 救火匠
阎罗鬼君离开后,东城也只剩两尊冠位,还必须留一尊镇守,能够出战支援游走的,只有一尊。
两尊冠位,短时间内吃不下部落的大军。
一尊冠位,又不足以突围支援其他人。
这就是部落的计划!
“类似你们这样,外出清剿部落精锐小队的队伍,还有几支,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纪蒙也意识到,部落此次针对的,都是这些队伍。
但部落是阳谋。
他们实力占优、数量占优,可以轻易分兵,联盟却不能。
“而且,这种计策部落可以实施多次,哪怕我们有防备,最多也只是降低些损失……毕竟我们没有城外据点,没法精准探知部落是否来袭。”
纪蒙皱眉。
精壮汉子说,“或许,我们可以不管不顾,任由部落深入我们的腹地,只守住五座城池。
“毕竟,哪怕城于城之间被部落分割,我们还能通过世界入口,走蓝星随时支援其它城池。”
纪蒙点点头,“这倒是个办法,不过,许多小型入口规模不大,即使小体型冠位精灵可以穿过,也会引起能量震荡,短时间内无法容纳太多的冠位穿行。”
总之,能不固守,尽量还是不要固守。
风险太大。
远处一只只飞行精灵呼啸飞来,洒下点点光辉,将受伤的精灵带离。
火神鸦依然站在那儿,双剑出鞘,金焰熊熊,似一只永远都不会倒的战神火鸦。
纪蒙佩服。
他听说火神鸦在丧钟告死鸟爪下,坚持了足足数分钟。
都市之獸王
香巴拉
还战意高昂,气势冲霄。
简直是个奇迹。
他走过去,伸出手,还没触碰到火神鸦如火焰一样燃烧的羽毛,这鸦,就直挺挺地倒下。
金灿灿的羽毛瞬息黯淡下,像生命走到尽头的枯木,如火炉一样旺盛的生命气息,也在一瞬间消失,如果不是纪蒙感知敏锐,都要以为,火神鸦已经回归自然了。
“治疗,治疗在哪!!!”
……
山海城,精灵战地医院。
鸦没有回东城,而是被送到这里,接受最好的治疗。
但……
精灵医生看了眼纪蒙,喉咙蠕动,终于还是开口,“纪冠位,这些天战事频繁,生命之水已经消耗一空,这只火神鸦受的伤势又十分诡异,哪怕将死亡之力清除,它依然有种由内到外的虚弱,各项生命指标在不断衰退,我们使用了各种方法宝物都无法挽回。”
他顿了顿,“火神鸦它,可能没救了。”
纪蒙站在床前,木然地转身,眺望远方。
苏皓,是老哥对不起你,没有照顾好你的鸦。
第二天,
“纪冠位,纪蒙冠位。”精灵医生匆匆跑来,喘着气说,“那只火神鸦,它好像……还可以抢救一下。”
纪蒙来到病房。
火神鸦的气息依然微弱,生命之火好似随时都可能熄灭,但各项指标已经不再衰退,尤其是,火鸦身上,竟出现星星点点的淡金色火焰,像燎原之火。
纪蒙露出喜色,吼道,“还等什么,快抢救啊!有什么宝物都给它用上!”
第二天下午,
纪蒙在病房门外踱步,山海城的日常会议都没去参加。
终于,
房门打开,医生带着只圣灵鸟走出来。
纪蒙赶紧问,“抢救得怎么样了?”
医生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抢救……比较失败,不论用什么手段,对火神鸦都几乎不起作用。”
纪蒙:(╬`益´)コ
“不过……”医生又说,“那只火神鸦它自己开始恢复了,真是奇怪,自愈力量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纪蒙:哈?
……
病床内,火神鸦还昏迷着,不然纪蒙就能听见“哑哑哑”亢奋的叫声。
纪蒙看去,火神鸦身上贴着一块块磁片,有一些羽毛上燃着的淡金色火焰,火焰色泽较之前更深些,从额头渐渐扩散到胸前,灰败的羽毛,也重新泛起光泽,有些许光晕弥散开。
以纪蒙的眼界自然能判断,此时,火神鸦已经彻底脱离危险,哪怕这股自愈力量消失,医院也能以宝物续上,有了一点底子,续上的宝物能量便不会像之前一样,如破漏的木桶不断流失。
旁边,监测火神鸦身体状态的仪式,嘀嘀嘀响着,曲线缓缓上扬。
曲线有两道。
一道是红线,表示火神鸦现在的身体情况,上升势头良好。
一道是绿线,当红线上升到同绿线重叠时,也就意味着,精灵已经痊愈。
绿线代表精灵的身体上限,按理说,该是一条平直的线才对。
然而此时,
这条线正微微上扬,不注意的话可能会忽略,但确实是一条斜线!
‘仪器坏了?’
