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6dc23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八百一十四章 頹廢而過遇伍弟推薦-b4qv3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龙泉观中。
被挨了揍的小花。
一整天都在寻找着墨离。
甚至,还跑到了山林之中,龙泉村等诸多地方寻找着墨离。
此时的小花。
心中对墨离的恨,高过于任何时候。
小花恨不得把墨离痛打一顿,也好解一解她心中的愤怒来。
寻了一整天墨离的小花,愣是没有寻到墨离的人影,这让小花怀疑墨离是不是知道自己做了坏事逃了。
墨离逃是没逃。
但却是走了。
而且还是不告而辞。
可观中没有人知道墨离的离开。
“哼,你有本事就躲着不要见我,只要见到了,我非得让我哥打你不可。”吃完晚饭的小花,趴在床榻上,忍着屁股上的疼痛,嘴里叨叨着。
小花知道。
自己打不过墨离。
即便寻到了,小花也只能求助于自己的哥哥了。
对于今日自己哥哥揍自己。
此时的小花在得知了原因之后,早已是消除了她的恨意。
况且。
就小花这性子。
不要说钟文揍她了,估计前一天挨打,过几天就给忘了。
一夜过去。
而此时的钟文,却是行走在灵州与原州之间的一条官道之上。
此刻的钟文。
要有多颓废就有多颓废。
昨日一整天的追寻,以及再加一夜的追寻。
愣是把两个大活人给追没了。
钟文很是自责。
或者。
这样的自责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也许会一辈子。
毁人清白之身。
这放在当下来说,犹如杀父之仇了。
如放在一个烈性女子身上,说不定当时就跟钟文拼命了。
可放在曼清身上,却好像很是平淡一般。
钟文深知。
如果不是曼清对自己有情,曼清断然是不会如此平淡的。
否则的话,昨日上午醒来之际,曼清都能要了他钟文的小命了。
而且。
钟文也绝不会反抗,即便被曼清打伤,或者杀死,钟文都不会有任何的反抗。
钟文这一颓废。
就已是两天。
两三天的时间里。
龙泉观中,已是在担心着。
担心钟文有没有把曼清寻回来,担心二人之间的问题有没有解决,担心钟文出了什么事。
总之。
观里的人都在挂着这份心。
而此时。
一行数人出现在陈仓黄花县之间的大散关附近。
这一行人并非别人。
而是墨门一行人。
一行总计五人。
为首之人,乃是墨门的墨罗。
其次就是墨幽了。
当然。
墨离也在其中。
其他两个,乃是墨门的弟子,但比墨离的辈份却是要高上那么一些。
论资排辈,墨离得称呼这二人为师叔,或者叔叔级别的。
“祖父,我们要去哪里啊?”墨离低着头,一边想着自己的事情,突然抬起头来,向着自己的祖父问道。
墨幽知道自己这个孙女好奇心太重,随即回头看了看墨离道:“先过了前面的大散关,到时候你跟着你伯公去长安,到了长安后,你伯公会让你知道做什么的。”
“那祖父你呢?”墨离不解的问道。
“我还有别的事要做。”墨幽回了一句后,继续赶路。
对于他们这样的赶路方式,说来也奇怪。
大家都是高手了,为何非得如平常人一样赶路。
说来。
原因在于走在最前面的墨罗了。
墨罗。
是一个话少,且在墨门地位最高之人。
傲嬌醫妃 吳笑笑
常年不在江湖之上行走,突然从墨门出来。
一来,想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大的变化。
二来,也是因为墨罗不喜欢动用纵身术。
所以。
才有了他们这样的赶路方式。
两天后。
一行五人已是到了陈仓。
墨罗带着墨离以及一名弟子坐上船只,往着长安行去了。
而墨幽以及另外一名弟子,却是往着陇州方向去了。
“伯公,祖父他去干嘛了?我们去长安有什么事要做吗?”船上,墨离依然好奇。
不过。
墨离所问的话,墨罗冒似并不开口回应。
就连眼睛都未睁开一下。
这让墨离只得陪着墨罗打着坐,静待着船只抵达长安附近。
又是过去一日。
大唐太子爺
此时。
颓废的钟文,经过几日后已是慢慢行走到了华亭。
当钟文见到华亭县城后,忽然觉得自己如此颓废也无济于事。
事情已是发生。
出軌的女人
接下来自己需要勇敢的去面对,更或者去寻找,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没有目标似的成为一个颓废之人。
而且。
自己两个师门的事情也需要自己去处置。
自己如果一直颓废下去,对谁都不好。
更何况上有老,下有小的。
还有一个钟氏一族,以及自己的那些亲戚要帮衬。
钟文一想到这些后,顿时又开始精神了起来。
女配逆襲:搞定… 錦漁(書坊)
随即。
钟文入了华亭县城。
“算了,钱也没带,想要吃点东西好好洗个澡都难。”当钟文入了县城后,摸了摸身上的事物,却是啥也没带,只得望着远处的一个饭肆无奈了。
正当钟文欲离开之时。
迎面却是走来了一位身着白麻衣之人。
“师兄。”迎面走来之人,一瞧见钟文后,小声的喊了一句后赶紧行了一礼。
“伍弟,原来是你啊,我还是道是谁呢,你怎么会在华亭?”钟文见来人乃是伍弟后,先是一愣,后是不解。
钟文那一愣与不解,纯粹是因为伍弟怎么会在华亭。
再不解的乃是伍弟这一身白麻衣。
身为道人。
哪里会不知道穿白麻衣代表着什么。
在当下这个时代,白麻衣可不是随便穿的,即便你再牛,也知道这白麻衣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穿出门的。
更多不解的,乃是据钟文所知。
萌妖當家,撲倒執劍上神!
