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 txt-第995章 山嶽敕封符召閲讀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在计缘上门之前,玉怀山已经早一步得到了小纸鹤的传讯,知道了计缘将会上门,所为之事便是那山岳敕封符召。
计缘到玉怀山外正好是半日之后,獬豸看了那仙气不凡的玉怀山,转头看向慢慢踏风而去的计缘。
“我就不现身了,如果他们不愿意给,你这身份是不好动粗的,喊我出来帮你抢!”
獬豸这话显然是有些夸张了,但也不等计缘说什么,他便已经重新变回画卷自己飞回了计缘的袖中。
而此刻计缘正御风停在玉怀山外的浓雾之中,他只是等了一小会,就有鹤鸣声从远处传来。
“唳——”
一只守山仙鹤飞近,看到风中站立的是计缘,顿时直接化为一名身穿羽衣的男子,向计缘拱手行礼。
“原来是计先生到了,若先生不弃,在下愿驮先生入山!”
“嗯,有劳。”
计缘只是点头回应一句,男子重新化为仙鹤,缓缓飞到计缘脚下,等计缘盘坐鹤背,才扇翅朝入了雾中,朝玉怀山飞去。
进入了玉怀圣境,仙鹤根本不停留,偶尔鹤鸣一声远远传向玉怀山深处,更像是一种奏报。
玉怀圣境的一处药园山谷中,魏元生听到鹤鸣声抬头看向天空,见到守山仙鹤驮着人进来。
“计先生?”
玉怀山中认识计缘且看到这一幕的,也全都在思索着这件事。
天上,仙鹤根本不落地,驮着计缘越过玉怀山寻常弟子不可逾越的屏障,来到了玉铸峰前,随后扇翅向上,越过其中的大殿继续飞向山顶。
这不是计缘第一次看到玉铸峰了,但却是第一次踏足玉铸峰,这里是玉怀山禁地,但今日对计缘开放。
玉怀山所有大真人全都已经出关,站在山顶上等候。
“唳——”
仙鹤鸣叫一声,驮着计缘飞来,随后扇动翅膀缓缓落下。
“计先生,我们到了。”
计缘点了点头,从鹤背上下来,看向前方,以居元子几人为首,只是向计缘拱了拱手。
“计先生,恭候多时了,请上镇山台!”
“叨扰!”
此刻玉铸峰顶全是白雪,天空还有鹅毛般的大雪不停落下,玉怀山修士分在左右两边,而计缘和以居元子为首的几人往中间而去,逐渐走上一个有数十级台阶的高台。
“计先生,这镇山台上放的就是山岳敕封符召,世间未必能找出第二份,自古以来就一直有敕封符召的传说,却无人知晓此等重宝从何而来,据我玉怀山历代前辈推断,敕封符召的源头,很可能便是这一份山岳敕封符召。”
计缘看向居元子,又看向玉怀山其他大真人。
“那么此符召是什么来历?”
几十级的台阶并不算多高,计缘等人很快就已经到达顶端,站在一个左右宽广不到五丈的平台上,而中心则是一块巨大的白玉石,能看到玉石上摆了一份好似竹简形状的东西。
居元子身旁的一个大真人眼神复杂地看着白玉石方向,接过话题抚须回答道。
“传说不知多少年前,当初我玉怀山祖师与修行好友一起遨游海上,夜里见海中泛起霞光,便一起御水下潜,发现了这一份山岳敕封符召,他们一起研究数十年,此后分开,这符召存于祖师手中,随后开创了玉怀山,天下敕封符召皆有此流传,只是这么多年来早已各有变化,亦是敕令之法的源头之一。”
其实对于修行各道的很多人来说,敕封符召确实好,但却是个难度极大帮助极小的东西,顶多能帮助有志神道的存在入门,省去了最初勾连天地或者融入香火的功夫,算是打下基础,但此后还得苦修,甚至所敕封者掣肘,因为符召中“润色”一些条件,所以有些鸡肋。
但即便如此,一些强大的敕封符召还是曾经出现过,主要是为了一些正道宗门守山山神,而传说中的顶点,正是山岳敕封符召。
至于敕令之法则是实打实的上等妙法。
“原来还有这段往事。”
计缘话虽如此,却觉得出奇地自然。
不过今天大家不是来追本溯源的,题外话也就此打住,站到这高台上,玉怀山所有人就此止步。
“计先生,山岳敕封符召就在那白玉石之上,先生若是能拿得起来,便带走吧,我玉怀山绝不会有二话!”
居元子这么说一句,玉怀山其他人也纷纷颔首。
“计先生请!”
又一名大真人伸手引向白玉石方向。
看到周围人这架势,计缘就知道想要拿起这山岳敕封符召绝非易事,至少玉怀山中之人是如此认为的,但若真的一直就拿不起来,玉怀山祖师和那些同修又是如何拿走它且研究数十年的呢。
‘还是说,摆在这镇山台上之后才有了变化?’
这些念头在计缘脑海中都一闪而过,他步子不停,直接走到了白玉石面前,低头看去,上头是一份灰色的卷轴,看不出是什么材质,而白玉石上篆刻了无数敕令文字。
“嗯?”