纪蒙皱眉,没有立刻找医生,他唤来他的一只君主精灵‘镇宅狻猊’,施展‘御灵:同频’,感知朝火神鸦身上罩去。
一秒,两秒,三秒……
许久之后,纪蒙神态渐渐惊奇,“它的身躯强度,确实在变强,不是恢复,难道火神鸦这一种族,还有濒死提升战斗力的隐藏种族天赋?”
毕竟也是金色的嘛。
纪蒙嘀咕着,心中升出一股,养一只火神鸦的冲动。
毕竟,火神鸦那么好战,他自己也是,岂不是绝配?
只是越感知,纪蒙越发现,这种身体一点点增强的改变,他有点儿熟悉,似乎、好像、大概、应该,是在哪里见到过。
“这特么不就是冠位蜕变吗!这火鸦都冠位了?什么时候的事!”
纪蒙陷入沉思。
他冠位的时候,苏皓好像还是个高中生,最多刚上大学吧。
一转眼,苏皓不仅是冠位,还即将拥有第二尊冠位精灵。
冠位是大白菜吗?!
“不行,我得努力了,比如先定个短期目标,完成镇宅狻猊的冠位之路,不然,冠位精灵数目被苏老弟追上,我这帅脸往哪儿搁?”
……
时间匆匆,转眼就是几天时间。
呆鸦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几次想偷偷溜出去,都被医院的保安抓住,现在已经成为重点盯梢对象。
阿阎也住了几天院,不过它任务比较重,仍需要坐镇东城,只能带伤出院。
鸦羡慕阿阎。
阿阎羡慕呆鸦。
而此时,
连续飞了几天几夜的二哈麟,终于从鲸岛大学的入口飞出,又马不停蹄地,从一处位于龙国境内的世界入口,进入到山海关战区。
山海城,
苏皓经过几道检验,从世界入口走出。
这样的阳光,这里的气候,都跟唤灵世界大多区域相仿,只是空气间,弥漫着一股萧杀的气氛,往城外眺望,还能望见几处黑烟,袅袅飘散。
“这就是战场啊。”
不同于他去鲸门关战区,那会儿只是小打小闹,眼下,却是战时,街道上来来往往的精灵们,有不少都带着伤,满身煞气。
苏皓知道这些,是受伤,暂时退居二线的精灵。
一旦将伤势养得差不多,就得前往四个卫星城这些前线,一旦战时再告急,带伤上场,也将是常态。
冠位精灵们,就基本是带伤上场。
它们太重要,伤势也很难完全恢复。
当然,
部落冠位受创的,也不少,冠位们的大战很难有陨落,但哪一方伤势积累,战力不断下滑,或许有一天,就是全线崩盘之时。
精灵战地医院。
“哑哑哑~!”
呆鸦见到他,就激动难耐地扑上来,眼含热泪。
鸦果然还是亲他的,不枉他一把屎一把尿养那么久。
“哑~”
“什么,你说你要出去,想要战斗?”
苏皓(눈_눈),这呆鸦,不要也罢!
“你家火神鸦恢复得不错,再有个十来天,就能恢复得差不多了,这种恢复力真是不可思议,尤其是竟没落下什么根源创伤。”
其实不是没有。
只是呆鸦五阶进化后,得到了些许涅槃之力,能让它在火焰中自我恢复,包括根源损伤。
这恢复速度,在战斗中不快。
战后补足亏损,却再合适不过,不然,以呆鸦这种不要命的打法,除非将生命之水‘吨吨吨’当白开水喝,哪可能不落下根源创伤。
纪蒙顿了顿又说,“对了,关于你这火神鸦,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要不要猜猜?”
“你是说它突破冠位的事?”
纪蒙:“……”
他问,“火神鸦自己告诉你了?”
苏皓摇头,“我这不是和你一起来的吗,不过,有没有突破,是不是处在蜕变中,这不是有眼睛就能看出来的吗?”
纪蒙:眼睛瞎了,我很抱歉。
青春之獸血沸騰 幽迪的傷
苏皓绕着呆鸦转了圈,“经过我几秒钟的观察,呆鸦它完成蜕变,还得有72天时间,太久,太久。”
鸦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等它蜕变完成,它一定要将那头死黑鸟斩落!鸦说的!
它眼巴巴地看向苏皓。
苏皓假意思索,“唔……放入烘炉中,加入烈阳之心,火焱果,飞羽金焰等等材料,猛火炙烤,可以将蜕变时间缩短到16天。”
“这么快?”
“不愧是苏大育灵师,先在你这儿预约一套啊,我家镇宅狻猊也快完成它的冠位之路了。”
纪蒙下巴微微昂起,忍不住嘚瑟。
苏皓神游天外,没听见纪蒙老哥说的什么。
只是觉得,猛火炙烤16天,还是太久了。
“毕竟,小蝶不需要进入极端环境,再有个13、14天,也就能蜕变成冠位了。”
纪蒙:“?”
他施展‘同频’,感知落在蝶仙子身上。
片刻后,
忍不住打出一个更大的问号❓。
(╯°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