緣落韓娛
伍弟在长安与他分别之后,他就回老家去了。
而且。
伍弟曾说过,他的老家可不是在华亭,而是在晋州洪洞县的。
华亭离着洪洞县,那可不近。
况且。
钟文原本以为伍弟年前就该龙泉观了,可这一等就是好几个月也不见伍弟前来,这让钟文以为伍弟这是改变了想法,不想入太一门了。
而现在伍弟一见到自己后还称呼自己为师兄,可见这并非钟文原本所想的那般了。
伍弟有些不好意思,看着钟文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茶肆。
钟文知道。
这大街之上不好多言,随即跟着伍弟去了客舍之中。
一入茶肆内后。
随着伍弟的解释,钟文这才知道了伍弟为何在华亭了。
原来。
伍弟唯一的妹妹最近过世了。
而他的这个妹妹,因为外嫁后,跟着夫家到了华亭。
身为兄长的他,必然是要前来吊唁的。
钟文对于此事,到也不好多问,只得宽慰了几句伍弟。
毕竟。
伍弟乃是江湖人。
可他的妹妹以及家人,却只是普通人。
而且。
作为一个纯散人的伍弟,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靠的是他自己的那份天赋与悟性。
当然。
靠的更是他伍弟的那份坚持。
要是没有那份坚持,伍弟说不定也不会有今日了。
有了伍弟在华亭。
綠茵奇跡
钟文自然是有个落脚之处。
伍弟的妹妹家,钟文不便前去。
但找间客舍,伍弟还是完全能办到的。
“师兄,待我办我妹妹的丧事后,定当前往利州,还请师兄代我为师傅谢罪一声。”伍弟帮着钟文找了间客舍后说道。
钟文笑了笑,“无事的,师傅早已是听闻你的事情,他到是希望你早些时间过去,可你家事诸多,先处理好家事。一会我洗漱吃上些东西,我就会赶回龙泉观,我在观里等你前来。”
“多谢师兄。”伍弟行礼谢道。
“你我师兄弟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好了,即然你有要事在身,还是先去处置吧。”钟文不便耽搁伍弟太多的时间。
刚才在茶肆之时。
總裁的三嫁新娘 一岄天
伍弟已是说了他要去干嘛的。
说来并不是什么大事。
其实就是因为他妹妹家,因为妹夫早年过逝后,留有三个子嗣。
而随着他妹妹一过世,这三个子嗣就开始闹腾起来了。
而这几日,更是大打出手,都已经伤了人了。
当伍弟听闻后,只得赶去看看情况了。
而这三个外甥。
闹腾的原因,无非就是田产的事情。
老大乃长子,在老人还在世之时,就独得一些商铺还有几百亩的田产。
老二早先就分得几百亩田地。
至于老三,因为是一个胥吏,田产反到是最少。
所以这闹腾的人,当属这个老三了。
伍弟也没再多言,向着钟文行了行礼后离去。
而钟文也只是摇了摇头后,开始吩咐起客舍的伙计准备热水洗澡了。
伍弟的事情。
钟文理解。
即便是江湖中人。
可这家还得要照料的。
况且。
伍弟就这么一个妹妹,况且已是过世。
有道是死者为大,一切以死者为主。
洗完澡后的钟文,又是吃了一些东西,这才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已经回归本位了。
这几日里以来。
让钟文身心疲累。
特别是曼清与自己这事情。
神幻之巔峰傳奇
说来。
自己这是占了人家的便宜,可这便宜却是不好占。
钟文知道。
紙婚厚愛1首席的秘密情人 胡楊三生
未来的自己,又增加了一个超级大的麻烦。
而且这个麻烦或许会连累到曼清。
慈航殿在的规矩,钟文虽并不完全清楚,但也听闻过一些。
钟文这是直接就把曼清给害了。
吃过饭食后的钟文,离开了客舍,也离开了华亭县。
往着陇州方向走去。
这一路之上,钟文也选择用腿来丈量这片大地。
低着头,空着手的钟文,像是一个游人一般,缓步而行。
可钟文的脑中,却是一直在想着该去哪里寻找曼清,又去哪里寻找慈航殿。
没有任何的目标。
这让钟文一直沉静于内。
“看来,得去向二师傅他们问一问了,这慈航殿到底在哪里,天荒中的那位慈航殿出身之人又是谁。”一路所想,钟文最终只能瞄在了天荒的那位慈航殿前殿主身上了。
毕竟。
钟文目前也只有这么一条路径可走了,别的,全部都给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