计缘有了轻微的疑惑,然后抬头看向玉怀山众人,包括居元子在内的许多人都叹了口气,有的人则侧过头没有面对计缘的眼神。
计缘笑了下,他想多了,原来这山岳敕封符召,已经没有任何灵韵所在,或许最后一份力量都用在了当初抵御真龙来袭的时候了吧。
计缘伸手抓住书卷,尝试性往上提了提,却发现书卷纹丝不动,隐隐感觉要提起它,简直比直接提起玉铸峰还夸张。
“既然灵韵已失,便重新给它好了。”
低语间,计缘轻轻吹出一口气,红灰色的真火之气中更蕴含了无穷的玄黄之气,这一瞬间,白玉台上燃起炽烈火焰,其中又有玄黄金辉翻滚。
玉怀山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生怕三昧真火烧坏了敕封符召,但这份紧张并未持续多久,仅仅半刻钟后,红灰色的三昧真火就已然消散,白玉台上露出了一份金灿灿的书卷。
计缘再次看了玉怀山众人一眼,然后伸手再次抓住书卷,轻轻往上提起。
“轰隆隆隆隆……”
在山岳敕封符召离开白玉石的时候,整个玉铸峰,乃至整个玉怀山都开始剧烈晃动起来,令玉怀山弟子都惊愕不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计缘左手抓着山岳敕封符召,视线看向玉怀山各处,顿时明白原来山岳敕封符召已经是玉怀圣境的基石,他这一拿走,玉怀圣境可能要崩塌。
这一刻,计缘袖中滑出一支狼毫笔,法力一展,笔尖瞬间化为金色,随后计缘提笔在白玉石上写下“玉怀圣境”四个金色大字。
在这四个字落下之后,玉怀山中的震动就逐渐弱了下来,最后归于平静。
“这山岳敕封符召,计某取走了。”
玉怀山在场修士全都愣愣看着计缘手中的金色符召,怅然失落者有,心情亢奋者有,但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计缘笑了笑,向着众人拱手。
“多谢玉怀山深明大义,计缘告辞了!”
玉怀山的人还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拱手回礼,看着计缘御风而起,飞离了玉铸峰。
良久之后,才有人说话。
“这,符召没了……”“哎!”
“计先生刚刚写了什么?”“去看看!”
……
玉怀山外的空中,獬豸又飞了出来,站在计缘身旁好奇的看着计缘手中金灿灿的符召。
“乖乖,这玩意就是山岳敕封符召,能敕封一岳正神?”
獬豸抬起头来看看计缘。
“若是没用怎么办?”
精彩都市小说 爛柯棋緣 起點-第995章 山嶽敕封符召相伴
“有用。”
计缘只是淡淡的这么说了一句,其余什么解释都没有,獬豸挠了挠头,感觉计缘有些古怪,但怪在哪里说不上来。
“让我瞧瞧?”
“不给。”
“不给就不给,谁稀罕!”
獬豸咧了咧嘴,顿时不高兴了,但看着下方地面景色不断后退,良久之后还是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就瞅一眼,就掂量一下都不行?”
“不行。”
计缘一口回绝,直接将山岳敕封符召收入怀中,他知道收入袖中和獬豸画卷放一起未必能防得住獬豸。
“你……还有没有点信任了,你这让我很心寒的!”
计缘笑了笑,还是简短一句。
“没有。”
獬豸顿时觉得有些牙痒痒,计缘偶尔皮一下他是完全没辙,吓唬不了更打不过,只是忽然之间,他缓缓抬起了头看向天空,同样动作的还有计缘。
天空偏南位置是艳阳高照,但在偏北位置却给他们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感觉,似曾相识啊……”
“什么感觉?”
计缘淡淡问了一句,獬豸低下头看向计缘。
“当初曾感受过十日挂天,现在也有类似的感觉,虽然很轻微。”
计缘静心凝神,耳中似有一种浩渺的鼓声。
“咚……咚……咚……咚……”
“听到了吗?”
计缘这么问一句,獬豸微微一愣,然后也凝神倾听,起初疑惑,随后表情略有变化。
“难道是天帝车辇?怎么可能!上古天庭即便还有残余之物,也挡在荒域之中,怎么会在天外?”
计缘却没有说话,只是寻声望向天际,那鼓声和隐约间的一抹金红光芒也渐渐远去。
“计缘,计缘?你没点反应?我说可能天帝车辇啊!”
“嗯,听到了,或许你没有猜错,但不太可能是帝俊坐在上头,至多只是一只金乌。”
“啥?你……”
獬豸瞪大了眼睛看着计缘,这人不至于心大到这种地步吧?什么叫至多只是一只金乌?
“你不觉得他在找什么吗?”
“啊?你怎么知道的?”
獬豸明显被计缘跳脱的思维给说愣了。
“你觉得他在找什么?”
“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獬豸忽然有些觉得是不是自己变傻了,跟不上计缘的思路了。
“嗯,只是有此直觉,仅是直觉而已。山岳敕封符召已经到手,但这符召可是直接就能用的。”
计缘驾云飞向云山观,不再和獬豸多说天上金乌的事,后者几次旁敲侧击无果,又看不到敕封符召,虽然不高兴但也无可奈何。
等计缘一到云山观没多久,当年布下的星河大阵也在这一夜从山中展现,同天上的繁星交相呼应,使得云山雾海之上出现了一条璀璨星河。
云山观旧观大殿中,成了计缘盘坐其中的禁地,而除了计缘,只有人身神黄兴业盘坐在展开的山岳敕封符召之上。